首页都市言情小黏包
本章:10097字

第一条尾巴

    骆阳坐起身,他知道,大黄一向沉稳,如果不是遇着什么事了,不会这么不知轻重。

    骆阳思绪刚断,院子里墙角狗洞里窜进一条大黄狗,冲着骆阳而来汪汪直叫。

    “大黄,怎么了?”大黄跟他多年,是他的心腹,为非作歹嚣张跋扈少不了大黄。
    珍妮是一只猫,大黄很喜欢它,三里开外的妖怪都知道。

    骆阳见过大黄喜欢的那只猫,蓝眸玲珑剔透,浑身毛发雪白,猫爪粉粉嫩嫩,是个美猫儿。

    可是,哥哥说过,他如果踏出家门一步,可是要把他屁股打烂的呢。

    倏然听到一阵急切的犬吠声,由远及近,叫个不停。

    “哎呀大黄真是作死,叫的这么大声,别把妖怪局的给老娘叫唤来了。”


    骆阳不怕,他唉声叹气将桌上一盆养的极好的花抱在怀里,“不明白哥哥为什么不让我出门,我又不像你们,能有什么事啊?”

    “别提了,最近严打,你没发现附近的妖都低调了不少吗?你看我,都没怎么打扮了。”

    骆阳低头看了一眼,嘴里直嘀咕,“还没修炼成妖呢……”

    花叶婀娜多姿,迎风抖擞,“哼,老娘迟早能成形!迷死你们这些臭男人!”

    骆阳白眼直翻,窝在室外沙发里舒服晒太阳。
    中气不足、虚张声势的话,说得骆阳自己都不信。

    屁股重要还是面子重要?

    骆阳心里一计较,立马有了答案。

    他恼羞成怒,却振振有词,大声嚷嚷,“不就是救只猫吗?你等着!”

    颇有大哥风范。

    骆阳撇嘴,反正他是人,妖怪局的人还能抓了他不成?

    “真的?”大黄双眼一亮,兴奋地汪汪直叫唤,尾巴狂摇,“你不去你就不是个男人!”

    ……不是个男人怎么了,他还没满十八呢。

    谁还不是小公举咋地。

    骆阳别的本事没有,翻墙上树的本事不错,单手撑墙,利落就翻过了高他一头的围墙。

    骆阳和大黄一人一狗上了出租车,报了个地名。

    路上大黄一直冲着司机汪汪直叫,让他快点快点再快点。

    骆阳看那司机大叔忍耐的脸色一把握住大黄狂叫不止的嘴,笑道:“大叔,我有点急事,麻烦您快点。”

    “哎哟小伙子,我这已经是最快了。”司机透过后视镜看了他一眼,“不过我看你年纪小,还是提醒你一句,天上人间那一块,都戒严好几天了,我之前经过的时候,看到那妖怪管理局的人把藏在里面的妖怪一波一波的往外抓啊,你这去了,也进不去啊。”

    听到妖怪管理局这几个字,骆阳莫名有些心虚,干笑了两声,“我……我不进去,我就看看,看看那妖怪,长什么样。”

    “那妖怪有啥好看的,你听大叔和你说,要看,就看那管理局的局长,容与。”

    “管理局……局长?”骆阳记得哥哥说过,最近严打,就是因为新局长上任,三把火烧成了九把火,简直都快烧到了一些不出山的妖怪老前辈的屁股。

    “我曾经有一次见过,那局长赤手空拳一个人,就把一只……据说是千年的老妖怪给打得哟,啧啧那叫一个惨一个带劲呐,那惨叫声,可足足嚎了两三个小时,听说那天晚上,整个市,硬是没妖怪敢作妖敢瞎逛,到现在啊,一个个都是老老实实的,就像……就像你怀里那狗一样老实。”

    大黄也是个暴脾气,听了这话冲着司机汪汪直叫。

    “劳资大黄要撕烂你的嘴!我们狗!我们妖怎么了!信不信我一口咬死你啊!”

    骆阳死死箍着大黄,不停笑着点头。

    司机大叔还在喋喋不休,面色潮红,明显有些激动,骆阳心里不住嘀咕,可千万别遇到这么个传说中的人物,不然他身为‘大哥’的面子里子,今天只怕都没了。

    司机大叔一激动,错把刹车当油门,闯了个红灯,飙到了天上人间门口。

    果然,原本热闹非常的一条街,如今行人迹罕至,倒是那天上人间门口停了不少的车,还有不少穿西装打领带的人站在门口,令人望而生畏。

    大黄咬着他裤腿,“大哥,交给你了,去吧,把珍妮完好无损的给我带回来。”

    骆阳给它一个放心的眼神,强撑着脚软,一深一浅往那天上人间门口走。

    刚张开嘴,门口的一个脸比冰还冷的男人说了句,“进去吧。”

    骆阳瞬间明白了,这是瓮中捉鳖呢!只怕是有进无出身先死啊。

    可是,怕什么!他又不是妖!

    大着胆子往里走,原以为会见着鲜血淋漓尸横遍野,可没想到那地面还是锃亮得能当镜子。

    穿着制服的服务员站在大厅里笑眯眯的,“您自便。”

    骆阳环顾四周,地方不熟,找一只猫得找到何年何月,招呼着那服务员过来,仰着头,笑容力求单纯懵懂,“请问,你有没有见过一只小白猫,蓝眼睛的。”

    服务员恍然大悟,“您是来找叫珍妮那只猫的是吗?”

    “对!”

    骆阳欣喜交加,这可真是得来群不费工夫呀。

    服务员笑容不减,“好的,我这就带您过去。”

    七弯八绕,骆阳被服务员带到了一间包房里,房门一关,骆阳站在房中央,空荡荡的,毫无安全感,总觉得哪里不对。

    自己怎么……像个傻子似得就进来了。

    这一路顺顺利利的,怎么就像个陷阱?

    而自己则奋不顾身一头就扎进来了?

    骆阳越想越不对劲,转身去开门,但是,反锁了。

    嘤,真入狼窝了。

    “开门!放我出去!你们非法禁锢未成年,我要去告你们!”

    门拍的啪啪作响,人没叫来,骆阳手心拍的一片通红,张着嘴止不住的呼着又红又肿的手心。

    门外走廊脚步声沉稳有力,到门口,那领头的男人这才问了句,“他来找那只猫的?”

    语气不轻不重,整个人懒洋洋的,看上去没多少精神。

    身边的人恭谨得应了声,“是的。”

    “开门。”

    门被打开,男人推门而入,随手又把门关上了。

    房间不大,一眼尽收眼底。

    骆阳也是心大,仰躺在沙发上,呼吸缓慢,显然是睡熟了。

    男人踱步到他面前,白炽灯光照在他脸上,倒是显得白嫩,连脸上那细小的绒毛都能数上一数。

    男人看了一会,而后好整以暇坐到他身边,身体坐下时沙发凹陷,动静将骆阳惊醒过来。

    骆阳含糊不清,还以为在家呢,“哥哥,关灯……”

    似乎有轻笑声,骆阳迷糊了一会,霎时清醒,噌的一声从沙发上窜了起来,看着慵懒窝在沙发里的男人意味深长的笑容胆颤心惊,朝后几步缩到了墙角。

    骆阳天不怕地不怕,可是他怂。

    “你、你你是谁!”

    “你来找那只猫的?”

    骆阳咽了口口水,强装镇定,“什么……什么猫。”

    “那只毛发白色,眼睛是蓝色,名字叫珍妮的猫。”

    “有吗?”骆阳怂但好在还算聪明,此时不撇关系何时撇,“不是,我来找我哥的。”

    “装傻?”

    “我给我哥打电话了,他马上就来了!”

    虽然可能屁股不保,但是总好比性命不保好得多。

    “还有,我是人,你们凭什么关我!”一说到这,骆阳又有了几分底气,“马上放我走,否则我是要去告你们囚禁未成年人的!”

    骆阳大放厥词,丝毫没发现房间里另一个人,一动不动望着他许久了。

    “我哥哥叫骆臣,你肯定听说过他,你最好赶紧放了我,否则他不会放过你的!”

    “骆臣?你哥哥是骆臣?”似乎是来了兴趣,眯起双眼,“那你是骆翊还是骆阳。”

    他排老二,除了哥哥骆臣之外,他下面还有个弟弟骆翊。

    “关你什么事!既然认识我哥,那……那咱们也就是熟人了,那这次我就不和你计较了,我就先走了,改天一起吃饭哈。”

    骆阳刚想动,男人一个眼神过来,轻飘飘两个字,“站住。”

    骆阳站住了,老老实实站在那,乖巧道:“哥哥还有事吗?”

    “你这哥哥认得倒快,连我是谁都不知道就认了哥哥?”

    “那您的名字是?等我回家了,我一定告诉我哥哥,让他好好感谢你。”

    男人嘴角轻扬,“容与。”

    “容哥哥。”骆阳脆生生的喊了句,而后又觉得有些耳熟,看着沙发上仍然不动于山,眉眼难掩凌厉的人,惊呼,“是你啊!”

    容与没说话。

    “就是两年前还是三年前,你给我当过保镖的!”

    骆家吧,什么都好,就是太惯着骆阳这一点不好,从小要星星不给月亮,现在还好,两三年前那叫一个横行霸道欺负人。

    相比于骆阳的震惊恍然大悟,容与镇定自若,轻描淡写,“哦。”

    骆阳怪自己大惊小怪,两三年前你自己什么样心里没点数?干过什么没点记性?自掘坟墓好玩吗?

    “那个……如果没什么事,我先走了,改天请你吃饭哈。”

    骆阳撒腿就想走,还没走到门口,后领一把被人揪住,拽到了沙发上,一言不发开始脱骆阳的衣服。

    “你你你想干什么……”

    骆阳一把抓住那胡作非为的手,抬头望着他,原本是恶狠狠的模样,此刻却恼怒,瞳眸上一片水汽朦胧,神色恍惚,倔强的抿起的双唇也不知道是因为愤怒,还是因为害怕而瑟瑟发抖。

    容与没想对他怎么样,可骆阳这么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突然就下不去手了。

    两人正僵持着,门哐当一声被踹开,骆阳朝门口一望,哇呜一声哭出来。

    “哥哥——救我!”

    骆臣来得急,脸上冰霜高温都融不化似得,边走边脱了外套,容与挑眉让开,由得骆臣将骆阳用外套裹了,抱怀里一言不发往外走。

    有人在门外拦住两人,骆臣脚下一滞,回头。

    “让他们走。”

    门外的人让开,骆臣转身就走。

    容与坐在沙发上,十指交叉,嘴角突然蹦出一抹难以言喻的笑意。

    有人进来,迟疑道:“局长,刚才那个人……不也是妖吗?”

    容与淡淡的看了他一眼,他一向不喜欢人质疑。

    “那……咱们还等吗?”

    容与脸色没多少情绪,“继续等,一定还会有人来救那只猫的。”

    “好的,我明白了。”

    容与这边似乎已经风平浪静,但骆臣那边却不是这样。

    回到家,一下车,骆阳撒开了腿往屋子里跑,骆臣紧随其后,熟练的从书架后抽出一根鸡毛掸子,骆阳回头一瞧,差点惊得魂飞魄散。

    啪得一声,骆阳跑的慢了,屁股上挨了一下,疼的他嗷了一声,惊慌失措朝屋内大喊,“弟弟啊,弟弟你快出来救救我,你哥哥要打死我了。”

    骆臣要打他,骆翊是第一个不许的。

    骆臣捋起袖子,火气都快烧到天灵盖了,鸡毛掸子抽在真皮沙发上啪啪作响,“你给我站住!我怎么和你说的?谁给你的胆子出门的!”

    骆阳站在楼梯口,想跑又不敢跑,脚软成了软脚虾,一手捂着屁股一手抹着眼泪,眼睛红了一圈,抽抽噎噎认错,“哥哥我错了,你别生气了。”

    鸡毛掸子炒肉一触即发,关键时刻骆翊出来拦下了。

    骆阳哪里还顾得了其他的,见有人拦了,一溜烟上楼躲进了房,还能听到骆臣说要把他屁股抽烂的话呢!可吓人了。

    才下午三四点,天色已经沉了,骆阳开了灯,背对着站在镜子前看自己屁股上横亘的一道红肿,实在委屈。

    从前他哥哪里舍得动他一根指头,今天惊心动魄,回来连句安慰都没有,还要动手打人。

    骆阳越想越觉得委屈,提起裤子,抽抽噎噎的又哭出了声。

    窗外雷声轰鸣,一道响过一道,乌云密布有盖顶之势,山雨欲来有摧城之姿。

    骆阳推开窗户,烦躁大喊,“哪位道友在此渡劫!能不能小点声!”

    霎时风平浪静万物无音。

    骆阳静望着,连哭都忘了。

    倏然,一道闪电从天而下,霎时又如临白昼,震慑了整个苍穹,刺拉一声,朝着窗口的骆阳凌厉而来。

    <li style="font-size: 12px; color: #009900;"><hr size="1" />作者有话要说:  我偷偷的开文,有小可爱出现吗?

    这是个妖怪都市文,文中的‘妖怪管理局’以及‘天上人间’等等等等都是作者瞎掰的,喜欢的话可以收藏一个吗?谢谢啦mua~

    还可以点进作者专栏,那里可以收藏作者以及下个预收文,谢谢啦么么哒(づ ̄3 ̄)づ
    骆阳愁眉不展。

    大黄看他杵在那跟个木头似得,眉清目秀的脸皱成一团,急的声音都变调了,咬他裤腿往外扯。

    “你说!你是不是怕了!”

    但是,大黄当他的跟班好久了,这点小事他不帮,多伤狗的心啊,实在有损他作为‘大哥’的威严!

    屁股重要还是大黄重要?


    大黄一下子窜到了骆阳跟前,仰着头竟然还眼泪汪汪。

    “大哥大哥,你快……快去救救珍妮,珍妮他被捉妖局的人给抓了。”

    骆阳这几天无聊透了,被严令禁止不许出门,骨子里都妄想嚣张跋扈的人,懒洋洋的,一点劲都没有。

    “你别烦了,最近风头紧,别出门了。”

    整个院子里只骆阳一个人,但这声音又不是骆阳发出来的,青天白日,真有些瘆人。

    骆阳脸色瞬间炙热滚烫,“胡说八道!”

    心里面那点小忐忑竟然一语中的,他感觉丢脸极了。

阅读小黏包最新章节 请关注超凡小说网(www.pan8.net)
为你推荐
目录 加书架 提意见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