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都市言情国潮1980
本章:6571字

第六百四十七章 含金量

    “当然,咱们一起中学三年,你可是唯一送给我礼物的人。你在笔记本的扉页上写道,小芬,读伟大领袖的书,听XXX的话,做XXX的好战士。我到现在看着,心里都热乎。”

    “那时都这么写赠言。”殷悦不禁感慨。

    “你现在怎么样?在做什么?是干会计吗?”
    只是这种大庭广众的情况下,该如何回复,殷悦倒真有点左右为难了。

    实话实说吧,如今就连小屁儿孩都知道“皮尔-卡顿”是最贵的法国服装,社会都流传出“皮尔-卡顿,钞票挤干”的顺口溜来了。

    如果她说自己在皮尔-卡顿上班,一定会招人侧目。

    “何止呀,整整七年啦!我家还有中学毕业分手时你送给我的笔记本呢。”

    “哎哟,你记得可真够清楚的呢……”殷悦笑了。


    她确实是心里话。

    别说林小芬已经不是过去那副营养不良柴火妞儿的样儿。

    养得白白嫩嫩,有了女人味儿。

    甚至好像就连性格都有点变了。

    不像过去那么懦弱自卑了,变得有点外向张扬了。
    “哎,殷悦,你先别走啊,等等我。我这就取点钱,说话就完的事儿。咱们多少年没见了,就冲你送我笔记本,我也跟你找个地方叙叙旧嘛。我请客啊。”

    于是原本打算留个联系方式就要作别的殷悦,不免有点感动。

    还真不好就这么拔腿走人了。

    想了想,她也只有把陪她来的两个街坊的孩子叫过来,递给这小哥儿俩二十块钱。

    “姐今儿碰上熟人了。中午本来答应请你们吃饭的,我是去不了。这样吧,钱给你们。你们自己去吧。都少喝点啊!早点回家!”

    那俩小子倒是好说话,有钱就得,很好打发。

    喜笑颜开的接过钱来,答应了一声,美滋滋走了。

    就这么着,殷悦等着林小芬取了钱,就跟着她来到了玄武门饭店底层的“港城亚都酒吧”。

    为什么不去饭馆啊?

    不为别的,就因为这年头的饭馆全是男人的天下,太闹腾。

    她们都不怎么饿,只想坐在一起聊聊天。

    殷悦听林小芬说,这里是港城人开的,她最近常来,环境还不错。

    所以就欣然同意了。

    确实,来了之后殷悦就发现,这里环境还可以。

    虽然没法跟马克西姆比,但也很敞亮,很洋气,很适合坐下聊天。

    靠墙的两边整齐地采用了高背儿皮椅夹玻璃面餐台的形式,也就是俗称的“火车座”。

    中间顶到头儿是吧台,吧台前也横列着一排的高脚凳。

    屋里的灯光也很讲究,除了天花板如星星一样闪烁的小灯,每个桌上都有一盏带着灯伞的小台灯。

    这都是过去我们国人只能在外国电影里看到的场面。

    只是终究这年头的服务人员总带着国营的做派,算是毁了这地方的情调。

    就像这吧台里戳着的俩女的,好像是这店里管点事儿的人,一人脑袋上一“大爆炸”。

    没人时俩人在里面说说笑笑,只要看见有人走近吧台,俩人的脸“吧嗒”就立马耷拉下来。

    显然因为耽误了她们的聊天儿而不高兴。

    这让殷悦不禁发自心底的叹了口气。

    由衷的感到皮尔-卡顿的员工培训和要求,着实碾压这种港资酒吧一千倍。

    她们店里要有这样的,怕是直接就开了。

    不过最让殷悦出乎意料的,也最让她感慨万千的。

    倒是过去的“小煤核儿”已经彻底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如今的林小芬让人刮目相看,变得格外的大方和阔气。

    待两人坐下后,林小芬就大模大样地打了个响指,伸手唤过服务员。

    根本不看酒单和饮料单,驾轻就熟,直接点东西。

    “两杯咖啡,再来盘儿奶油羊角酥,一盘曲奇,一盘杏仁,一盘花生,嗯……再要一瓶红葡萄酒吧……”

    就在林小芬吩咐的同时,殷悦打开酒单随意翻看,别的也没看见,就注意到林小芬要的红葡萄酒了。

    那酒实际上就是国产的‘中华红’,这儿卖是七块一瓶,外面商店才两块五。

    由此可知,林小芬要的这些东西,弄不好顶得上两顿饭的开销,很大程度上是摆谱。

    于是就赶紧插口阻止,说没必要这么客气,她们俩人吃不了,让林小芬少要些。

    然而林小芬却固执己见,一意孤行的打发走服务员。

    “哎,这算什么。钱对于现在的我不是问题,咱们那些年是怎么熬过来的呀,都吃过那么多的苦了,现在有条件,当然得好好补偿一下自己。”

    “你看,过去,奶油点心我也就是梦里见过,什么葡萄酒,压根不知道什么滋味。现在大可以堂而皇之的坐在这里随心所欲的享受,这就叫进步。”

    “就为了咱们俩能翻身农奴把歌唱,就为了咱俩今天能重新遇上,也值得咱们俩一起好好喝几杯!吃不了怕什么,摆着高兴。”

    说完,她就格格笑了起来。

    这样的“豪言壮语”让殷悦于惊讶中,又不禁感到了一种恍惚。

    因为她忽然意识到,中学的三年里,自己好像就从未见过林小芬笑过。

    这还是第一次看到林小芬这么开心的样子。

    这也难怪,试问吃不饱的时候,谁还能笑得出来呢?连她自己也是一样。

    尽管她过去家里条件比林小芬好点,可那是相对而言,顶多不至于饿肚子罢了。

    贫困的滋味同样让她痛彻心扉,否则她也就不会这么绞尽脑汁,想方设法的赚钱了。

    真的是穷怕了。

    想到这里,殷悦就坦然了,不由笑了。

    “小芬,口气够大的呀。没想到这么些年,你整个大变样。看来你发财啦,活得真够潇洒的。”

    不过同时她也就好奇上了。

    因为这林小芬的功课,在过去可并不好,她家里也没什么关系。

    怎么什么都没有的一个人,就变成这样的富贵相了呢?

    这似乎只有一种可能。

    “小芬,你是不是干上个体了?”

    没想到她居然猜错了。

    林小芬一摇头,面有得色的说。

    “姐们,那你可看走眼了。我现在和你一样,也是会计啊。”

    “啊?你是会计?”

    殷悦登时大吃一惊,跟着顺势澄清。

    “我……我可不是会计,我现在给皮尔-卡顿当销售,每天卖服装呢。”

    这话一说,林小芬的反应也跟她差不多,眼睛瞪得溜圆。

    “皮尔-卡顿?我的天啊。难怪呢,你这么时髦漂亮,还存这么多钱。大家都猜,你们那儿的人都得挣好几百呢?看来是真的喽……”

    具体怎么回事,殷悦就没必要澄清了。

    她只含糊不清的虚晃一枪,顺势捧了林小芬一下。

    “还成吧,凑合混。我花钱可没你冲。倒是你,你怎么就当上会计了啊?会计证多难考啊?你可真行……”

    林小芬也真吃这套。

    一得意,不但不再打听殷悦的情况了,反倒把自己的工作,交代了一个底儿掉。

    “哈哈,你又说错了。也太瞧得起我了。我学习什么样你又不是不知道,班里垫底的,还考会计证呢。你打死我,我也考不下来啊。”

    “不瞒你说,我毕业就分到菜场卖菜去了,这点算术的本事都是卖菜练就的。后来干着没劲,就去了我二舅他们那儿办的一个小五金厂。反正分房也轮不到我,人家那儿给的工资比我卖菜高一倍都富裕,还不累。”

    “而且我压根没想到。带着大眼镜的村会计上了岁数不说,还爱喝酒,净算糊涂账,所以一下就把我显出来了,也就干上了会计。”

    “我们厂要求不高,什么证也不用,我只要能给厂里算对收支,准时给大家伙开工资就行……”

    可来龙去脉是交代清楚了,殷悦却更听着更糊涂了。

    因为怎么看,一个乡镇企业的会计,也不能这么花钱啊。

    没想到林小芬倒真是不拿她当外人,都没容她问,自己就全秃噜了。

    “老同学,我知道你想什么。我工资就是再多,也不可能比你多,是吧?没错。可我有外快啊。”

    “现在都知道个体户来钱快吧?可要我说啊,个体户挣钱也不容易。你想啊,成天风里来雨里去的,天天起早贪黑的干,动不动还老挨罚。挣得全是辛苦钱。”

    “说据实话,有时候挣钱是相当容易的。只看你会不会靠山吃山,靠水吃水,找没找对路子。”

    说着林小芬带着一股神秘的劲儿,想看看四周,又把声音压下来,小声说。

    “姐们儿,我告诉你,最舒服的挣钱法子,就是用钱挣钱。”

    “用钱挣钱?你是说……存银行吃利息?”

    殷悦故意装傻,心说,这不会遇见个同行吧?

    “哎哟,姐们儿。你这脑子也太死性了,银行利息才几个钱?”

    没错,见林小芬这么一咋呼,殷悦越琢磨越像。

    这林小芬工作是会计,资金来源就有了。

    总不会是用他们厂的钱,放贷给别人吧?

    然而事实的真相,却再次大大出乎了殷悦的意料,她居然又猜错了。

    “把钱存在银行不是傻就是懒,再说我才挣几个钱?都放进去存着也不顶用啊,我的意思是——得投资。”

    林小芬教导说。

    “投资?”

    殷悦彻底昏头转向,压根不敢相信这么高端的词儿是从林小芬嘴里漏出来的。

    “投资不是大老板的事儿吗?我净听说外国人和港客来咱们这儿投资了。咱们也能投资?那得多少钱?”

    “哎呀,我说的投资跟你说的不一样。哪儿用的了那么多钱?我说的是买邮票!你就是兜里有个十块八块都能投资,买了你就踏实等着数钞票吧……”

    “邮票?你没看玩笑吧?邮局里不多的是,买在手里就能赚钱?”

    “要不说你不懂了呢。当然不能是普通的邮票,得买那种不好买到,人人都想要的邮票,就像生肖票。”

    “生肖票?”殷悦此时看待林小芬简直如同另一个世界的人了,说的内容全是她不知道,不理解的。

    “你还记得我们家大概其在哪儿吧?我就住和平门。去年,集邮总公司搬过来了。我无论是出家门还是回来。后来就发现,那集邮总公司门口,一堆人总聚在一块堆儿买卖邮票。”

    “别的我也不懂,我就知道他们互相倒腾的什么猴儿啊,鸡啊,狗的,那种八分钱一枚的生肖票值钱,而且有时候涨有时候跌。我就跟着买了一些,最开始也用五六十玩玩。后来你猜怎么着,没怎么上心瞎鼓捣着,一个礼拜我就挣了十块。”

    “我一看这能挣钱啊,后来就加大了投入,直到把自己积蓄全投进来。结果就这么低了买,高了卖的,我越挣越多。差不多每个月都能挣出一个月的工资来。”

    “当然,真正算我走运的,还得说来这个厂。因为除了钱不凑手的时候,我能利用职务之便,从厂子里抽点钱出来,沾沾厂子的光。最关键的是,我们厂有一些历年积存的邮票没有用掉,我后来无意中发现,这些邮票里就有好几版生肖票。”

    “更妙的是,厂里也没人懂这个,我就拿钱买了其他的邮票给换出来了。结果拿到集邮公司门口慢慢出手,我赚了五六千呢。再之后,我本钱扩大了,赚钱就更容易了。每个月也不是只挣一个月工资了,三四百都很平常。好的时候能赚上千。”

    “今年是最邪门的,因为鼠票的发行,引发了集邮者的哄抢,那是一路上涨啊,集邮公司只要卖,就没有不拍大队。所以今年生肖票的价钱就没掉头往下走过。我卖出去的全卖亏了,拿在手里的货,都赚了两倍多了。”

    “你知道我今天为什么取钱,为什么带你来这儿嘛,就因为我一会儿还要去集邮公司门口买邮票哪。有多少我要多少。哎,你也跟我一起买点吧,包赚不赔。”

    这一通介绍,林小芬说得眉飞色舞。

    殷悦听得也很认真。

    以对林小芬的了解,和对同学关系的自信,她能判断林小芬的话里没多少水分。

    凭直觉,她立刻意识到,这恐怕真是一个挣钱的良机。

    尽管里面的事儿她还想不清楚,不明白为什么这么一枚小小的邮票,会惹来那么多人争抢。

    但问题是,既然有那么多人干这件事儿,总不会是傻事。

    “这种邮票真的会有那么多人想买?”

    “那当然,谁不想挣钱啊。我们院儿的邻居,好多人都跟我一起买了,现在大家都天天坐着就挣钱。谁不念我的好啊?没听我的人,还都后悔了呢。你要信我,就拿点钱玩玩。咱们一起发财。等一会儿我带你去集邮公司门口看看,你就知道怎么回事了。”

    “那你觉得我要买的话,投多少钱合适啊?”殷悦问。

    “一般来说。平常人,也差不多也就是两三百,三五百的买一买。挣点他们就知足。不过你嘛,不是普通人啊,本身就挣得那么多。要我说,买少了你也不解渴,起码买个两三千的,你才会觉得有意思。”

    “啊?买那么多,要万一不涨了呢?要是亏了呢?”

    “不可能。今年就没跌过呢,我能害你吗?”

    林小芬慷慨的说,“要不这样吧,今天咱先试试手。我用这一千五买的邮票,算咱俩一人一半。到时候你先把邮票拿着,不用着急给我钱。”

    “等下礼拜天,你再找我来,咱俩一起看行市,涨了你再给我邮票钱。真万一跌了,这么邪门的事儿发生了,也好办。你把邮票再还给我得了。谁让我让你买的呢。”

    “我也不怕拿着,大不了等过些日子,邮票涨起来,我再卖掉就好了。”

    “这……”殷悦忽然发现,同学这种关系含金量很高,小芬对她确实够意思。

    要这么办的话,她完全没有一点风险。跟干拿钱一样。

    “哎哟,这怎么好意思。那要这么说的话,今天这顿得我请,我得好好谢谢你啊。”

    林小芬也由此感受到了殷悦真心的感动,便语气轻松开起了玩笑。

    “哎哟,不用不用。你别跟爹亲娘亲不如XXX亲似的,也就这一次是这样。等你上手挣着钱,后面的可就全靠你自己了。我也不能包赔到底啊,是不是?反正咱同学一场,你对得起我,我也对得起你。你要真觉着过意不去啊,也好办。回头啊,我找你买衣服去,你必须给我最低的折扣。”

    于是就此开始,殷悦满脑子,转悠的都是买邮票赚钱的事。

    不为别的,如果真能像林小芬说得那样,仅仅通过买邮票就能挣钱的话。

    那她手里闲置的那些资金可就有用武之地了。

    真有这么好的事?

    接下来,林小芬又讲了好几个人最近买邮票赚了大钱的真实故事。

    听得她越发瞠目结舌,蠢蠢欲动。

    就这样,原本还应该有其他内容可谈的同学会面,居然变得只有邮票这一个话题可以交流了。

    如果顺着对方的话答应下来呢,那无疑是揣着明白装糊涂,在故意欺骗。

    哎哟,怎么都不好……

    幸好就在她正犹豫的时候,排在他们前面的那个人已经办完了,银行柜台那边叫人了。

    要再一解释,这存单都是自己的收入,那完全就成了自我炫耀。

    如果强调自己是皮尔-卡顿的售货员,那是够低调了,可在同学面前又跌了份儿,她当然不情愿。


    林小芬盯着殷悦手里的那个存单,明显误会了。

    上面的数字就是她做出如此判断的依据。

    林小芬主动揽住了殷悦的一只手,一副相当兴奋的亲热样儿。

    “哟,姐们儿,咱们可是有些年没见了,你还好吗?”

    “得有五六年没见了吧?”殷悦说,“你变化可真够大的。”

    林小芬着急去办事儿,这样一来,尴尬自然化解,也就不用她再说什么了。

    可没想到林小芬还挺念旧,临去的时候,又一扭头,居然叫住她,特意叮嘱了一句。

阅读国潮1980最新章节 请关注超凡小说网(www.pan8.net)
为你推荐
目录 加书架 提意见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