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都市言情种田习武平天下
本章:2795字

第二百二十八章 有票为证

    任琼丹随手一挥,她和小直脸上,就各自多了一副口罩——这是一种搬运术,将放在其它地方的口罩,施法搬运过来。

    池桥松拔出鬼头剑,顺势将鱼妇尸体劈开成小块,否则装不进绞肉机里。

    他还随口说道:“小直你的血,也是一般臭。”
    “我、我跟姐姐,才不是邪祟。”小直弱弱的说道,又转头询问任琼丹,“姐姐,我们不是邪祟对吧?”

    任琼丹招手示意小直跟她一起搬运绞肉机。

    把绞肉机搬出来,她才幽幽一叹:“血是臭的,并不能证明就是邪祟,全看老板您如何定义邪祟了。”

    “嗯。”池桥松将麻袋扔到地上,“外面斩了一只鱼妇海僧尼,你跟小直把绞肉机搬出来,然后把它绞碎了肥田。”

    “好臭。”小直捂着鼻子。


    自己则拎着一包其它礼物,回到池家山上——曲塘大林场的两位副主任,给他准备了一大堆土特产。

    时间是下半夜。

    把三舅吵醒,要了两个大麻袋。

    他在半道上将鱼妇海僧尼的尸体掏出来,装进了大麻袋当中,勉勉强强可以装的进去,就是味道太冲。

    “老板,您回来了。”任琼丹一直没睡,带着小直在院中乘凉。
    再仔细观察,发现这是一块有着明显人工炼制痕迹的皮子,应该是从一张完整皮子上撕下来的一角。

    皮子很厚,判断不出来是什么动物的皮鞣制。

    但是入手冰凉,质感非常神奇,仿佛有非凡力量被封印其中。

    皮子表面有复杂的花纹,并且,这一角皮子上面,还有两个半用墨水书写的特殊文字,笔画歪歪扭扭、弯弯曲曲。

    “这是……鸟虫篆?”

    池桥松虽然不认识上面的字,但他大致猜出来这是什么文字。

    他研究鬼画符,对于今文古文都有研究,大夏从古至今多种文字,都在鬼画符中有所体现,鸟虫篆也不例外。

    鸟虫篆起源于上古时期,那时候古人在青铜兵器上,最喜欢铭刻鸟虫篆。

    进入封建时代,鸟虫篆渐渐为篆书所取代。

    但后面有几个封建王朝走到末年时,又短暂兴起过鸟虫篆,乃至于前朝末年,也有一段时间流行鸟虫篆。

    因此鸟虫篆被认为,是一种不祥文字,只有天下大乱时才会出现。

    “你们仔细绞肉肥田。”池桥松叮嘱任琼丹与小直一声,便带着一角皮子进了房间,拉开电灯,仔细观摩。

    这才发现皮子的反面,也有鸟虫篆。

    依稀可以看到三行竖着写的文字,大多数池桥松都不认识,但其中有几个字,他倒是见过:“阴德……不……抢……”

    他迅速从书架上翻找起来,很快便找到一本《说文解字》,翻到有关鸟虫篆的部分。

    因为鸟虫篆虽然有起有落,但始终并未断绝,所以《说文解字》当中,有详细的鸟虫篆今古文对照表。

    他开始一个字一个字的搜寻。

    时间分秒流逝,不知过去多久,任琼丹敲门说道:“老板,尸体已经全部肥田了,按照您的吩咐,均匀埋在十个大棚里。”

    “好,你们去休息吧。”

    他继续辨认皮子上的鸟虫篆,奋战到凌晨四点钟,终于将皮子上的所有鸟虫篆,都找出了对应的文字。

    “正面两个半鸟虫篆,其中半个不好辩证,隐约好像一个‘票’字,而最后两个字是‘为证’,连起来,像是‘有票为证’或‘以票为证’?”

    他猜不出这两个半鸟虫篆的含义,只能搁置。

    而皮子背面三行竖写的鸟虫篆,第一行有六个字“间罗氏欲往阴”,第二行有五个字“上福寿阴德”,第三行则只有四个字“不得抢夺”。

    “福寿阴德……不得抢夺……有票为证。”池桥松不理解。

    便带上这一角皮子出门,准备请教一下涂山孑是否知晓,出门时顺便看了一眼大棚——他还没看鱼妇海僧尼的肥田效果。

    “唔!”

    肥料库直接从十四包,暴涨到二十三包:“与青皮老虎精一样,都给了九包肥料,可以,这鱼妇很给力!”

    随即卷起一道金光,飞到竹屋。

    涂山孑正盘膝而坐,它基本上很少睡觉,都是以打坐参禅来代替睡觉:“叽?”

    “来,老涂,看看这个,我从一只鱼妇海僧尼腹中找到的,上面的鸟虫篆我已经翻译出来,你认识吗?”

    涂山孑仔细辨认一遍。

    缓缓摇头:“叽。”

    随即又指了指山下:“叽。”

    “任琼丹或许认识?”池桥松有些失望,他还以为走南闯北的涂山孑,能认出这张皮子是什么,“行吧,我去问问她。”

    没有扰人清梦。

    池桥松按下疑惑,先迷了一会,等到天亮才找任琼丹询问:“你认不认识这张皮子?”

    任琼丹仔仔细细观察一会,才摇头道:“老板,我倒是认识其中几个鸟虫篆是什么字,但这皮子是什么,猜不出来,不过挺不凡的,触感非常高级。”

    “好吧。”

    池桥松只能先把这一角皮子收起来,等回头去图书馆查一查,或者找研究鸟虫篆的专家学者问一问。

    “哞!”

    小青从瓦房顶上游下来,它已经对着清早的紫气修炼过了。

    池桥松抄水洗把脸,再刷个牙,便对小青招招手:“来,跟我一起练剑,你的《蛟剑》还有改良空间。”

    小青点头:“哞。”

    每天与池桥松一起练剑,是一人一蛟之间的保留节目。

    ——————

    暖阳1314大佬白银盟的十更加更,终于全部更完!

    求票票啦~

    7017k

    任琼丹闻言,笑容僵硬了一下,默默开始绞肉。

    蓦然。

    鱼妇海僧尼的尸体碎块中,有一道光芒一闪而过。

    池桥松淡定说道:“邪祟的确是人类所定义,但弱肉强食乃是天理,人类既然统治世界,那就等于替天行道。”

    他指了指绞肉机,和切碎的鱼妇海僧尼尸体:“所以,收起你的抱怨,本本分分做事,洗刷身上的邪祟之气,才是正道。”


    小直愣住:“啊?”

    “这就是身为邪祟的标志,若不能洗刷掉身上的邪祟之气,你们的血液就会臭气熏天。”

    陶道长由曲塘大林场派车,送回星子观,一路上板着脸,对于这趟任务什么都没捞到,反而贴进去不少符纸而不爽。

    池桥松则心情不错的坐车回到松园。

    “辛苦了,刘亚,这条烟你带回去抽。”他将一条月兔春烟,递给当司机的刘亚。

    池桥松五感敏锐,迅速将这抹光芒捕捉到,他用鬼头剑翻开碎肉,找到了发出光芒的东西,是一块巴掌大的皮子。

    捡起来,用水冲一冲。

阅读种田习武平天下最新章节 请关注超凡小说网(www.pan8.net)
为你推荐
目录 加书架 提意见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