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都市言情百鬼升天录
本章:8346字

第二章 佛杀生(二)

    王谢庾桓,皆是大姓,那贵人要同陆升见面,却连名字身份也不肯透露,傲慢如斯,令人厌烦。陆升身为庶族,却不能轻易开罪,只得随那侍卫往马车行去。

    侍卫通报一声,马车垂下的青竹帘缝中伸出两只白皙的女子手掌,将竹帘挑高挂上,露出一个穿着杏黄绸衫的侍女来。那侍女年纪不过十二三岁,面容秀美,跪在车厢中,身后却又挂了一道绣着梅兰竹菊的鸭蛋青细葛布帷幕,只隐隐约约露出后头两道人影来。

    杏黄衫侍女同陆升福了一礼,柔声道:“婢女若蝶,见过陆功曹,我家主人只因有事请教,冒昧打扰,望功曹大人海涵。”
    帘后人影微动,少顷便有个温婉女声在帘后响起:“我家主人请教大人,那僧人所持的琴长几何?”

    陆升眉头微蹙,初时只腹诽这千金委实闲极无聊,随即却突然心中一动,凝神回忆起来。

    他既然在水月先生门下求学,君子六艺均有涉猎,时人制琴,皆有定式,通常琴长三尺六寸五分,以合周天之数。耀叶身姿颀长,远胜中原百姓,对比之下,倒令人忽略了那桐木琴不合理之处。

    小贩忙回了一礼,同他分说清楚那破庙地址。陆升又道声谢,方才转身,却见先前停在不远处柳树下的侍卫匆匆赶来,同他一拱手道:“功曹大人请留步,我家主人请大人移步一叙。”

    他见陆升沉吟,又补充道:“我家主人姓谢。”


    一曲奏毕,那僧人方才抬头,见陆升看得目不转睛,便露出个清静如莲的笑容,道:“曲名安魂,小僧既然听闻惨案,只得以一点微末小技告慰亡魂。”

    陆升便离了座,对那僧人一施礼,笑道:“你这和尚倒也有趣,不为死者诵《往生咒》,却以抚琴安魂,倒叫陆某一饱耳福。在下陆升,敢问大师名讳?”

    那僧人合十回礼,答道:“小僧法号耀叶,徐州竹林寺云游僧,资质驽钝,尚未学会往生咒,非但有愧佛祖,也叫功曹大人见笑了。”

    耀叶嗓音轻柔和煦,语调不疾不徐,令人肃然起敬,他却不愿同旁人多加言辞,将桐木琴收回囊中,又戴上帷帽,便同陆升与小贩告辞。

    陆升目送他身影转入前头街道转角后方才收回眼神,对那小贩拱手道:“老丈,敢问那药王菩萨庙在何处?”
    陆升耽搁了这些时候,才往白水巷行去,当是时,巷中匆匆跑来两名年青的羽林卫士,皆身着玄色袴褶,一人高壮黝黑,一人中等身材,白净清秀,同朝陆升抱拳道:“陆功曹。”

    陆升手握鱼皮镶嵌的玄色剑柄,沉声道:“来得好,姬冲,你速回北营寻刘师爷,请他查一查两桩旧案。其一是四月前,乌浜村断头案,其二是半月前,桐花坊断头案。”

    “遵命。”那白净军士眉头一挑,突然满脸神秘之色,凑向前低声道:“陆大哥,桐花坊断头案我也有所闻,那恶霸横死后巷,众邻里奔走相告,只差放鞭炮烧高香庆贺……”

    陆升柔和笑道:“季守,快去。”

    姬冲不过十七岁年纪,生性活泼,一时忘形,被陆升唤了表字,方觉失态,不免面色微赧,抱拳道:“属下、属下领命。”

    见他灵活身影匆匆穿过白水巷,上马去了,陆升方才颔首,转而同那黝黑高大的军士笑道:“百里霄,你同我一道去拜药王菩萨。”

    那军士名唤百里霄,生得魁梧如铁塔,实则也不过是个十八岁的少年,沉默寡言,故而显得比实际年龄更为稳重,此时亦是抱拳,简单应道:“属下领命。”

    二人便往城西十里坡去了。

    因往寺庙去,百里霄便委婉劝告,只道“便是寻常做客,空手亦不妥”,陆升失笑,便顺路在香烛店里买了些香烛,一路马蹄得得,出城到了十里坡。

    深冬时节,江南天色阴霾,不过日上三竿,昏暗得犹若暮色初起,待二人抵达山脚时,已经下起绵绵阴雨来。

    上山的小道渐渐泥泞,二人便下了马,牵马而行。不过里许,便见道旁一片草地上停着辆悬挂羊角琉璃灯的青帷布马车,草地一片枯黄。陆升正觉眼熟,便见马夫同旁边的一名侍卫默不作声朝他拱手行礼。

    青色竹布帘一挑,又露出侍女若蝶那宜喜宜嗔的面容来,娇俏笑道:“功曹大人,当真巧遇,大人莫非也是去拜显灵菩萨的?”

    这侍女年幼,嗓音婉转,笑吟吟望着陆升,眼神清澈无瑕,一派天真烂漫,陆升对她多有好感,便抱拳道:“陆某正是要上山,不想又遇到贵人。”

    若蝶忙回礼,“不敢当,我家主人上山了,不如……”她眼珠一转,见陆升二人牵着马匹,颇为不便,又道:“山道崎岖,大人若不嫌弃,将马匹寄存此处,免得多添累赘。我家主人姓谢,就住在城北竹节巷,落马桥附近便是。”

    竹节巷寸土寸金,所住皆是显贵,想来这谢氏虽是分支,却也有些分量,难怪连个深闺千金行事也如此张狂。

    陆升本不愿同士族之人多加往来,然而更不愿在这点小事上计较,便颔首应下,命百里霄将两匹马牵至马夫手中,才道:“如此,便叨扰贵人。”

    二人步行上山,好在他选了百里霄同行,若是换成姬冲,只怕早已聒噪起来。

    百里霄却终究也不过十八,见陆升气定神闲往山上去,仍是小声问道:“陆大哥,有贵人也去庙里,若是冲撞到了……”

    历朝以来,门阀森严,士族矜贵,显贵者几同宗室比肩。先帝与今上开明,力排众议启用寒门子弟入仕,然而,士族同寒门行不同路、坐不同席的风气终究是积习难改。

    陆升却悠然道:“有贵人上山?我不曾听闻。那马车不过郊游避雨,偶然同我们碰上罢了。”

    百里霄一愣,竟不知如何应对。

    陆升脚步稳健,笑容如春阳一般和煦,语重心长道:“我们在查案,不必陪同甚么深闺千金胡闹,若是遇上了,只做不知。”

    百里霄愈发怔然,喃喃道:“竟、竟是位小姐?”

    陆升却突然停步,面色亦是骤然一沉,百里霄跟在身后才要发问,却嗅到阴冷风中传来一点血腥气。

    二人不再言语,只各自握住腰间兵器,骤然加快步伐朝山顶冲去。蒙蒙如雾的细雨当中,两道身影仿佛惊鸿掠地,直溅起一片泥泞声响。

    数十息功夫,便见一间破庙出现在眼前,屋顶塌了半边,庙门亦是不知所踪,宛若一头奄奄一息的老兽,张着黑洞洞的无牙秃口,正欲择人而噬。

    血腥气愈发浓了,大敞门户的破庙中,隐隐约约似有人影晃动。

    二人如电光般冲入庙中,陆升大喝道:“羽林卫查案,任何人不得妄动!”

    铛铛两声震响,金铁交鸣,却是刹那间自墙后窜出个侍卫装扮的男子,横枪挑开了二人的兵器。

    陆升用剑,百里使刀,一先一后,气势做得十足,却只为震慑,并非有心伤人,故而只用了三分力道。饶是如此,陆升却仍被那一枪震得兵器险些脱手,虎口手臂阵阵发麻,他立时心生警惕,收剑做起手式,同百里霄彼此掩护,踩着满地杂草泥块再朝那人当胸刺去。

    剑光森寒闪过,犹如阴雨天里割开乌云层的万钧雷光,那侍卫却一味横枪守卫,扬声道:“功曹大人!切莫动手,这是误会!”

    陆升一愣,方才认出这侍卫衣着长相,却是先前在白水巷前见过的,陆升暗道一声糟糕,同百里霄使个眼色,收了长剑入鞘,方才问道:“出了何事?”

    那侍卫相貌堂堂,约莫二十出头模样,穿一身靛青袴褶,腰间垂着黑漆腰牌,神色镇定地同陆升行礼道:“在下严修,我家主人就在后头……有两具尸首。”

    陆升闻言就是脸色一沉,也顾不得男女大防便朝破庙深处走去。那破庙前头塌了,满地瓦砾,连泥塑的佛像经历风吹日晒,漆色剥落,连头、手同座下莲台也不见了大半,只隐约看得出个趺坐的形状来。阴雨一淋,浅棕泥色便渐渐化作深褐,几如有阴影缓慢笼罩在佛像上一般。

    百里霄记挂着佛像后头有女子,拦也不是,跟也不妥,只在原地手足无措,又好奇那侍卫为何半句话不曾阻挡,又记挂半路扔掉了香烛,索性两手合什,向菩萨告个罪,旋即细细查探起庙中各处的线索来。

    那破庙十分逼仄,佛像后头不过寻常人家半间房大小,铺地的灰石板高低不平,裂开许多缝隙,长满杂草。地上纵横躺着两具尸首,一男一女,皆尚未成年,穿着粗布衣,是寻常农家装扮。

    这对少年男女头颅歪斜,各自露出深及半个颈项的恐怖伤口,鲜血淋漓染满衣衫,地面、香案溅满鲜血。

    陆升不及细看,便见视野余光中,一尾玄黑绣银的衣角自庙后头半扇破旧门边稍纵即逝,他立时喝道:“什么人!”拔出长剑,冲出门外。

    那破庙位于十里坡山腰一片平地处,庙后门外便是齐腰的杂草,其间一条若隐若现的小路蜿蜒通向茂密的槐树林,那人影行动迅疾如电光,已没入林中。叫陆升大吃一惊,这等轻身的功夫,便是在羽林卫中也是一等一的高手。

    他不敢托大,高声唤了百里霄,脚下却不停步,朝那身影穷追不舍,冲入槐树林中。
    陆升忆起那僧人执箸的手稳如泰山,能将四尺长琴置于膝上,于陋鄙之地酣然成曲,心性澄澈、指法精熟,绝非常人可比。

    他便随口答道:“夫子制式,并无协腰,有岳无焦尾,肩垂而阔……并无断纹。至于其余,恕陆某眼拙,难以分辨。”

    那温婉女声过了片刻,方才为主人传音道:“功曹大人目光如炬,婢女代主人谢过。我家主人有一言相赠,那僧人琴中藏有煞气,并非良善之辈,大人要当心此人。”

    陆升沉吟道:“那桐木琴……长四尺有余。”

    若蝶闻言,讶然瞪圆双眼,却不言语,只转头看向幕后,幕后布料窸窣晃动,温婉女声又响起,问道:“敢问功曹大人,那琴形制如何?可有断纹?可曾安焦尾?可曾见到琴底纹样?”


    那名唤若蝶的侍女笑容明朗,嗓音如黄鹂婉转动人,帷幕后头的身影虽然影影绰绰,却别有一番风华,隐隐有清冽熏香味传来,想来这贵人只怕是位千金小姐,自然不便与他通报闺名,亦不便露面,却胆敢在光天化日之下拦他一个陌生男子,也算是胆大妄为。

    陆升忙拱手道:“不敢当,不知贵人有何事相询?”

    琴音琮琮,如泣如诉,继而渐轻渐疾,如乱玉击碎冰,长||枪挑箭林,叫人于清净宁和之中,不免生出些许胆战心惊来。

    桌旁那僧人解开了狭长包裹,露出一把漆黑的桐木琴,此时正将琴横在膝上,腕悬空,指如钩,在琴弦上轻轻拨出清越声韵。

    来往行人也不禁驻足倾听,更有一辆挂着羊角琉璃灯的马车停在不远处的柳树下,青色细竹帘将车内人遮挡得严严实实,车夫着褚石色衫,侍从着靛青袴褶,佩鱼皮腰刀,站如松木挺拔,显然世家出身。故而行人皆远远避了开去。

    又是怪力乱神之说,陆升俱一笑置之,仍是同对待那小贩一般,拱手道谢。

    若蝶笑容可掬,又朝陆升福了一福,脆生生道:“功曹大人,后会有期。”便垂下了青竹布帘。车夫同侍卫亦是端庄行礼,驱车告辞。

阅读百鬼升天录最新章节 请关注超凡小说网(www.pan8.net)
为你推荐
目录 加书架 提意见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