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历史军事长街人声涨
本章:2269字

第一百三十七章 石英枯斜笑当圆(4)

    当一个人的意义在于快乐的时候,别人都会觉得这个人实在潇洒,甚至羡慕他的自由。而当一个人真正以快乐为意义生活的时候,才会发现,这样的人往往舍弃了很多自由,为了快乐无形有形地做着难量的妥协。这些也许不大,却是日夜的生活里最普遍最简单的那些构件。

    换一个人恋爱的话,邝竒会被喜欢得不行。他英俊高大,家世雄厚,脾气温顺,听话讨巧,自由野性。吸引女人成婚的稳定条件和投入爱河的野的魅力,他无一不具有。可他想结婚的人偏偏是洪毣。有人看重真实高于一切,而这一点显然与他过往的生活准则和习惯在某些方面互相抵触。

    今日午后,两人坐在院子后的荷塘边。天气渐热,洪毣一早吩咐好人在荷塘边搭了个能坐人、能看书的小凉棚,四角都用细竹子一柄柄绑住,中间放条长扁的檀木桌,桌子两角落着两大盆冰块,面对面地又摆了两个靠背椅。
    邝竒没法睡安稳,就走到她旁边看着她练。

    她写的字并不算端秀好看,一水的连笔,不能说是大气的飘逸,就是起着股不好描述的劲儿。邝竒家里因做着收集情报的活儿,这千百个探子的字都是见过的。自小又这家摸点好的,那家给人的藏宝库乱添几笔,书法大家的真迹也算了然于心。有的人字写得秀气,但就像一个石板上刻出来的一样,没什么分别,更别谈什么个性,只能满足读得清。有的人字写得漂亮也立派别,担得起一个好字,但又觉得这字写情绪就不太宜,大概落不了地,一写点真事真话吧,譬如传情报说好吃哪口的,三餐外做什么事,看着都有点浪费,十分别扭。但洪毣的字不一样,无论写什么内容都是活生生的,虽然怪,但怪得独特,只有她一个人能这么写,写到哪你都愿意看,写什么都有股莫名其妙的劲,好像能看出她这个人的个性。洒脱里透着怪异。

    洪毣很容易对一个人失望。在她很小的时候,因为曾经满怀期望地渴求过,然后狠狠地被破灭,自那以后,她逐渐开始对人的弊病和丑陋习以为常,甚至有时拿这些东西先做起了第一判断,或者先向性的“恶的揣测。”她十分敏感,也十分聪明。这种聪明能让她快速地明白别人当下的需求究竟是什么,可能是因为从小的环境让她惯于说谎,所以当别人说谎时,她总能更加敏锐地首先发现端倪。

    但邝竒对女人的态度她显然并未参谋到位。她厌恶他的谎言,但他把善意的谎言当做一种对女人的宠爱和快乐情绪的共同获得。“当生活中没有大事的时候,谎言说一说就过,让大家都保持轻松愉快的心情,并且能舒适地继续推进生活。”这几乎是邝竒的做人准则。这套言论的背后透露的是他对生活始终持有一种漫不经心的荒诞感,和他愿意为了追逐一只鹿就不顾虑任何东西跳下悬崖一样,因为没有什么是必不可少的,没有什么是不会逝去的,没有什么是毫无获得的,所以无论怎样,都是可以的。在这样的生活态度支撑下,人的追求被剥落,像扒橘子皮一样地将那些琐碎的外在附着都剥得分毫不留,只剩下了本质的生命野性。而他又活在大的江湖之中,生命的野性不能透过无顾忌的肆意展示,便只剩下对快乐的追求。


    他想起了自己的父亲。如果是他的话,无论再怎么爱,都不会为谁停留的吧。他教会了邝竒自由,也让邝竒意识到了自由的弊病。人不是不能成为一只鸟的,可鸟总有飞累的一天,也需要停在枝上休息,需要找河边的泥壁筑巢、繁衍后代。他的父亲选择了成为一只崇尚自由而永不停脚的鸟,可邝竒知道,他从来没有彻底地爱过谁。因为爱,从来都要以放弃为代价。为了爱,人甚至需要放弃自我。为了爱别人、爱世间,人首先就需要改变和适应。而为了爱好一个人,人又需要放弃掉很多的自由,去为共同的这一点回报付出。没有做好这种准备的人,是不会懂得爱的。

    随着长大,邝竒渐渐越来越能感知到一个未临的事实:终有一天他会为一个人陷落。终有一天他会停下,平庸,不再高昂,也不一心渴望飞翔。终有一天,他会为了一朵花的绽放,无视不远处的整片香花田,当他决定爱上一个人时,这个人就会成为他的一切。他知道终有这么一天,因为在他的人生中,爱情不可或缺。

    没真尝过爱是什么滋味的人,是不会有想为爱坠落的欲望的,唯有那些明白真爱是如何美妙的人,才愿意为了它放弃一切。

    邝竒总趁天还没亮的时候,就回房休息。

    洪毣不知道他爱当夜行贼,白天和他一块相处时,见着他容易无精打采,时不时地出神,总有些疲惫,内心十分悲伤,表面却并不展露。

    洪毣叫上邝竒抬着自己的笔墨砚,自己拿着堆轻飘飘的白纸,就带着人一路歪扭到这里坐下。

    起先她安安静静地练着书法,邝竒时不时瞧瞧风景,又瞅她两眼,再闭目养会儿神。后来,荷塘边吹起一阵大风,荷叶全缩得抖起来,半卷着红心在风中颤,水塘上全是唰唰的影,流云一朝散去,太阳在每朵花脸上都刺了青,刺得人也要眨巴眨巴眼睛。

    每天和她一块,处久了,邝竒还真有股带小孩子的意味出来,有时候他不禁想,等以后成婚了,生下宝宝来,怕是家里只会有他一个大人。

    他不知道自己对孩子的耐心和宠爱能不能和现在对洪毣这般一样多。有时候,趁洪毣睡着了,他就跑到她屋顶上去躺着。一个人眺望星空的时候想,现在的生活是否是自己真正想要的。他向来是自由的萤火,逐着水亮的野草嘻戏,一夜的动心后,就飞走再不出现。春天往复又现,水草枯后再荣,他永远都能有滴铛穿行的空间。可如今,霎时的被一罩布笼住,每天给人当跑腿的送饭客,陪玩陪闹的小仆,这果真是他想要的生活吗?

    为一支偶然的沉船舍弃两旁所有的荷叶小舟,这就是萤火的宿命吗?
阅读长街人声涨最新章节 请关注超凡小说网(www.pan8.net)
为你推荐
目录 加书架 提意见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