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都市言情二嫁司少闪婚妻顾安童
本章:6823字

第850章 经历了太多

    而华家,凭什么在对陆家坏事做尽,并且害了他和苏黎的两个宝宝之后还便宜的捡回了一个孙子

    更何况这个孙子还非常的出色比起华墨远有过之而无不及

    只是电话那头沉默良久,华老爷子即使面上再挂不住也还是想要争取几分。如果陆千麒真的是华家人,那他丢了几分的面子算什么呢
    早知道华家的财富,根本不是日落西山的陆家可以比拟的。

    想到这里,华起浩的眼底划过钦佩赞许之色,猛吸一口指间的雪茄,吞云吐雾的刹那便将一切情绪隐没在点漆如墨的瞳底。

    “这是你的心愿,我可没说过有这心愿。”陆千麒的话语中带着嘲讽,眸底闪烁着倦怠之意。

    不去,有空也不去

    其实陆千麒的怨忿也不是无迹可寻的,三十多年的养育之恩,他怎能在陆家分崩离析,风雨飘摇的时候转身离开


    华起浩直截了当,心中却思路万千,九曲回环。

    宽敞的房间里干净明亮,阳光自窗前的老树穿过,投射出斑斑驳驳的光点继续穿透明晃晃的玻璃,照映在他肃穆庄严的脸上,历经沧桑,满是时光留下的痕迹。

    寂静的点燃一根上等的雪茄,他淡漠的抽着,等待着陆千麒的回话。

    只是这种焦头烂额的时候,华起浩却横插一脚,提出如此要求,陆千麒只是觉着很麻烦,他眉头紧锁,淡漠疏离的话语自单薄的唇瓣中倾吐而出:“不去。”

    简单的两个字便吐露了他对华家所作所为的愤怒与不满,冷硬的态度让华起浩的老脸有些挂不住。
    只是,想想他有可能是自己的孙子,便不禁感觉用这种方式还是有些坑爷爷了。

    此刻,陆千麒坐在车里,瞟了的遗嘱鉴定结果,忽而恍然大悟。

    华起浩既然说出这话,必然是早已胸有成竹,若是他能帮忙鉴定出这遗嘱的真假,不仅自己能少奔波几回,还能抚慰老爷子的在天之灵,更断了老二老三的念想,何乐而不为呢

    想到这里,他的唇边不禁划过几许的讥讽和无奈,眸中的疲惫一扫而过,神采焕然于俊朗的容颜上,清润的声音自嗓间发出:“倒也不是不可以,明日我去拜访华伯伯详谈。”

    谋略的精光在眼底闪烁,他想,是该找个机会见见华墨远了,这个男人,果断决绝,狠厉卓绝,早晚是要对上的,先打个招呼也好。

    这次,老爷子的死恐怕他华墨远也有搀和,不然,就木云深和木逢春那榆木脑袋,根本不足为虑。

    华墨远这招釜底抽薪可真是绝妙,陆老爷子一死,陆家自顾不暇,不仅掌印唾手可得,恐怕他也可以伺机而动。

    到目前为止,闻少还不知去向,恐怕这也是华墨远的安排,他倒是胃口不小,影藏的也够深。

    华起浩端坐于桌前,将手中的烟捻灭在桌上那个古香古色的小型青铜古鼎之中,眸中闪烁憧憬和欣喜,声音略显僵硬道:“好。”

    而陆千麒听到华起浩答应后,甚至连一句礼貌性的再见都没说便一声不吭的挂断了电话。

    很快,车子便稳稳的停在了四合院前,陆千麒刚刚下车便被小白十分热情的迎接着。他和苏黎还是以最快的速度搬回到了他们的四合院,老宅危机四伏,暗潮涌动,陆千麒真是害怕再出现像上次那样的意外

    那些日子,如今想来还心有余悸。

    眼看着小白围着他兴奋的蹦蹦跳跳,陆千麒的心情也跟着愉悦了起来,轻快的对邹晋吩咐道:“晚上给小白多准备点好吃的。”

    邹晋满口答应着,心中却愤愤不平,陆千麒一天都闷闷不乐,可是累惨了他。

    不过他非常清楚,自己累无非是身体累,何况陆千麒是他老板,是衣食父母。可一向待他们宽厚的陆千麒和苏黎,却面临着不小的困境。

    这时候,说再多也没有用,邹晋带着笑意答应了后,赶紧离开,把空间留给陆千麒和苏黎两人。

    苏黎独自一人坐在庭院的树荫之下,花团锦簇围绕在她身畔,她眉头深锁,岿然不动,甚至连陆千麒回来都没察觉。

    这些天发生了太多的事,她一时有些难以释怀。回忆着陆傅今的点点滴滴,那个每次见到都会给人不一样的感觉的老头儿,用早已如朽木不堪的身子强撑着陆家百年基业,甚至已经预想到他百年之后的情形

    只是,他去世的时候器重的儿子不在身边,不器重的儿子巴不得他死甚至有可能根本就毫不客气的结束了他的生命

    他这一生六任妻子,也许对妻子他不曾手软留情过,可对于子孙他真的算是仁至义尽了。

    可奈人生苦短,世事无常。料得百年身后事,却不懂人情冷暖。

    思及此处,苏黎不禁潸然泪下,至少在她这里,只感受到了老爷子对后人的循循善诱,谆谆教导,甚至可以说慈爱有加。

    “别哭。”陆千麒缓步走进,将苏黎圈在怀里,温柔的眸子紧紧盯住她依稀憔悴的容颜轻声道:“就算了为了肚里的孩子,你也要开心点才好。”

    听得陆千麒的话语,苏黎微微一怔,随即赶忙垂头凝望自己已然耸起的肚子,素白的小手忍不住轻柔的拂上去,嘴角划过几许的笑意,迟疑的问道:“你说,他们会平安无事的吧”

    近来,苏黎觉得事事不顺心,抬眼是陆家的分崩离析,陆天凡的停职处理,垂眸是孩子的健康问题,也不知,什么时候是个头啊

    “会的。一定会的。”陆千麒一本正经的说着,话语沉稳有力,给人无尽的安全感。可谁知,他的心底也是无尽的苦恼,但他毕竟是男人,实在不该在自己女人的面前示弱。

    缓缓的蹲下身子,温柔的为苏黎拭去眼角残余的泪水,他心中自责不已。这是多少次了他又让她落了泪。

    略显嘶哑的声音带着无尽的温柔,他轻柔的将苏黎面前的乱发别于耳后道:“黎黎,只有你好,孩子才能好,我也才能好。”

    陆千麒并不是一个善于甜言蜜语的男人,可比起说对不起,他更希望选择表达心中的感情。

    他清楚有些事情不是说说就能解决,在眼下这么复杂的环境下,也幸好苏黎不离不弃,否则他做这么多真的是毫无意义。

    苏黎怔了怔,面颊不禁飘上两朵粉红色的绯红,一时耳根发烧起来,她微微转身,一时竟也无法拒绝陆千麒,缓了一会儿才叹了口气道:“我们走吧。”

    问世间情为何物,不过是一物降一物。

    苏黎终究还是没办法拒绝陆千麒的任何要求,拒绝不了他的爱,拒绝不了他的好,拒绝不了他这个人

    “爸爸妈妈,你们要去哪里呀”突然,一个小脑袋从陆千麒和苏黎的中间钻了出来,闪烁着黑溜溜的大眼睛,扑闪着长长的睫毛,欣喜的问道。

    小白也哒哒哒的追过来,肥硕健壮的身躯盎然屹立在施仁身旁,好似在寻找存在感一般,同样眼巴巴的凝望着苏黎和陆千麒。

    “妈妈要和弟弟妹妹一起去看医生呢,施仁先和小白玩会儿好不好”苏黎柔声细语的说着,在施仁粉雕玉砌的小脸蛋上啄了一口,随即笑靥扬起,熠熠生辉的眉宇间是满满的宠溺。

    “那妈妈会快快回来吗施仁会乖乖听话哦”施仁黑葡萄一般的大眼睛闪烁,蒲扇般的睫毛摇曳,再过些日子便是他四岁的生日了。这一年,他们一家人一起经历了太多。
    陆千麒的话里带刺,冰凉刻薄,华起浩怎能感觉不到他沉默半晌,就在陆千麒准备挂断电话的时候,才继续说道:“就华家目前的状态,能帮你的很多。”

    既然亲情没办法打动陆千麒,而且就苏黎肚子里的孩子来说,他在亲情方面确实理亏。无奈之下,他转战利益关系,有句话说得好,没有永远的亲情,却又永远的利益。

    陆家目前不就是这个状况嘛陆老爷子刚刚去世,陆家子弟便各自为营,分崩离析,昔日影藏在这个百年望族之下的激荡与矛盾,犹如火山喷发一般瞬间汹涌而出。

    没日没夜的来回奔波在警局与笔迹鉴定中心以及律师中心之间,他好不容易抽个空回去照看下苏黎和施仁,华起浩竟还打电话说这么煞风景的事情。

    dnadna又怎样也无法改变他和苏黎的两个孩子差点就折在华家人手上这个事实。


    “千麒呐,我们在南城也算见过几次面。或者命里有缘,才会有现在这样的发展。你何必拒人于千里之外”若是寻常人听到自己可能是华家后人,恐怕早就恨不得冲进华家思考家产的问题了。

    而他,不奢求,不渴望,甚至,根本就是不屑一顾

    电话里,华起浩的声音有些沧桑,掷声在空旷的房间里带着些许的回响,他大概也很不适应自己这种屈尊降贵的行为,说话有些僵硬:“什么时候有空,一起去做个鉴定。”

    关于陆千麒的身世问题已经不是个秘密,报纸上传上的满城风雨,电视广播各类媒体更是炙热关注,李和玉也曾登门造访膛。

    目前,已经万分确定陆千麒并非陆家人,那么,是不是华家人,还有待进一步的确定。而这确定的方法,最为简单的便是dna鉴定了。

    而这一切,不过是利益作祟罢了。

    陆千麒归根结底也是个商人,商人便用商人的办法解决好了

阅读二嫁司少闪婚妻顾安童最新章节 请关注超凡小说网(www.pan8.net)
为你推荐
目录 加书架 提意见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