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都市言情百鬼升天录
本章:6788字

107.第一百零五章 鼎中城(五)

    陆升面色却渐渐发青,青色藤蔓在血肉之躯中泥泞穿行,那声响粘稠厚重,瘆人得令人头皮发麻,若是以物喻之,就好似将一只兔子捆绑起来,再以无数根带线的缝衣针穿透皮肉。

    他终究是看不下去,也不愿再见谢瑢好似欣赏文人作画一般欣然目光,只背转身去,迟疑片刻,仍是上前一步,靠在谢瑢怀中。

    谢瑢愣了一愣,眼神中的嗜血狂热便消退了大半,不再去欣赏那残酷缓慢的凌迟之刑,只半敛眼睑,抬手贴在那青年后背,上上下下摩挲安抚,轻声道:“抱阳,莫怕,有我在。”
    层层纠缠的藤蔓终于散开,只留下脖子、手腕、足踝有藤蔓捆绑,将鬼叶大字型悬吊半空,就连眼眶、口腔中也冒出几根绿藤,乍看上去,好似一头长满绿毛、鲜血淋漓的人形怪物。

    这杀人如麻、功力恐怖的妖僧转眼就落得如此地步,陆升也不知该赞一句天理昭昭、报应不爽,还是叹一句早知如此、何必当初。

    他自谢瑢怀中离开,一时间竟百感交集、默然无声,只走到藤蔓粗壮根部,蹲下||身去,将巫凛三人瞪大而无神的眼睛一一合上。

    条条青色尖刀钻进缝隙,扎穿了鬼叶身躯,藤蔓之间血水渐渐涌出来,汇聚成泉,淅淅沥沥滴落地面。

    鬼叶却连哼也不曾哼一声,只不过笑容愈发加深,一时叹道:“可惜未曾先将尔等杀了。”一时低头笑道:“小僧这样,好不好看?”一时又笑道:“我佛慈悲,发十二大愿,如今小僧也算奉行佛法,死在药师手中,可喜可贺、万事圆满。”


    若是此刻有人能于四处巡查,便能看见满城尸首渐渐枯槁,好似留存肉身最后一丝养分也尽被抽空,顺着若有似无一丝青色光线,自四面八方汇集于藤蔓根部,那藤蔓扎根之处,正是巫凛等三人的尸首。

    除了缠绕的藤蔓外,根须处又生出许多细长藤蔓,却条条皆是青色,尽头尖锐如锋刃,好似一把把青色尖刀,从缝隙处扎了进去。

    鬼叶一身高绝武艺,却终究仍是**凡胎,皮肉哪里挡得住刀枪,那青色尖刀往前胸处扎入,不过多时就自后背穿了出来,刀尖带出一溜儿血水,洒落在巫凛毫无生气的面容上。

    嫣红血迹衬着巫凛惨白面容,竟好似成了某种畅快无比的大笑,也不知是否巫咸子民在天有灵,见到了大仇得报。

    谢瑢此时才将陆升放了下来,却只道:“抱阳,你好生看着。”
    至于如何半威胁半强迫将诸人劝服之事,自然是不说的。

    陆升沉默片刻,方才叹道:“这三人也算其情可悯,不如就地掩埋……”

    谢瑢笑道:“巫咸城原本就不见天日,埋与不埋都一样。更何况——”他抬头看向根根纠结的藤蔓,“尚未结束。”

    陆升也随着他视线看去,果然那藤蔓聚集缠绕成了一株,粗壮高大如参天巨木,原本穿插上头的鬼叶尸首随着藤蔓移动震颤,早被吸纳尽了养分,化为枯骨,随即扯得粉碎,不再留半丝痕迹。

    大殿外的尸骨、想来是整座巫咸城的尸骨也俱都被吸收殆尽,巫凛等三人自然也难以幸免,倒省去了埋葬的麻烦。

    那藤蔓吸足养分,长得愈发葱茏高大,所有藤蔓都化作了青绿,显是愤怒之情已然平息,随后巨木般的顶端,开出了一朵硕大无朋的红花。

    花瓣层层叠叠,繁丽雍容,有如牡丹,只是红得滴血一般,衬着青绿树皮,显得格外妖娆诡异。花瓣逐层展开,转眼开至荼蘼,而后花落果生,先是有房屋大小,犹若一块巨大的碧玉,生得翠绿莹润。随即渐渐收缩,色泽也由青转朱。直至最后熟成时,竟缩小得只有龙眼大小,仍是通体朱红,夺目如宝石。

    待那朱果熟成后自动脱离,往谢瑢手中落下时,高大的藤蔓树也化作枯黄,自顶端碎裂飘散,逐渐崩塌消失。

    只是朱果尚未落到谢瑢手中,中途只见黑影骤然闪过,朱果便失去了踪影。

    只留下大殿石阶上立着个道袍褴褛的年轻道人,手握朱果,仰天大笑道:“哈哈哈哈哈哈!谢瑢啊谢瑢!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枉费你机关算尽,最后不过为我做了踏脚板!”

    谢瑢却不过略一皱眉,徐徐自衣袖中取出了一张叠得仔细的白绢:“李婴,莫非你尚未发现么?你念兹在兹,困了人家数百年的李三娘,如今在我手里。你若还想要回去,就将那朱果还给我。”

    陆升面色古怪,心中暗道李三娘早被你放了,如今倒一本正经糊弄别人,竟看不出丝毫心虚。

    然则李婴哪里知晓真相?他瞪着谢瑢手中的白绢,面色阵青阵白,最后却一咬牙,厉声道:“若得药母,便能肉身成佛,位列仙班,功成之后,普天之下本道爷再无敌手,谢瑢小儿,你不还也要还!”

    说完生怕后悔一般,便将那朱果丢进嘴里吞下。

    谢瑢叹道:“抱阳,瞧见没有?这道士口口声声对李三娘一往情深,执念数百年不灭,然则如今有大利所诱,所想的也不过是一己之私罢了。”他随手将白绢一扔,风吹着那白绢落在几步开外一截烧成炭火、尚未熄灭的木头上,火花明灭间,顿时将布面烫出了几个边缘焦黑的大洞。

    不似人声的激怒狂吼突然回响,震得断壁残垣又再度崩塌损毁,倾塌一片。

    李婴双足自衣摆下伸展出来,延长数丈后分叉,腰身以下分裂成数不尽的藤蔓枝条,好似无数赤青两色长蛇在地上乱窜,那道人清俊面容也化作鬼面獠牙、宛如怒目金刚,一头长发仿佛激烈燃烧的嫣红火焰。浑身肌肉纠结隆起,将破烂衣衫绷得寸寸碎裂,手臂也缠绕了数不尽的藤条,伸伸缩缩,竟成了个人藤结合的怪物。

    他略略一动,藤条就将身躯托高至半空,李婴厉声喝道:“宵小鼠辈!吾必将尔等炼成试药傀儡,千年万年不得解脱!”

    漫天藤条交织出无数鞭影,朝二人当头抽打下来,十方八面、上中下三路俱都封死,不留丝毫空隙。陆升拔出悬壶,迎击好似遮蔽天空的藤条,虽然逢斩必断,藤条数量却似恒河沙无量数一般,前仆后继无穷区间,他也难免有些手忙脚乱,咬牙道:“这又是什么鬼?”

    不待谢瑢回答,那人藤合体的怪物两手结印,舌绽春雷,厉声喝道:“如世间诸生,得见吾法身,灭除四重罪,成就无量功!奉请甘露军荼利明王圣尊,凭依!”

    刹那间,一种极微妙的气氛弥漫开来,仿佛勾通天地神意,一股可怖威圧感如天河倾泻,令陆升后背生寒,无名战栗感顺着脊椎滚滚而下。

    这等强硬威压,唯独在见识到谢瑢迎神舞时才有过。只是此刻却略有不同,比起谢瑢宛若化身皓月当空、神威浩渺的庄严来,此刻却更为……妖异诡谲。

    那藤条托起的身躯再度转变,肌肤化为青绿,几与藤条同色,鬼面獠牙的脸在前后左右各有一张、表情或怒或嗔,各有不同。手臂也长出四只,或结印、或操蛇,怒目金刚、宝相庄严、梵音轻响,隐约竟有了几分佛相。
    若是换个死者,陆升只怕要劝上几句,如今却巴不得听他更恶毒骂几句才好,谢瑢却转而同他说起了前因后果:“只怪我用不好神州鼎,中途竟与你分散了,凑巧撞见鬼叶杀人,交锋之下虽然救了那巫咸人,到底是来得迟了,只来得及听几句遗言……他同我说了巫咸人一个天大的秘密。”

    陆升正需要有人多同他说些题外话转移思绪,忙问道:“什么秘密?”

    谢瑢道:“巫咸之人善养药,归根究底,是因为身怀药种,而那药种,就藏在巫咸人心脏之中。”

    谢瑢却仍是忍不住欣赏了一番藤蔓的杰作,颔首道:“这和尚活着是个怪物,死了也是怪物,执著之心未免太着相了。”

    死了也要嘲讽几句,可见谢瑢对这僧人厌恶之深。


    陆升只应道:“嗯。”涌到咽喉的不适同反感,这才消退了下去。

    也不知持续了多少时候,鬼叶终于不再出声,唯独在有新的藤蔓刺穿身躯时,痉挛般抖一抖,却已不知死活。

    电光火石间,陆升只觉腰身被一双手抄了起来,腾空而起,回过神时,竟被谢瑢扛在了肩头。他虽然稍稍心安,却难免又生窘迫,徒劳挣了一挣,低声道:“阿瑢!放我下来!”

    谢瑢单手圈着那小功曹,充耳不闻,神色冰冷。就在他眼前,鬼叶被陡然暴涨的藤蔓层层纠缠,藤蔓通体赤红,仿佛是由巫咸国人的鲜血与怨恨共同凝结而成,根根粗逾儿臂,远非当初束缚陆升的藤蔓可比,冲开坚固的青石砖地面,盘根错节、密密缠绕,将鬼叶层层捆缚起来。

    鬼叶金刚杵刺不穿藤蔓形成的厚壁,终于变了变脸色,大笑道:“好个谢瑢,不愧是葛真人高足,原来你早布下了陷阱等着我。”

    陆升恍然,应道:“难怪人人都被挖了心,鬼叶杀人倒是目的鲜明。”一句说完,未免有些唏嘘恻隐。

    谢瑢不为所动,又道:“药种能治病,亦能杀生,所以那巫咸人临死之时,将这禁术传与了我。城中尸首药种全无,不能成局,幸而遇到了巫凛三人,为报大仇,自愿献身,以三粒药种为引,设了这绝杀之阵。”

阅读百鬼升天录最新章节 请关注超凡小说网(www.pan8.net)
为你推荐
目录 加书架 提意见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