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其他类型夜宴
本章:2496字

第378章 汤

    陈律顺着他的视线看去,然后看见了陈则初就站在窗户位置看他。

    离约定的一个月,还有几天时间。

    陈律就是想让陈则初看看,他家徐岁宁有多好,无比想让陈则初改变他固执的、令人耻笑的观念。他想让陈则初在徐岁宁的事情上彻底闭嘴,让他对徐岁宁刮目相看,也还是有几分让他别再看不起徐岁宁的念头,于是他冷淡的收回手,转身往屋子里走。
    ……

    徐岁宁在看到陈律这条发进来的消息时,只觉得整个人都发懵了。

    她紧紧我握着手机,想明白陈律是不是脑子出问题了,她给他台阶了,他居然也不顺着往下走。

    他拿起刚脱下来的西装外套往外走去,秘书就站在门口看着他,倒是也没有阻拦。

    陈律去拉车把手的时候,秘书依旧站着没动,只是抬眼往楼上看去。


    陈律喊住他,琢磨了一会儿,道,“您说她不值得,所以我接受您的建议,证明给您看我选的人不会错。但并不是要您满意。当然,我还是尝试着让您接纳她,这样对您对我都好。但您要是还觉得不行,影响到父子关系,希望您别后悔。”

    陈则初忍不住再次冷笑了一声:“所以你这是在威胁我?”

    陈律淡淡道:“我只是希望您别在背后使绊子了。我的婚姻,不会由您来掌控,不然十之八九,会落得跟您一样的下场。”

    陈则初冷着脸,没有再说话,扫了他一眼,便抬脚上了楼。

    陈律在他走后,便连忙拿起手机看徐岁宁最新发过来的那条消息,他点进去定位一看,酒店的地址他很熟悉,他跟徐岁宁之前也睡过。
    不能想了,真的不能想了。

    徐岁宁伸手擦了擦眼角,最后买了机票回去,她大晚上的奔波,自己一个人打车,重新回到了奶奶的村子里。

    凌晨三点突然出现在徐奶奶家时,把家里的长辈都给吓了一大跳。

    徐岁宁只是笑着跟正在打牌的长辈说:“我回来啦。”

    然后又说,“我有点累了,先去休息,对了,我住哪个房间?或者睡地铺也行,表姐表姐夫生宝宝了,肯定得住床上。”

    “怎么突然就回来了?”徐母疑惑中带着担忧。

    “没什么,就是一个人太无聊啦。”徐岁宁还是在笑,看上去倒是不见任何难过的情绪,说,“大过年的,还是和家里人待在一起好嘛。”

    徐母没有多说什么,只是让她赶紧去洗一个热水澡。

    大冬天的,晚上实在是太冷了,一不小心就得寒气入体,太伤身体了。

    徐岁宁也没有推脱,乖乖的进了浴室。

    只是她这澡洗的时间可不短,大半天了,还不见有人出来。徐母连牌也没有心情打了,叫来妯娌接手,她走到洗手间敲了敲门,说:“宁宁?”

    徐岁宁原本正出神,听见声音,才反应过来自己在洗手间待了很久了,换上干净的衣服走了出去。

    “妈。”

    徐母让她进被窝里躺着,几分钟后,端着一杯热水走了进来。

    她什么也没有问,只是在徐岁宁喝完热水后,让她睡觉。

    “我想跟您一起睡。”徐岁宁说。

    徐母是很久没有见徐岁宁撒娇了,无奈的摇了摇头,最后还是爬上了床,跟她一块儿睡。

    徐岁宁感觉徐母一直在给她掖被角。

    “当年你小时候,特别爱踢被子,我就一直没想明白,这么文文弱弱一小姑娘,怎么力气这样大,我生怕你以后调皮。”徐母叹口气,不辩悲喜,“一眨眼,你就这么大了。”

    徐岁宁吸吸鼻子说:“再大也是您闺女。”

    “但是长大了,心里就会藏事咯。”徐母打趣道,“现在你这心思,我当妈的也捉摸不透。你爸还问我你现在什么心情,我说我也猜不到。我俩只能对视一眼叹口气。”

    徐岁宁被逗笑了,像小时候一样窝在徐母旁边,想了想,还是说:“我其实去a市了,然后我碰到了陈律。”

    “嗯,聊的不愉快了?”徐母撩了撩她滑落的刘海。

    “我们……没有聊上天。”徐岁宁缓缓的平静了下情绪,说,“我让他来找我,他没有来。妈,他让我好失望,我想跟他分手了。我觉得我已经够有耐心了,是不是?”

    徐母皱眉道:“分手这个事情,可以再斟酌斟酌,阿律虽然处理得不好,指不定有其他原因。但是妈也只是劝你斟酌,你自己要是做好决定了,妈不会干涉你。我们都不是你,再爱你,也做不到对你的情绪感同身受。所以宁宁,你自己的意见最重要。”

    徐岁宁说:“我很舍不得,但是我觉得他太过分了。”

    徐母安抚的摸摸她的脸蛋,认可了她的话。

    ……

    陈律是在第二天一大早,换好西装打算出门谈生意的时候,收到了徐岁宁的消息。

    她说:我真的忍不下去了,你觉得要不然分手怎么样?

    本来他就让她感觉到陌生了,所以见面的第一瞬间,她才会想着躲避,可他不主动,真的让她太没有安全感了。

    徐岁宁整个人很快都打不起精神,失望和挫败感将她笼罩,这座城市让她窒息。她现在只想找一个人好好倾诉。

    几分钟后,徐岁宁退了房,走在寒冷的冬天,一边走,一边难过,因为这块地方太熟悉了,她很容易就想起来,她和陈律曾经一起从这里手挽手走过,也曾经一起在那个角落里拥抱。

    徐岁宁太生气了。

    本来她这会儿,就是最想挺解释的时候,可是陈律的所作所为,只让她感觉到了敷衍。


    他犹豫了很久,最后给徐岁宁发了一句:岁岁,我不能过来。等我忙完了,我去找你。

    只不过,陈律也没有等到答案。

    陈律盯着陈则初,没什么情绪道:“她只是说,跟你离婚这一年,她整个人都轻松了。她后悔没有早些想方设法离。”

    陈则初的脸色,因为他这句话,微微僵硬。

    但很快他只是冷哼了一声,随即便要抬脚往楼上走。

    越是难过的时候,越不能想温情的回忆。

    对比起来,难免给人带来一种物是人非的凄凉感。

阅读夜宴最新章节 请关注超凡小说网(www.pan8.net)
为你推荐
目录 加书架 提意见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