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都市言情百鬼升天录
本章:20717字

114.第一百一十二章 帝陵动(五)

    然则那妖魔藤蔓杀不光烧不尽,更有妖僧助纣为虐,民间义士仅凭一时之勇,仓促之间集结不过是一盘散沙,除却卫苏、项羽尚能坚守,各处无不是溃不成军、节节败退,死伤无数,反倒成了滋养那魔藤的血食。

    陆升接连查看信函,锋刃般的黑眉皱得愈发深,“为何朝廷不增兵?北魏朝虎视眈眈,驻江的临北军自然不能动,然而临近阳高邑四个州郡,共有驻军五万,当务之急,何以不能抽调三成前往增援?”

    他一时焦虑,便脱口而出,回过神却也并不后悔,妄议军机虽是不敬之罪,旁然而谢瑢连这密信都交予他看了,自然不会追究这点小事。
    陆升说得嗫嚅,唯恐再被他取笑,然则许是因见了娘亲的缘故,如今的谢瑢竟比他更拘谨,只轻声笑道:“我两个时辰前才醒转,正要寻个机会派人送信,不想你先来了——我如今出不得台城,抱阳既然来了,便多陪陪我。”

    陆升虽然想要追问他“为何出不得台城?”只是难得听谢瑢温言软语,不由便觉心中柔软,应了一句:“好。”

    他见谢瑢抬起手来,一时间连气息也凝涩,又担忧这公子哥儿肆无忌惮,更叫他狼狈不堪,低声道:“阿瑢——”

    白虎军代阳高邑守西北,代平郎郡守西南角的却是另一支黑袍玄甲、不见头脸的无名军队,其将领竟是个尚未成年的稚龄少年,看似粉妆玉琢、容貌俊丽,却偏生力大无穷、能一骑当千,这支部队行动迅猛、神出鬼没,同样屠戮妖僧、营救了不知多少百姓,是以众人以黑豹军相称,尊奉这少年为豹将军——这一支自然便是隶属项羽的无头卫。

    正朝式微、自然异军突起,一时间天下能人异士都往西域集结,更衬托得抵抗不力、节节败退的朝廷正规军黯淡无光、狼狈不堪。新帝也因此受了无数诟病。


    如若不适万分抱歉!!

    阳高邑以东十六里,有一座雁回山,高耸入云、山顶积雪,传言大雁北飞,自此而回,故山以雁回为名。其山势愈往上便愈加险峻森寒,有猛兽出没,然而山脚却是南北行商必经之路。

    山中有一座白虎寨,山贼盘踞,是往来商贩的心腹大患,朝廷多次围剿也不见成效,犹如毒瘤一般令人恼恨不已。

    如今这白虎寨却成了继阳高邑覆灭之后,抵抗妖僧魔藤入侵的第一重镇。

    卫苏攻下白虎寨,软硬手腕兼施,将众山贼遣散大半,只将有心抗敌且身手不凡的精英收编麾下,每日里连番出兵,烧藤杀敌、营救幸存百姓,短短数日、声名鹊起,因其麾下众军袍服为白色、又镇守白虎寨中,是以人称白虎军,百姓不知卫苏姓名,只尊称其为虎将军。
    那天他请了十几个要好的男女同学,在必胜客吃了一顿,接着又去唱k,一直折腾到快十点才回家,要不是几个同学的父母一直打电话催,他们还打算找个烧烤摊继续。

    因此道别时,彼此很是依依不舍了一番。

    等徐小山背着提着一堆礼物盒走进安静的小区时,先前的喧闹好像都成了耳边的幻觉,其中巨大的落差,让他有些恍惚。

    徐小山住在最顶层的二十楼,这里据说当年是k市第一个高层小区,很是风光了一阵子,当然现在已经如同昙花一现,默默无闻且老旧不堪,物管也不敬业,徐小山发现电梯坏了,打电话去维修部,只有个声音听起来很稚嫩的小姑娘接电话,客客气气地表示明天会派人来修。至于今晚,请自行解决。

    徐小山只得叹口气,认命地改走楼道。

    或许人和人的相遇总是这么阴差阳错,那天如果他没有走楼道,就不会遇到贺川,两个人大概会各自踏上截然不同的人生轨迹,一辈子都是陌生人。

    巧合才会发生故事,当然也有事故。

    不过当徐小山爬到十八楼时,还是被吓了一跳。

    他看到一个小男孩坐在墙角,怀里抱着巨大的书包,在昏黄的灯光下打着瞌睡。

    小男孩睡得很不安稳,六月已经开始炎热,尽管k市的气候远比别的城市要温和,但高层楼梯间这种地方通风极差,闷热且有蚊虫,他时不时皱起细长而漆黑的眉毛,迷迷糊糊抬手挥赶着蚊虫。

    徐小山留意到他还穿着藏青色校服,是附近一个小学的制服,长袖长裤看起来更闷热了,小男孩头发有些长,凌乱刘海尖梢被汗湿了,一绺绺黏黏地贴在额头上。他睫毛很长,五官也很分明,大概十一二岁的样子,现在就已经很好看了,长大了一定是个让全班女生、不,全校女生甚至男生着迷的俊美小伙子。

    但很快,徐小山的注意力就被别的东西吸引了。

    比如从那小男孩袖口时不时露出来,带着青紫伤痕的手臂,比如脖子上新鲜的、发红的长条肿痕,几乎有一根指头长,肯定不是蚊子叮出来的,倒像是什么东西抽出来的。

    就在他看得出神时,那小男孩突然惊醒了,睁开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狠狠瞪着他,那股凶恶的劲头,与其说像狼一样狠戾,不如说像被人类伤害过的野猫一样惊惧。

    “看什么看!”那小男孩见他还不肯移开视线,终于开口了,嗓音也是凶狠而颤抖,徐小山觉得他只是在用力强撑着残存的尊严和骄傲。

    徐小山下意识就回答:“啊,抱歉……你是不是忘记带钥匙了?家里没人吗?”

    “关你什么事?”小男孩低声咆哮,“滚!”

    徐小山想了想,嗯了一声,“打搅了。”

    他慢吞吞走过小男孩身边,手里拎的纸袋的绳子从指头上滑下来,塞得很满的纸袋咚地掉在地上,方的圆的礼物盒滚了满地,有几个还滚到了那小男孩穿着凉鞋的脚边。

    “啊,抱歉。”徐小山仍然慢吞吞地弯下腰,开始捡盒子,他动作很慢很吃力,捡到那小男孩脚边时,对方往墙角缩了缩,秀气的眉毛皱得更深了。

    “那个……”徐小山低声说,“我就住楼上,2004号,其实我今天过生日,跟同学们闹了一晚上,背的东西又多,好不容易回家,电梯还坏了,现在又爬了这么多楼,实在是累坏了……所以,你能不能帮我提一下这包东西?虽然有点重……”

    小男孩仍然警惕而冷漠地盯着他,目光深处有种远超年龄的成熟与讥讽,让徐小山有种被看穿了的窘迫,但他仍然硬着头皮继续:“就……两层楼,拜托了。你可以在我家等家里人回来,作为报答,我请你喝可乐。”

    那个小男孩还是看着他不说话,当徐小山有点坚持不下去的时候,他突然问:“有果汁吗?”

    徐小山忙点头:“有、有!”

    那个小男孩终于动了,他单肩背着包,从徐小山手里接过纸袋子,利落地捡起剩下的礼物盒收起来,“走吧。”

    徐小山几乎受宠若惊,要不是还记着自己“累得不行了”的设定,差点就三步并作两步跨上去了。

    徐小山自己其实也只是模模糊糊地意识到,像这样的小男孩,大概宁可流落街头也不愿意接受来自旁人的怜悯和同情,但是如果有人向他求助,他反而会生出一种“我这样的人也能帮别人”的责任感来。

    哪怕他演技拙劣,但是在这种时候已经足够了。

    他只是用正确的方式,握住了小男孩伸出来求助的手罢了。他只是想了想,“我在绝望的时候,希望被怎样对待”,然后照这么做了,算是拥有相同遭遇的两个人之间的共鸣吧。

    玄关的鞋柜里只收着徐小山一个人的几双鞋,他翻了翻,找出一双新拖鞋给那小男孩换上,倒也没在意是不是被他看出来点什么,打开了客厅的灯,招呼他坐下,又去开冰箱,可惜没找到果汁,只有一瓶胡萝卜汁。

    “这不是单纯的胡萝卜汁,是蔬、果汁,你看配料表里除了胡萝卜还有橙子和苹果呢。”徐小山讪讪地解释,还特意颠倒了果蔬汁的顺序,可是随着小男孩拧开瓶盖喝一口而皱起来的眉心,说得越来越心虚,“补充维生素……对身体很好的……”

    没想到这句话起了作用,小男孩迟疑一下,露出喝药的表情,仰头咕咚咕咚,一口气喝下半瓶。

    徐小山愣了愣,心脏微微抽痛,甚至有点不敢直视他。

    那小男孩的行为何其相似,仿佛照镜子,照出了两年前的自己。

    那时候他也是这样,仅仅因为“对身体好”,就努力吃掉很多根本不喜欢的食物,就是为了快点长大,早些成长到足够独当一面的程度,不再是别人的累赘、不用依赖任何人也可以活下去。

    唯一幸运的大概是,两年前他已经十六岁了,比这么个半大小孩儿要多一些自立能力。

    ——起码不会孤零零地坐在楼梯间里过一夜。

    安静的室内响起咕噜噜的腹鸣声,徐小山这才回过神,见那小男孩红着耳朵坐在沙发里,局促地低下头,两只手紧紧抓着胡萝卜汁的玻璃瓶,大大的书包就放在脚边。

    徐小山忙问:“你、你饿不饿?我下面给你吃?”

    小男孩似乎费了很大的力气,才艰难地点点头,这对他高傲的自尊心来说,大概是这辈子最艰难的一次点头了。

    徐小山见他肯接受,很是松了口气,随口问道:“你有没有什么不喜欢吃的?葱姜蒜呢?”

    “我不挑食,”越过了最艰难的一道坎以后,小男孩的接受度就提高了,他脸上没有笑容,望着徐小山,一字一句地说着,“只要有吃的,我什么都吃。”

    徐小山没有让男孩失望,他只是笑着蹦起来:“啊,太好了,我也是。”

    他给小男孩煮了一碗挂面,汤底用的是猪骨和鸡架熬出来的高汤。猪骨和鸡架都是超市打折处理的边角料,没什么肉,但用来熬汤正好,徐小山喜欢慢火熬上一锅高汤,装在密封瓶里放冰箱,能保存十天半个月,需要的时候随时取用。

    精心调好味的浅褐高汤里,纤细洁白的龙须面吸饱汤汁显得莹润油亮,面上放了个煎得焦香的荷包蛋,切成星形的粉红火腿肠,几片绿莹莹的小青菜,撒了切得碎碎的香葱末,最后淋了香醋和一小圈红艳艳的辣椒油提味。辣椒油也是徐小山自制的,除了丘北干辣椒粉外,还混有花椒粒、八角、白芝麻,搭配平衡,散发着诱人食欲的刺激香辣气味。

    小男孩低头哧溜溜地吃面,吃口面又啃荷包蛋,接着把火腿肠和青菜也往嘴里塞,吃相狼吞虎咽,十分凶残,徐小山忍不住叮嘱他“别着急,慢慢吃”,小男孩愣了愣,低头看着色彩搭配漂亮、香气袅袅的挂面,突然眼泪啪嗒啪嗒掉进了碗里。

    徐小山慌了,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又觉得就这么冷场太尴尬,挠着脖子努力想话题:“那个……面还有很多,吃完还有……嗯我还会做炒面、油燃面、冷面,等以后都做给你尝尝,我做饭技术很好的……呃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

    “贺川。”小男孩边说边吸吸鼻子,徐小山自觉地去找来纸巾盒,放在充作餐桌的茶几上,“祝贺的贺,山川的川。哥哥,之前对你说滚,对不起。”

    听到漂亮的小男孩叫他哥哥,还乖乖地道歉,徐小山心都要化了,忙摆摆手,“哈哈,没事,没事,你是对的,谁知道跟你搭讪的是不是好人呢,警惕性强一点总没错。”

    贺川终于笑了,这小男孩一笑起来,简直像野豹子变成了布偶猫,眼睛里噙着泪显得水汪汪的,因为年纪小性征也不明显,很有一种雌雄莫辩的魔性之美,晃得徐小山差点眼花,“哥哥是好人。”

    被发了好人卡的徐小山一点没觉得失落,在ktv里喝的那点啤酒全上了脑,整个人都开始飘飘然,气氛一下轻松了起来。

    贺川不哭了,很快吃完面,徐小山又叫他帮忙拆礼物。两人收拾干净茶几,把礼物盒搬上来。

    徐小山家境普通,关系好点的同学中,除了赵铭是富二代,其他都是工薪家庭,因此送的礼物也都是些价格实惠又实用有趣的小东西,什么运动护腕、猫头形状的不锈钢叉子跟勺子、成套的京剧脸谱书签之类。

    徐小山翻了翻,拿起一个画着小黄鸭的纸盒,盒里是一套文具,包括一支造型洗练的黄色钢笔,笔身写着lamy几个字母,另外还有一瓶墨水和一本笔记本,以及两个小黄鸭徽章。他拿起笔在手里掂了掂,啧啧嫌弃起来:“老赵那家伙怎么想的,居然送我这么卡通的东西,肯定是忘记准备礼物,临时从他妹妹那里要来的……正好,这个给你吧。”

    他将纸盒塞到贺川手上,小男孩本来想要直接拒绝,可是视线落在笔杆上有点挪不开。小学生虽然不知道lamy是什么牌子,但还是被钢笔的外形所吸引,纯正的明黄色和暖而鲜亮,宽宽的笔夹、圆中带方的沉稳造型,另外笔尖打磨得像把小小的刀刃,笔挺修长,简直满足强迫症患者的梦想。

    他记得班上有同学用类似的笔,只是笔杆刻的字母不同,听说要二十多块钱一支,虽然不足那个土豪同学半星期的零用钱,可贺川的零用钱一个月才20块,吃饭都不够,买别的就更是妄想。眼前这一支明显质量更好,颜色纯净,线条笔挺,让人握在手里就舍不得松开。

    但是不应该随便收别人的东西,这样不好……

    男孩纠结的小表情落在徐小山眼里,简直可爱得想咬一口,徐小山压下自己痴汉似的想法,揉揉脸说:“……反正我也用不上,放着多浪费啊,钢笔不使用就失去存在的意义了,小黄鸭也会哭的。贺川啊,你就当帮我的忙,替我多用用它。”

    贺川说:“那、那我帮你用,什么时候你想要回去了,我就还给你!”

    徐小山忍着笑点头:“好啊好啊。”

    贺川松口气,郑重其事地将笔盒塞进了书包里。

    徐小山眼尖,瞅到那书包里露出半个白色的马克杯和卷在一起的毛巾,然而贺川却慌张地将书包拉链拉上了。他也就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抬头看了看墙上的挂钟,已经快十二点了。贺川终究年纪小,虽然还在强撑,还是忍不住困得揉眼睛,他揉得偷偷摸摸,生怕被发现——虽然徐小山还是发现了。

    “都这么晚了,”他说,“要不你睡我这儿吧,明天再去看看爸爸妈妈回来没有。”

    “我没有爸爸。”贺川又抬手揉眼睛,这次揉得有点久,徐小山又开始词穷,好在贺川继续说了下去,“妈妈的新男朋友嫌我碍事,把我赶出来了。”

    小男孩的笑容又消失了,木然的脸仿佛精美的瓷娃娃,“我家在1804,我妈大概也觉得我不在比较方便。”

    方便做什么……徐小山觉得不用问了。

    他们住的这栋公寓楼叫紫宸a幢,主打小户型,像徐小山住的2004,严格说来只有一室一厅。进门是玄关,左手边是卫生间兼浴室,右手边是厨房,往前是客厅。左转则有个楼梯连接到小跃层,跃层不足十平米,兼做卧室跟书房,楼上楼下并没有墙壁阻隔。

    1804应该也是同样的格局,那如果这样的话,贺川的妈妈想要做点什么儿童不宜的事,确实不能留着贺川在屋里。

    然而究竟是什么样的母亲,会为了这样的目的,把孩子赶出屋、让他在楼道里过夜?

    徐小山觉得气血上涌,手指都跟着发抖,恨不得冲下楼去,砸开1804的门质问她、责骂她。

    可是,找上门又能如何呢?

    哪怕告了她遗弃罪、虐待罪,贺川又能得到什么?

    无非是在亲戚间辗转飘零,寄人篱下罢了,等亲戚也不愿意收留的时候,难道去孤儿院吗?

    徐小山再一次觉得自己弱小得可悲,眼圈也红了。

    一只小小的手轻轻为他擦拭眼角,贺川凑过来,想笑又不敢笑的样子,“小山哥哥,你哭什么?”

    那声小山哥哥叫得又软又萌,徐小山觉得,将这么可爱懂事的小孩往外赶,他妈妈到底是有多狠心?越想就愈发地心酸疼惜,一把握住了贺川的小手,“贺川,没事,你可以住哥哥这里……明天我去和阿姨说一声,她不能照顾你的时候,就住这里!”

    小男孩的眼睛亮了起来,闪闪的满是希望,小心翼翼地反握住徐小山的手问:“小山哥哥,真的可以吗?你爸爸妈妈他们不会介意吗?”

    徐小山的脸色忍不住沉了沉,接着又笑起来,“没事,他们早就离婚了,我一个人住,没人会干涉的,你放心。”

    贺川大约没想到是这样的答案,眨巴眼睛一脸问错话的懊悔,徐小山忍不住抬起手,想要揉揉他的头,没想到小孩儿条件反射地闭上眼睛缩起脖子,十分惧怕的样子。

    徐小山想起他见到的那些伤痕,沉沉叹口气,将手轻轻放在小男孩头上摩挲了一下,“去洗个澡,先睡吧,有什么事明天再说。”

    贺川在那只手放上来的时候,克制不住抖了一下,然而并没有往常的疼痛,取而代之是温暖轻柔的抚摸,这让他心底生出了近似幸福的感觉,可惜时间太过短暂,他恋恋不舍地看着徐小山收回手,还是不好意思开口要求他再多摸一会儿。

    贺川从书包里取出了马克杯、牙刷和毛巾,还有一个装满自来水的宝特瓶,有些赧然地抱在怀里走进浴室。徐小山看得有点想笑,这小孩儿,装备倒是完备,连洗脸刷牙的水都自带了,真是懂事得让人心疼。

    徐小山教他使用热水器,找了一套自己的旧睡衣送去浴室,然后到楼上铺床。单人床两个人是睡不下的,徐小山把床留给贺川,自己另外打地铺。

    也许是因为有了对比的缘故,徐小山突然觉得自己的十八年人生好像也不是那么悲惨了。

    贺川是在一阵香甜的气味里醒来的。

    这味道太过美好,以至于他醒来很久也死死闭着眼睛,生怕一睁开就发现自己在做梦。

    在他短暂的十年人生里,第一次交了好运。

    他厚着脸皮装可怜、装可爱,没想到那人比他预料的还要心软,他都没费什么力就被收留了。

    干干净净的房间、没有呛人的烟味和汗臭,没有扔得到处都是的脏衣服和烟头、吃过的方便面碗。楼下传来碗筷轻轻的碰撞声,水龙头哗啦啦的清爽流水声,热汤在火上欢快地咕噜咕噜冒泡声。

    这才是他梦想中家的声音。

    小男孩偷偷在床上翻来翻去,退去了早熟的心思,展现出十岁孩子本来的面貌,他忍不住又深深闻了闻那股香气,嘴角弯成了欢喜的弧度。

    真的、真的、真的好幸福啊。

    徐小山听见楼上传来的翻滚声,将两碗汤圆放在桌上,扬声说:“还不快点洗脸刷牙吃早餐,汤圆放久了会糊的。”

    跃层的铸铁栏杆上方冒出颗小脑袋来,两只眼睛亮晶晶的:“汤圆?!什么馅的?”

    徐小山洋洋得意咧嘴笑,露出一口白牙:“徐氏独家秘制。”

    小男孩像匹小马驹冲进了卫生间,徐小山又提醒:“脸要洗干净,牙要刷彻底。”

    十岁小朋友没有一点不耐烦,边刷牙边鸡啄米似地点着头。

    纯白釉的莲花汤碗盛着用酒酿加水煮开的酸甜味热汤,浮着十颗桂圆大小的雪白汤圆和一个水煮荷包蛋。

    贺川快速洗漱完,仍然穿着徐小山的旧睡衣,乖乖坐在桌前,见徐小山露出许可的表情,这才拿汤勺舀了颗汤圆送进嘴里。

    软糯外皮轻易被咬破了,一股微微发烫的甘甜洪流涌进口中,又香又甜,又酥又脆,口感十足,好吃得舌头都要吞进去了。

    贺川想不出别的形容词,只顾着埋头苦吃。

    徐小山看他吃得热情洋溢活力四射,也觉得十分满意。

    汤圆馅是母亲当年的拿手菜之一,将炒过的脆花生、去皮的脆核桃、焙香的白芝麻和花生粒大小的红糖充分混合后捣碎,同时边捣碎边掺入适量猪油,这样做出来的馅甜而不腻,香浓爽口,而且煮热了之后油脂融化,会让红糖和坚果融合得更加完美,香气也加倍。

    徐小山费了很多心思才将这道馅还原成功,事实证明努力是值得的。尝过的人无不是赞不绝口,赵铭甚至说他在任何米其林餐厅都没吃过这么美味的甜品——当然很可能他只是为了给哥们儿长脸。

    小男孩风卷残云,吃完了汤圆跟荷包蛋,连酒酿甜汤也喝得干干净净,接着仍意犹未尽地望着徐小山。

    徐小山迟疑一下,一边说着“糯米不能多吃,容易积食。”一边从自己碗里分了三个汤圆给他。

    然后又盛了一小碗绿豆粥,配着几样小菜,看着小男孩吃下去。

    直到贺川容光焕发地放下勺,呻吟说:“肚子太涨了吃不下了……”

    徐小山这才回过神,特别赧然地摸了摸鼻子,好像没忍住就喂太多了。

    小男孩咬着牙帮徐小山收拾碗筷,徐小山看他一脸痛苦,实在没忍住笑出来,“行了不用你收拾……要帮忙等下次吧,吃多了就去歇会儿,消消食。”

    贺川奉命挪到一旁沙发上葛优瘫,满足地摸着肚子,同时琢磨着怎样才能让这样幸福的时光尽量延长。

    然而没等他想到什么好主意,徐小山已经高效率打扫完厨房,坐到对面,“贺川,带我去见你妈妈吧。”

    小男孩脸上的喜悦立刻褪得干干净净,他慢慢坐起来,垂下了头说:“她从来不会起这么早……要见她得等下午。”

    徐小山挠了挠脸,突然想起个严峻的问题来,今天周日,小学生放假,他还跟几个朋友约好了有个重要的聚会,“呃,那……”

    贺川察言观色,立刻站起来说:“没关系,我、我去敲门,小山哥哥先在楼上等我。”

    为什么……徐小山都没问出口,就从小男孩眼里露出的恐惧,和下意识单手抓着手臂的警惕模样脑补完毕了。这可是个会体罚孩子的母亲啊,吵醒了说不定又惹来一顿打。

    他叹口气,握住贺川细瘦的手腕,小男孩下意识缩了一下,接着强忍住了。徐小山说:“不用了,其实我也没什么事……你带着书包,作业做完了吗?”

    贺川慢慢摇头,徐小山就笑了,“那还等什么,快做作业。”

    贺川迟疑地说:“我……有点不懂……”

    徐小山指指自己:“有我在,你怕什么,不懂就问。”

    贺川眯着眼偷偷打量着少年,昨天才满十八岁的半大小子,瘦瘦白白的,清爽俊俏的长相,是阿姨婶婶们最喜欢的乖孩子形象。墙角放着篮球,看起来挺喜欢运动,穿衣服时看不出来,脱了就显得还有点肌肉,一脸努力想要变成大人可靠样子的急切感,让他找到了些共鸣。

    小男孩露出压抑过的高兴笑容,重重点了点头,跑去楼上,打开书包把作业本放在书桌上。

    徐小山暗暗叹口气,给赵铭打电话说今天的聚会不去了,赵铭在电话那头大叫:“不是吧,找什么破借口,你小子临阵脱逃啊!该不是阳痿吧?”

    徐小山涨红了脸:“瞎说什么啊!我是真有事……捡到个小孩儿。”

    电话那头传来剧烈的咳嗽声,徐小山都能想象出来那小子呛到口水一脸震惊的样子,嘴角微微勾了起来,“不信你回头来看,记得带礼物。”

    赵铭咳了半天才缓过气来,“不是你爸的私生子吧……”

    “不是,”徐小山懒得跟他计较,“楼下邻居的孩子,总之一言难尽,所以今天那个……我就不去了。”

    “可惜了,”赵铭咋咋舌,摇头叹息,“那可是我表哥好不容易瞒着嫂子从日本偷偷带回来的,女主角是刚出道的新人,长得可像刘雨璇。”

    刘雨璇是徐小山暗恋的校花,或者说,男生们都以为自己在暗恋校花,赵铭这话简直正中死穴,徐小山纠结了半天,“你啥时候转录了传给我……”

    “不行!”赵铭拒绝得义正言辞,“私下传播是侵权行为,我们要支持正版,你想看就来找我。”

    看个a片还看成版权卫士了!

    徐小山心里愤怒吐槽,只好继续叹气,“别闹了我哪儿还有心思,先这样吧。”

    他怅然挂了电话,坐在沙发上发了会儿呆。

    说起来也真不是什么大事,徐小山十四岁时父母婚变,父亲又赌博又出轨,差点弄得倾家荡产,小三还大着肚子找上门来,气得母亲心脏病发作,那段时间每天都过得波澜起伏狗血三升,换成电视剧能拍一百集。

    到他十六岁时,两人终于离了婚,母亲身体和精神都垮了,见了任何跟父亲有关的人和事——包括徐小山在内——都会歇斯底里发疯。

    外祖父母一家将母亲接走治疗,这种情况徐小山的抚养权本来应该是判给父亲的,但徐小山恨死了将母亲害成这样的父亲,死活不愿意跟着他。

    简单来说,最后协商的结果,徐小山自愿留在k市独立生活,母亲则跟着外祖父母回了h市治病。

    家变,接着又是高考,所以徐小山忙得无暇顾及青春期,十八岁的小伙子了连a片都没看过,被几个朋友狠狠嘲笑了一番,赵铭就提议,风雨过去了,高考结束了,不如去他那儿看新片庆贺,顺便给徐小山“开荤”。

    赵铭家住的是k市最贵的别墅区,他老爸是个视听发烧友,在家里也装了个家庭影院,听说光设备就花了几百万,赵爸爸还嫌不够好,叹息自己太穷了,买不起真正的好设备。

    有钱人的烦恼徐小山不懂,不过赵爸爸的家庭影院他有幸参观过,不比电影院差,或者说,比大多数电影院还要好得多。

    两百吋高清巨屏、杜比全景声功放、欧洲高端订制的全套音箱,片源还是蓝光的。

    光是想象一下在那种环境下看a片,被那些逼真的声音包围着……徐小山就下意识捂住了鼻子。

    有点刺激过头了,第一次看,还是别这么过火,冲击力太大了不好,不看也好不看也好。他这么安慰着自己,站起身来,正好看见小男生趴在跃层栏杆上看他,大眼睛眨啊眨,配上毛茸茸的头发,阳光照进来像是深棕色的,就更像布偶猫了。

    徐小山下意识羞涩起来,人小孩子等着他辅导功课,他却在这里满脑子想些诲x诲盗的事儿,真是好丢脸。

    他咳嗽一声,抬头对着贺川笑:“你想喝什么,我给你带上来。”

    贺川说:“果……”他顿了顿,改口说,“什么都可以。”

    徐小山干笑着摸摸头,想起了昨晚的胡萝卜汁,起身去煮了壶山楂柚子皮蜂蜜茶,再用冰水镇到微凉,倒在两个玻璃马克杯里,带上楼辅导小学生功课。
    谢瑢仍是不紧不慢,八风不动一般安稳神色,徐徐道:“抱阳,你怎么看?”

    陆升一噎,心中自然薄怒,暗道我若是心中有数,何必巴巴进宫来寻你,然而一想起卫苏来信中所提:“十室九空,城倾人亡,妖邪倾巢,人道垂危”十六字,怒火顿消,只沉吟片刻,缓慢道:“巫咸国人尽被鬼叶所害,鬼叶却又被李婴所害……然而李婴最终死于你我之手,按说是斩草除根了。如今那魔藤妖僧肆虐边陲,”

    徐小山刚认识贺川的时候,对方还只是个小学四年级的小毛头,他自己则刚刚经历完高考地狱,在忐忑不安等通知中。

    谁知谢瑢只是伸手到他身侧,自书案上拿起一条狭长的雕花木匣来。

    陆升不由又是失落、又是尴尬万分,好在谢瑢并不曾看他,只将那木匣打开,露出放置其中的一截枯藤,陆升这才松了口气,立时道:“阿瑢,我特意进宫寻你,正是为了此事。莫非……也是因为帝陵动了……莫非是黄帝陵?”


    谢瑢是不追究的,脸色却也不见得如何轻松,只应道:“早已抽调去了别处,不过,不曾派去增援,而是另有重任——抱阳,帝陵动了。”

    陆升放下手中信函,微微皱眉,仔仔细细打量谢瑢,只觉说不出的怪异在心中盘桓不去,他不接谢瑢的话,却反问道:“阿瑢,既然醒了,为何不告诉我?倒叫人日夜担忧。”

    ————警告————

    现在是替换章节otz

    明天早上9点前会全部替换一万字,并赠送1000tat

    准确地说,是六月十六日。

    徐小山之所以记得这么清楚,因为那是他十八岁生日。

阅读百鬼升天录最新章节 请关注超凡小说网(www.pan8.net)
为你推荐
目录 加书架 提意见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