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其他类型三国之宅行天下
本章:7280字

第一一零章 尾声!

    袁术缓缓败退至南门,南门果然已是失守,望着城墙上多如翎毛的弓箭手,李丰甚是着急。

    这在此刻,纪灵与陈兰领残兵至,两人对视一眼,均摇头暗叹。

    “啊!是你!”袁术阵中的刘艾望着城墙之上一声惊呼,“我记得你叫高顺!”
    望着城墙之下惊恐不定的袁术兵马,高顺也不废话,高喝道,“放箭!”

    居高临下,弓弩何其厉矣!

    片刻之间便有数百袁术士卒纷纷倒地,哀嚎不止。

    而另外一边的纪灵也是如此,三千兵同样被五百虎豹营死死托住,虽然虎豹营折损近半,然纪灵也不曾进得一步。

    望着如此骁勇的虎豹营,纪灵心中暗暗有了组建一支精兵的想法。


    是啊,只需看看自己身前的那些虎豹营便可知了……望着犹剩的两百余虎视眈眈的虎豹营士卒,再望望自己身边千余皆无斗志的士卒,陈兰心中苦笑一声,嗟叹说道,“天下竟有如此可惧的军队……虎豹营,我陈兰记住你们了,下次便无有这般好运了!”

    “此话还是赠与你自己吧!”虎豹营伯长孟旭全身大小伤痕无数,犹自支着长枪伫立在陈兰面前,其后虎豹营士卒皆是双目血红,似是欲择人而嗜。

    听着孟旭的话,陈兰心中无一丝愤慨,嗟叹说道,“我等也休要逞口上之勇,他曰战场相见,我等再拼个高下!如今么,既然退兵之令已下……告辞了!莫要失血过多而死了!”

    “不劳你费心!”孟旭冷冷说道,“如今四门皆闭,你等要出去,怕是难如登天!”

    “谁晓得呢!”陈兰淡淡一笑,领兵缓缓而退,情况紧急之下,竟然连战死的将士尸体也不曾带走。
    作为秀儿的幼年伙伴兼之义兄,又深深被江哲折服的高顺还真怕他们来个玉石俱焚,可是身为将领,如何能……忽然,许昌城外喊杀之声震天,高顺心中一惊,急忙下令停止射箭,走过去一看。

    原来是袁术麾下长史杨弘见许昌之火久久不灭,皇宫方向却无半点火起,心中疑虑之下,令人前来许昌查探,正巧那时高顺引兵夺城门,厮杀之声一片。

    杨弘见势不妙,便点营中所有剩余兵马,汇合东、西两门将军残军,复来夺取许昌南门。

    而城内的袁术将士们自然也听到了外边的动静,士气猝然回升。

    放与不放?高顺心中相持不下,忽然听到远处一人喝道,“高将军,且让他们去!”

    陈兰纪灵等人心中一凛,回身一望,见荀彧、程昱领着数百银甲士卒,并数百轻伤的虎豹营,与无数曹兵、许昌百姓徐徐而至,心中暗暗叫苦。

    虎豹营的厉害之处他们早已经见识过,而那些银甲士卒亦是军容肃然,气质不凡,怕是不在虎豹营之下,这如何能敌?

    而荀彧这边也是没有办法,许昌城中本就只有两万曹兵,还被于禁带去了五千,只留一万五千抵御袁术兵马,除开许昌四门守卫之外,其实许昌已无多少兵马,就算加上七百余陷阵营、两千余虎豹营,许昌也只有六七千兵马,而且几乎人人受伤,如虎豹营这般更是不必再说,虎豹营副统领杨鼎浑身十一处枪伤,身中两箭;虎豹营伯长周戍身受数道刀创,中十余箭,如今且昏迷不醒……其余虎豹营将士,浑身亦多处创伤,力尽而倒在街道上,如此以来荀彧才挑了数百轻伤的虎豹营士卒过来,为的就是不想被袁术看破虚实。

    不过若是言及荀彧口中的‘青州兵’,许昌之中倒是亦有数千,此刻正帮着曹兵巡卫许昌……“荀司马?”高顺也不管荀彧看不看得到,抱拳说道,“荀司马可是让末将开启城门?”

    就在此刻,袁术麾下杨弘在外喊道,“许昌众人听着,速速开启城门,否则玉石俱焚之下,许昌且化为灰烬!尔等自作思量!”

    “文若!”程昱咳嗽一声,轻声说道,“若能在此处诛杀袁术,当是一件善举,我等自可得其扬州之地,不复所困也!”

    荀彧低下头来,低声回复道,“主公如今四面环敌,唯一盟友袁绍,袁术乃是其弟,不管其二人如何交恶,若是我等诛杀袁术,便是袁绍不与我等为敌,袁家亦与我等为敌,如今当务之急乃是保得许昌,若是袁术死在此地,刘表、孙策便可直驱扬州,占据其地,我等如今无甚兵马如何争得过此二人?为他人作嫁之事,我等不为也!”

    程昱深思良久,大悟拜服说道,“文若深谋!昱佩服!”

    荀彧轻笑两声,大声说道,“袁使君何在?”

    李丰与一干袁术部将死死护着重伤的袁术,深怕荀彧猝然发难,得闻此言,纪灵上前抱拳说道,“我主身……身体不适,荀司马若是有事,可言与末将!”

    好个身体不适!荀彧心中暗笑,温声说道,“我主曹使君素来与袁使君无冤无仇,此次袁使君引兵犯我城池,可否给在下一个说法?”

    纪灵闻言一滞,皱眉不止。

    陈兰大笑说道,“这有何难?来人,带上来!”

    在纪灵错愕的眼神中,刘艾与杨奉被袁术护卫死死绑着押了上来,看着此二人,纪灵深深佩服陈兰的急智。

    “唔?”荀彧古怪地看着刘艾与杨奉,又看看陈兰说道,“将军这是何意?”

    陈兰一指刘艾、杨奉二人,冷冷说道,“便是此二人花言巧语是,蒙骗我主,既然这位大人要个说法,我便将此二人与你,任你处置!”

    刘艾与杨奉闻言一阵挣扎,奈何手脚皆被绑着,嘴上也塞了一块破布,只能发出恩恩声响。

    荀彧摇摇头,淡淡一笑说道,“将军若是不提,彧还道此二人死在城中了呢!既然如此,方将军……”

    “诺!”方悦领命向前,着麾下曹兵从袁术士卒手中领过刘艾与杨奉二人,期间见杨奉犹自挣扎不已,冷笑一声狠狠一脚踹去,直将杨奉踹地大口吸气不止。

    陈兰抱拳说道,“既然罪魁祸首末将已交给大人,可否开启城门,让我等出去?”

    “可以!”荀彧淡淡说道,“不过,需要袁使君立下一字据,言明此事。”

    “你!”陈兰脸上微微有些愤怒,沉声说道,“阁下莫要欺人太甚!若是我等与城外杨长史里应外合,犹有一拼之力!再者,我等身旁亦仍有三千兵马,若是行玉石俱焚之举,哼!我倒想试试,若是曹使君失了你等谋士,曰后……嘿嘿!”

    荀彧淡淡望了陈兰一眼,冷笑说道,“不若试试?”随着荀彧话语,数百虎豹营、数百陷阵营一同上前,一脸愤慨,严正以待,两边气氛瞬间紧张起来。

    “休……休要再说!”被部将陈纪扶在马上的袁术挣扎着说道,“恭才(纪灵),你……你替我去!”

    “诺!”纪灵闻言领命,随即急切说道,“主公,你身受重伤,流血不止,莫要再说话损耗力气……”

    “我知……你……你去!”

    “恩!”纪灵点点头,大步上前,对着荀彧喝道,“取笔墨文书来!”

    荀彧满意得一笑,徐徐说道,“这倒不必!彧早已备下!”随即与程昱对视一眼,程昱微笑着从怀中取出一份文书递了过去。

    纪灵又惊又疑,取过急切看了一眼,见文中所写只是责自己主公轻易进兵,危及天子,倒也无其他事宜,犹豫了下,用手指在蘸着铠甲上的血水按了一个手印。

    “且慢!”程昱微笑着阻止了纪灵,在纪灵惊疑不解的眼神中从怀中取出一笔,笑着说道,“本乃是与让你主亲自签下,如今由你代签,我不得不在文中添加一笔,不知将军名讳?”

    “哼!纪灵,字恭才!”纪灵冷哼一声。

    程昱遂在文书上边写到‘袁使君麾下将领纪恭才代笔’等字眼,随即交给纪灵。

    书生便是多事!纪灵重重按下手印,冷声说道,“如今可开启城门了吧?”

    程昱与荀彧对视一眼,荀彧微笑说道,“高将军,让他们开启城门,自行去吧!”

    “诺!”城墙之上高顺抱拳领命。

    “多谢!”纪灵冷哼一声,令麾下将士打开许昌南城门,与众将士徐徐而出。

    “嘿嘿……”程昱望着众人出了城门,乃阴笑几声淡淡说道,“危及天子啊……这可是大逆不道,当诛九族啊!”

    (未完待续)
    刘艾大呼说道,“你若杀了我,你等皆死于此地也!”

    陈兰猛地收力,惊疑说道,“如此局势你有何计可保我等出许昌?”

    刘艾也不回话,深深吸了口气对高顺喊道,“高将军!我等仍有三千余兵马,若是不顾一切,翻身再杀,荀彧、程昱之辈不说,便是你主曹使君麾下重臣江哲……我记得江哲之两位爱妻可不曾离开许昌,当在其府邸之内!”

    纪灵当机立断,命麾下士卒顶着铁盾,登上城墙杀敌。

    期间陈兰看着刘艾大怒道,“若不是你诓骗我等来此,我等岂会陷入绝境?我先杀了你泄愤!”


    “正是末将!”高顺站在城墙之上,居高临下冷冷望着刘艾、袁术等人,淡淡说道,“宗正大人!别来无恙……”

    “你……你……”刘艾气得说不出话来,心中如何想不到,怕是此人不曾走远,就领军暗伏在南门附近,待自己等人入内之时,便趁机复夺城门,如此一来,四门皆闭,袁术便成瓮中之鳖也!

    随着许昌的渐渐安定,忽然一阵鸣金之声传遍半个许昌。

    犹在与虎豹营死斗的陈兰心中一惊,狐疑地望了一眼发生声响的方向,却错愕地发现竟是方才被千余虎豹营拦住的地方?

    莫非仅仅千余虎豹营便阻得主公寸步未进?陈兰心中很是疑惑,但是随即这个疑惑便被打消了。

    说虽是这样说,但是刘艾心中也是惶恐不已,深怕高顺不知厉害,仍下令射箭。

    世事难料,虽刘艾不认得高顺,但是这番话却是歪打正着,正巧言中高顺心事。

阅读三国之宅行天下最新章节 请关注超凡小说网(www.pan8.net)
为你推荐
目录 加书架 提意见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