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都市言情种田习武平天下
本章:2733字

第二百二十六章 海僧尼

    “那为什么要躲?”五师兄井洪波皱眉,“这一躲,岂不是拱手把地盘,全都让给了吴越省的蛮子?”

    李守叹道:“这也是我不解的地方。”

    几个人商议半天,都猜不出来彭阀高层,为什么要躲起来。
    但再怎么争斗,这都是江右省内部争端,面对外省军阀侵入,省府至少在态度上绝不能与瓯阀、普阀妥协。

    李守摸了摸下巴:“省府太怂了,王督军谴责一番瓯阀,便再无动静。甚至他都没有在电视上露面,只有《江右晨报》闹得比较凶。”

    “寿阀呢?”

    李守迟疑道:“我有所怀疑,师父可能跟大帅一起撤退,躲了起来。”

    三师兄盛康建接口道:“我和大师兄想的一样,现在彭阀高层,从朱大帅到刘知事,全都音讯全无,肯定是躲起来了。”


    “确定吗?”

    “确定,的确有几位武士境高手被抓,姓名也都打听出来,其中没有师父的姓名。”二师兄巴蒲泽摇头。

    池桥松皱眉询问:“那晚到底什么情况,怎么就忽然败了?”

    “被埋伏了,而且我怀疑有内鬼,很可能就是寿阀的人。”大师兄李守说道,“寿阀周克带人过来,连战连克,谁知道在姑篾市被普阀的人埋伏……寿阀的人撤退太快,像是已经预知到结果一般。”

    郝正廷抱怨:“李师兄,现在不是讨论谁当了内鬼的时候,我只想知道,我爸没被抓,他到底去了哪!”
    “你能确定?”

    “不敢百分百,但至少百分之八十吧……好了正廷,你也去睡一觉,别干挺着了,万事都有我们师兄弟。”

    老佣人许妈做了一顿饭,师兄弟几个匆忙吃一口,便离开了郝伯昭家。

    李守说道:“老四、老五、老六,你也回家去吧,我跟老二、老三继续调查,一有线索就给你们打电话。”

    “好。”

    …

    …

    …

    回到家没多久,池桥松便抛开心思,准备专心修炼《广圣如意》,争取早日做到内功、外功同样圆满。

    等将来悟道时,结一颗完美金丹。

    却忽然接到星子观打来的电话:“池供奉,这边有一项任务,需要您的支援。”

    电话中,负责调派任务的道人,简单介绍了一下任务内容,是墨坎县下面的曲塘大林场,发生了邪修杀人事件。

    池桥松毫不犹豫接下任务。

    顺便问了一句:“曲塘大林场本地武者,还没有回来吗?”

    身为星子观的供奉,他任务还没接过几单,战争就已经结束。除了部分武士境高手之外,墨坎县的不少武者都已经逃回来。

    有了本地武者的配合,需要星子观供奉出手的次数,自然会下降。

    “据传,曲塘大林场原本的邱主任,已经殁在战场上面。”道人透露了小道消息,“林场两位副主任倒是回来,但都是力士境,拿不下邪修。”

    “好,我尽快赶过去。”

    随后池桥松一个电话,让刘亚将越野车开过来,载着他去了曲塘大林场。

    大林场与乡镇平级,不过住户不多,主要以经营林场为主,像事业单位多过像乡镇区划。墨坎县多山,因此有不少林场。

    不过曲塘大林场,并非背靠千里翠陇陵,而是背靠玉斗山脉。

    玉斗山脉东起吴越省边境,横跨广信、弋阳两市,西边余脉深入浮梁市墨坎县,尾巴上便是曲塘大林场所在的位置。

    山路颠簸,抵达曲塘时,天都擦黑了。

    “池主任,你好你好。”大林场的两位副主任,都出来迎接池桥松。

    墨坎雏虎之名,或许对高手没什么冲击力,但对底层武者来说,绝对是羡慕嫉妒恨对象,当面又必须巴结。

    池桥松没摆架子,一一握手:“你好,江主任、宋主任。”

    “陶道长在林场大院等着呢,池主任,我们先进去吧,一会就开席,围剿邪修的任务我们边吃边聊。”

    “好。”

    大夏民国的风气,到了基层不先吃喝,就是看不起地方官员。

    陶道长是星子观的道士,比起与池桥松相熟的向久贤,这位陶道长瘦长马脸上,写满了清高自傲,不怎么爱说话。

    等到几杯酒下肚,他才慢慢打开话匣子。

    “池供奉新来,我给你介绍一下邪修的情况,说实话不太像是邪修,可能是能幻化人形的邪祟在闹事。”

    “具体是什么个情况?”

    “林场里面有个湖泊,就叫曲塘,很多林场山民都住在曲塘边上,洗衣做饭都用曲塘的水,但是这几天连续有小孩溺死在曲塘里。”

    陶道长夹了块肥肉,细嚼慢咽下肚,才继续说道:“我来调查,发现这些小孩腹部都被掏空了,像是邪修祭炼五脏六腑,所以定了邪修杀人案。

    不过今天白天,我又有意外发现,有山民看到曲塘边上有个妇人洗衣服,就去喊她赶紧回家。

    结果这妇人一头扎进水里,变成一条大鱼游走了。”

    池桥松闻言,立刻挑起眉头:“鱼妇海僧尼?”

    陶道长惊讶的看了一眼池桥松:“你也听过这种邪祟?”

    “在书上看过。”

    “哦。”陶道长点点头,“读书好啊。”

    宋主任不明所以,询问道:“池主任、陶道长,到底什么是海僧尼?”

    7017k

    四师兄卞辽点头:“我也这么觉得。”

    郝正廷烦躁的说道:“什么大棋,什么我觉得,我现在只想知道,我爸到底安全不安全,我妈都快急的病倒了!”

    李守拍了拍郝正廷的肩膀:“正廷,不要着急,虽然我们没打听出师父的情况,但没消息就是最好的消息。”

    “寿阀更低调,毕竟周克半路逃跑,丢人又现眼,根本不敢公开露面。”

    这些信息汇总,依然推测不出太多内容,池桥松只能说道:“我总感觉,朱大帅、王督军这些高层,在下一盘大棋。”


    池桥松也是一头雾水,他询问道:“省府有什么反应,彭阀倒了,控制省府的洪阀,也不会好过吧?”

    洪阀与寿阀之间,发生过几次争斗,朱大帅对于省府也是听调不听宣。

    八月七日,彭阀失利已经过去四天。

    池桥松每日都与周今瑶通电话,然而并无彭阀高层的消息,师父郝伯昭也没有消息。

    不过大师兄等人在昨天回来,师兄弟六人齐聚滨溪庄园,带来了一个算是好消息的消息:“瓯阀、普阀没有抓住师父。”

    郝正廷挑眉:“怎么说?”

    “如果师父出事,不可能打听不出消息,正是因为师父没事,跟大帅一起躲了起来,才一直没消息。”

阅读种田习武平天下最新章节 请关注超凡小说网(www.pan8.net)
为你推荐
目录 加书架 提意见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