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都市言情百鬼升天录
本章:4766字

第二十一章 贺新郎(六)

    云烨面色青白,深冬清晨、呵气成霜,他却满额头汗珠,显是膝盖痛得厉害,陆升心有不忍,自怀中摸出个做工粗糙的黑瓷瓶道:“这是羽林军中秘制的跌打药酒,将它烫得热了,趁热涂在膝盖上使劲揉,将淤血揉散了,断不会留下病根。”

    云烨道声谢,使个眼色,那管事忙两手捧了瓷瓶,连声道谢。

    陆升方才问道:“云公子寻我有事?”
    云烨道:“若非你开口,谢大公子未必肯理会,谢大公子自然要谢,陆功曹却也是要谢的。”

    陆升见他一夜操劳,如今却好似开窍了一般,不禁欣慰道:“这样便好了。云公子,谢瑢他……”

    云烨挪了挪腿,抽口气笑道:“谢大公子虽然性情乖僻,却仍是我云府的恩人,我省得。”

    陆升心中苦笑,提着食盒出了谢府,一名管事模样的中年人立在路旁,见他外出,忙迎上前去,行礼道:“陆功曹请留步,我家公子想见功曹一面。”

    陆升正待问又是哪家公子,四名仆人已扛着竹制的步舆小跑靠近,坐在步舆上,斜倚身躯,皱眉揉着膝盖的少年,正是云烨。


    那女子一双黑白分明的双眸明丽清澈,再不复巷中初遇时,黑沉无光的诡异恐怖,此时听闻了谢瑢叮嘱,两眼眨了一眨,露出感激之色,随即合上眼,再度沉沉睡去。

    陆升因第二日仍要点卯,稍事盘桓后便去歇息,短暂睡了不足三个时辰,又早早起来,赶往北军营清明署。

    临行前若霞送来黑漆食盒,装着热腾腾的水晶虾仁烧麦、流沙蟹黄包和咸香椒盐、甜脆胡麻、甘爽白面三种口味小花卷。陆升也不推辞,收了食盒道谢,又问了谢瑢同云氏姐弟的情况。

    若霞笑吟吟道:“我家主人尚在休息,云府正派了人来接回云大小姐同云公子。两位并无大碍。”

    受害的是云婵,若霞却将云烨的情况一道禀报了,想来那少年虽无大碍,却多少吃了些苦头。
    这一日陆升却无暇再去谢府,倒被岳南来捉了个正着。

    南来家中以开武馆为生,这丫头自幼随父练武,也有一身好本事,兼之性情豪迈,颇有几分江湖儿女的习气。此时也全不顾男女大防,扣着陆升手腕,拖着他大步流星往集市方向行去。

    陆升险些赶不上她,一路小跑,气喘吁吁道:“南来、南来,慢些,仔细脚下。究竟有何事?”

    岳南来一身鹅黄短袄叶绿襦裙,挽了个利落发髻,插了支梅花头的银钗,只抿着嘴,两眼圆瞪,怒气冲冲,待陆升百般追问,方才停在堆满柴火的马车旁,做了个噤声的手势,遮遮掩掩往外头张望。

    陆升忍笑道:“女侠好身手。”

    那姑娘扭头怒瞪,眼圈却突然微红,陆升慌了手脚,忙问道:“南来,究竟什么事?”

    岳南来道:“沈伦有别人啦。”

    陆升一愣,不禁又沉沉叹息,情不知所起,却也勉强不得,若是沈伦当真心仪旁人……思来想去,他唯有好生安慰南来而已。

    想及此处,陆升道:“南来……缘分前世注定,非人力所能左右。若是沈……”

    岳南来却半点不曾露出悲戚神色,一面朝外张望,一面抬手道:“莫吵!沈伦这几日鬼鬼祟祟、藏头露尾,也不知同谁家的小娘子见面,今日总算露了马脚,我定要抓他个人赃俱获!”

    陆升不禁苦笑道:“你叫我来又能如何……”

    南来又嘘了声,瞪大眼睛扫他一眼,“若被发现了……就说你带我来的!”

    陆升叹气应了,二人躲在转角,陆升又去买了两个葱油煎薄饼,能透人影的面饼上洒着煎得焦香的碎葱白芝麻,裹着腌得酸辣可口的萝卜丝、水嫩嫩的绿豆芽和几片棕红色的烧鸭,淋上热腾腾的老字号冯记甜辣酱,入口滋味千变万化,美不胜收。

    陆升同岳南来吃得津津有味,心想虽然奔波一趟,有这冯记薄饼就不虚此行。改日要给谢瑢带一个,也不知那公子哥儿肯不肯赏光,尝一尝市井小吃。

    南来突然道:“来了!”

    陆升漫不经心随她张望,却见沈伦穿着朴素的青灰直裰,外头罩着绣工精美的褐色大氅,正顺着人流沿街闲逛。

    二人跟了一路,也不见沈伦行径有任何蹊跷可疑。南来丧气道:“莫非被发现了?”

    陆升却笑道:“定是你缠得他厌烦,所以逃出来独处一阵,得点喘息机会。”

    岳南来大怒,握拳就打,陆升早有准备,转身窜进人群,二人一追一逃,返回了家中。

    待送走岳南来,陆升面上的笑容顿时散得干净。

    沈伦虽然行事隐秘,被陆升一路紧盯,难免露出破绽。

    闹市当中人来人往,却有一人在同沈伦擦肩而过时,悄悄塞给他疑似信件的物事。

    那人陆升凑巧也认识,正是早晨前来迎接云婵姐弟,还自他手中接了跌打药酒的管事。
    陆升自幼丧父,七岁又丧母,同谢瑢难免有些物伤其类,知其何所伤,方知何其痛,所以云烨脱口而出“你六亲疏离自然不懂”,他怒而动手,一半是为谢瑢,一半却不过是被触动了自身痛处。

    只是这却不能对云烨多做解释,以谢瑢的性子,只怕宁可叫天下人将他视为喜怒无常、难以取悦的乖僻公子敬而远之,也不愿被施以半分同情。

    他只得对云烨拱拱手,道:“陆某多有得罪,望云公子海涵。”

    陆升闻言,却不禁叹了口气。

    口舌伤人,犹胜刀兵。


    云烨仰脸,打量陆升片刻,方才道:“我知道你打我是为我好……陆功曹,我云烨不是忘恩负义之辈,今后若有差遣,在下义不容辞。”

    陆升失笑道:“救云娘子一事,由始至终是谢瑢的功劳,何须同我这般客气。”

    那少年仍在外头,汗流浃背地跪拜。

    谢瑢行至拨步床前,两指轻轻点在那女子额头,俯身道:“云婵,醒来。”

    云婵睫毛微微颤动,缓缓张开眼睛,然而神色困倦,张了张口,连半个字也说不出来。谢瑢道:“你神魂失守,幸亏云烨将你唤了回来,先好生歇息,再作计较。”

    云烨突然笑道:“我只有一个姐姐,这次却难得聆听陆功曹敦敦教诲,在下受益匪浅,好似突然有了个兄长一般……陆大哥,小弟改日再来拜会大哥。”

    这士族公子哥儿改口得太快,陆升尚在目瞪口呆,云烨却已下了令,众仆从抬起步舆,快步走了开去。

阅读百鬼升天录最新章节 请关注超凡小说网(www.pan8.net)
为你推荐
目录 加书架 提意见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