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科幻星际我熬死了诸天
本章:5356字

170 冬眠

    而这还只是一方面的感触,还有更多的领悟。

    比如曾经想要的一个窍穴容纳一种武功的猜想,以前怎么实验都没有成功,可现在....叶晨觉得司藤可以帮助自己成功。

    它依附在血管壁上的纹路可不可以类比到窍穴中?
    想到就去做,时隔多年,叶晨再次找到了最初修炼武功时的那种激荡的心情。

    仿佛发现了新天地!

    轰!轰!

    融合在一起的精气神该怎么化作神力?神力又是个什么东西?

    一切的一切都是未知,可现在,叶晨有种猜想,司藤或许就是神力的某一种体现。


    扩散在全身的劲力通过司藤触须一般的联络,很自然地做到了抱元归一。

    除此之外!

    司藤虽然对真气的修炼没有多大的直接作用,可它依附在血管壁上的行为,也让叶晨在修炼真气方面有着很深的感悟。

    天长地久不老长春功圆满之后,精气神融而为一,原则上他已经达到炼精化气的顶峰,再上一步就是炼气化神了。

    可炼气化神是什么?
    心中感叹了一声,叶晨没有隐瞒,直接伸出手掌,然后司藤从手掌心破体而出,瞬间缠绕住独孤仙,拉着她在半空中玩了个大风车。

    “我去,这是什么鬼操作?”独孤仙揉了揉眼睛,不断摸索着司藤,满眼的震惊。

    “具体是什么,我也不知道。”叶晨笑着将昨天的事情讲给独孤仙和叶欢,然后郑重嘱咐道,“你们不要尝试,第一,像司藤这样的存在太少,找不到,第二,这东西是好是坏谁也说不明白,它要是对自身有攻击性,深陷体内时暴乱,你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

    虽然现在司藤没有表现出对自己的攻击性,可这并不能排除它没有攻击性。

    “真是...什么好事都让外公您碰上了。”

    独孤仙满眼的羡慕。

    时间一天天过去,转眼三年。

    独孤凡在外面打了三年的仗,终于打完了,平定叛乱,顺便开疆拓土,这一次,他立了大功,也接受了很大的封赏。

    正常来说,不应该让他继续在大理任职,奈何,不良人的势力是很强大的。

    他娘不舍得儿子,他想走也走不了。

    一家人欢聚,其乐融融,叶晨却是得到了一些难以让人开心的消息。

    米雪,死了!

    不仅米雪死了,战场手上的杨再兴、何元庆都没了!

    “爹,节哀!”

    叶晨躺在小院的摇椅上,仰头望天,不知道脑海中在想些什么,这时候,叶欢走了过来,轻声安慰。

    “你二爹三爹没了,你要回去看看吗?”微微摇头,叶晨对叶欢问道。

    “要的。”

    点了点头,虽然这些年总共也没见过几面,可叶欢对于杨再兴以及何元庆的感情很浓厚,很特别。

    二人现在没了,她自然要去。

    “爹,你和我一起去吗?”叶欢问道。

    “你代我去就行了。”

    摇了摇头,叶晨不想去,人都没了,去或是不去有什么意义?

    接下来的日子,叶晨一直待在清泉镇,哪都没去,直到三十年后,叶欢都已经七老八十的时候,叶晨不行了。

    当然,是装的不行了,可同样,他的身体也确实出现了变化。

    “爹!”

    “外公!”

    叶晨在弥留之际,叶欢等人很伤心,床榻前,呼唤着他的名字,声音中充满了悲伤。

    只是他看得出来,叶欢的眼神中还是有着一丝丝的疑惑。

    她很怀疑自己老爹是装的,只是无论是从外表来看,还是把脉检查,都是实实在在的要死了的状态。

    “你们这是什么表情?是人可都是要死的。”伸出颤颤巍巍的手掌,习惯性地想要抚摸叶欢的头发,可那双颤抖的手掌似乎已经用不上力了。

    “我死了,没什么别的要求,你们随意就好。”

    叶晨缓缓道,“你们还有没有什么想说的,要是没有,我就要死了。”

    众人:“......”

    话音落下,还不等众人回答这哭笑不得的问题时,叶晨已经彻底没了气。

    “外公!”独孤仙失声痛哭。

    叶欢忍不住抹泪。

    七日后,后山埋葬。

    众人都离开了,只有叶欢一个人在坟前安安静静地站着。

    双手抚摸着墓碑,叶欢轻声道,“爹,您是不死的,所以,别演戏了,赶紧出来吧!”

    “我知道您要走了,可您别以这种方式离开行不?”

    “当年,我可是亲眼看着您在万军之中装死离开,今天又故技重施,您瞒不过女儿的。”

    叶欢的声音很笃定,她相信自己的判断!

    “唉....你这丫头真是精明,就知道骗不过你。”叶晨的声音从叶欢的身后淡淡传来,叶欢转身,正好看到了已经变成年轻状态的叶晨。

    看着那张英俊帅气,年轻俊朗的面庞,叶欢微微一怔,这正是她记忆中的父亲,一切都恍如昨日!

    “爹!”

    “您一定要在这个时候离开我们吗?”

    “其实,您可以再陪我们一段时间的。”

    叶欢没有废话在叶晨的长生与容颜上,而是直接说出了自己的遗憾。

    虽然在一起生活了几十年,可她还是没有过够这样的生活。

    自私点说,她想让父亲陪她到死。

    “本来我也是这么打算的,等你们都离开人世,然后我再琢磨去处,奈何发生了一点变化。”叶晨轻声道。

    “变故?”叶欢疑惑不解。

    这些年,自己老爹就待在清泉镇,哪都不去,镇子外的世界也一点都不感兴趣,他能有什么变故?

    “我的身体出现了一些变故,恐怕要沉眠一段时间。”叶晨开口说道。

    “这些年来,司藤在我体内吸收气血成长,接受我的精气神影响,发生了变化,似乎进入到了一种特殊的状态,在它的影响下,我可能要陷入一段时间的沉睡当中。”

    “沉睡过程中以及苏醒之后会发生什么,我也不好预料,万一出现什么意外的状态,让你们受到伤害,我会后悔一辈子的。”

    “就算你们没事,可万一我睡个千八百年的,身体一直留在清泉镇,必然会引来很多乱七八糟的人,对你们来说也是个不安全的隐患,而我也不想要醒来之后成为被参观的木乃伊。”

    “所以,我决定在这个时候离开。”

    和叶欢解释了一下原因,凝视着面前已经头发花白的女儿,叶晨知道,这也许是自己和她最后一次的见面了。

    他很不舍。

    可是又能如何?

    时间无情啊!

    “爹,那你打算去哪里沉睡?”叶欢轻声问道。

    “去天山。”叶晨告诉了叶欢自己的打算,“天山天池之中有一个很特别的山洞,那里与外界隔绝,我就算在沉睡中发生了什么特殊的情况,也绝对不会对外界无辜造成伤害。”

    “能告诉我具体的位置吗?”叶欢问道。

    “不想说。”摇了摇头,叶晨的身形开始在叶欢面前消散,“私心作祟,不舍得,这才出来和你见面,其实我不应该再出现在你面前的。”

    “如果我不出现,你会真的以为我死了,可我现在出现了,让你心中还有念想,乱你心神,其实不太好。”

    “爹,别总用您的想法来衡量我们,知道您还活着,对我来说就是上天最大的恩赐。”看着面前飘散的叶晨,叶欢轻身笑道。

    笑的很开心。

    虽然可能以后都见不到了,可只要知道自己父亲还活着,她就很满足了。

    离开清泉镇,叶晨没有直接去天山的山洞中冬眠。

    而是去了一趟京都。

    去京都收取王重阳的气运。

    帝都,西城区,全真道观。

    世界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可有些人有些事却是没有变化,比如王重阳,这小子依然创立了全真教,依然教出了全真七子,依然要挂了。

    “阁下如此武功,就不能光明正大而来吗?为什么一定要偷偷摸摸的来?”

    光天化日,叶晨出现在王重阳闭关修炼的房间外,正要进门,突然听到里面王重阳的的声音。

    叶晨:“......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听到有人说我偷偷摸摸!”

    “难道不是吗?”屋子内,盘腿坐在床上,一身道袍的王重阳轻轻一挥手,房门打开,“贵客远道而来,不管为何而来,都先请进吧!”

    大大方方走进房间,很朴素的房间,摆着太极图和八卦图卷轴画,简单的桌椅板凳陈列四周,除了书架很大,以及书架上的书很多,再没有其他特别的地方。

    “好久不见!”

    看着面前头发花白,面容年轻,可精气神却要消耗殆尽的王重阳,叶晨开口道。

    “我们见过?”

    听到叶晨的话,王重阳有些纳闷道,“记忆中,似乎从未见过阁下。”

    “敢问阁下是何方高人?一身功力如渊似海,只是简单的感知,频道便感觉置身在波浪起伏的大海上,实在是惊人。”

    “你应该没见过我本人,不过在三十多年前,我曾和当年的米雪丞相一起在远处观察过你,还有你的相好林朝英。”

    看着精气神枯竭的王重阳,叶晨笑道,“易小川的先天功让你修炼到这种程度,你也算是天才了,只可惜,无法更进一步,没办法补充失去的生命之源,你命不久矣。”

    “为了快速提升实力,直接消耗生命本源达到所谓的先天之境,你后悔吗?”

    关于王重阳的情况,叶晨是时时关注的。

    当年边境混乱帝都大学的学子踊跃参军,出身文院的王重阳武功太差,落选了,然后它就铤而走险,修炼起不知道从哪儿获得的易小川的先天功。

    他没有易小川体内破石头的辅助,更没有易小川一千多年一点点的积累,强制速成,然后就成为了如今的状态。

    虽然武功实力天下第一,可生命却是没有多少了。

    五十多岁,才不到六十岁,这样的生命长度对于他这个等级的高手来说,完全算得上英年早逝了。

    “如此说来,阁下三十年来一直在关注着贫道?”

    听到叶晨的话,王重阳心中很是好奇,“不知道贫道身上有什么特殊的地方,竟然值得阁下这样的存在如此关注?”

    “你身上的气运,我想要。”

    “不过这东西只能等你死了才能拿到。”

    “而你现在快要死了,所以我就来了。”

    叶晨实话实说道。

    听到叶晨的话,王重阳微微颔首,“虽然听起来匪夷所思,不过在我的感知中,阁下应该没有说谎。”

    “既然如此,可否请阁下稍等几日,我想要等到朝英回来,然后再死。”

    此刻的王重阳已经进入到最后的时刻,全靠最后一口气撑着,就是为了撑到自己心爱女人的回归。

    所以其他的东西,他也不是很在意了。

    “三十多年都等了,自然也不差这几天,正好,我也想和你探讨一下关于先天功的一些东西。”

    叶晨笑道,“这些年来,我一直在研究小无相功三生万物的境界,忽略了先天功,而你在这方面有如此成就,可否分享一下心得?”

    叶晨对王重阳消耗生命提升先天功的方法很好奇。

    献祭生命换取力量,代价虽然大,可如果可以,很多人都愿意。

    奈何,生命不是你想献祭就能献祭的!

    生死从来都不是凡人能够掌控的!

    虽然八荒六合唯我独尊功也有相关类似的法门,可对于叶晨来说,爆命的东西自然是越多越好,越狂野越棒。

    更关键的是,这些年通过与司藤的寄生相处,叶晨心中对于生命长生有了更多的想法,这个时候,可以燃命的功法自然更值得研究了。

    拳力破风,这种操作对于一家人来说不算什么,可是能够点到为止,发出清脆的爆破声,这就不一样了。

    “搬血境小有进步。”笑呵呵,叶晨的心情很不错。

    “外公,你昨天在无量山上是不是有什么奇遇?”独孤仙疑惑地问道。

    大早晨,叶晨在打拳,一阵阵破空的嗡鸣声吸引了独孤仙和叶欢。

    “外公,您这是武功又有进步?”独孤仙好奇问道。


    在窍穴中形成一门功法的纹路,让功法在其中自成天地运转,如何?

    至于如何形成那样的纹路,把司藤当成烙铁,让它在穴道中留下痕迹,利用它的特殊性,让其在功法的引导下在穴道中烙印出想要的功法纹路。

    “目前来说,对真气的修炼没什么用,不过对于搬血境的修炼用处很大!”

    修炼了一晚上,叶晨对司藤的作用得出了初步的结论。

    或许是由于司藤依附在血管壁上的缘故,蔓延全身,周身气血迸发,劲力传导,通过司藤都能清晰感受,昨天一晚,原本一直卡在化劲的搬血境竟然一下子就达到了丹劲境界。

    说突破就突破,也太容易了吧?

    女人的第六感果然强大啊!

阅读我熬死了诸天最新章节 请关注超凡小说网(www.pan8.net)
为你推荐
目录 加书架 提意见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