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其他类型嘿,别低头
本章:5892字

第8章 再见,我向往而不及的长安

    栀子花的花期有多长?浓烈一月,随后便凋零到体无完肤。

    林长安,那次云南之行,我们穿过那黑洞洞的密林后,看到一个年老的女巫师站在一个低矮的草棚前,她一身黑长、宽大的布衫,破烂古怪的头巾遮住了大部分脸,只用她那双黑洞洞的眼睛死死地盯着你,那时候,我全身都不自主地在战栗,巨大的恐惧瞬间就把我包围了,我仿佛看见那巫师的漆黑色的眼睛变成了一个深不见底的深渊,而你就在那迅速坠落,我慌不择路,拉着你落荒而逃。

    在此之前,我一直不相信,一切大难来临前,真的是会有预示的。直到我看到你在病床上奄奄一息时,我信了。
    林长安,我知道你有温暖美满的家庭、有关爱你的父母亲人还有你在大二的时候就因为画作极佳而小有名气,你有远大的前程……但是这些我都不在乎,我不在乎他们失去你会有多么难过,我是个很自私的人,自私到我只在乎自己如果失去你会生不如死。我是个孤儿,我的心很小,小到只能装下那么一份爱,如果失去,我便不会再爱。而你不知道,当那年盛夏,你站在那棵巨大的栀子花树下对我说:“小末,听你说你出生在长安,当长安的石榴花开遍山野的时候,我带你去长安好吗?的时候,我的心就已经满了。

    做出这个决定之后,我独自又去了一趟云南,相反,在见到那个恐怖又神秘的巫师时,我没有落荒而逃,而是跪到了那个奇异的身影前,我不知道我为什么要那么做,仿佛是顺着来自前世的呼唤。我们就这样待了两个小时,全程并没有说一句话,她只是用类似悲悯而温和的眼神看着我,最后她走过来拍了拍我的肩,挥挥手让我回去,嘴巴里咕哝着一些古老而沧桑的语言,我听不懂,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内心生出了一种剥离感。

    林长安,我就要离开你了,我等不到明年长安石榴花开了,明年五月,你替我去,好吗?将心脏的位置贴近那残余的古城墙,去感受那个让我生而所带孤独的地方。

    几年后的那年春天,你立在桥头,背后是开得正旺的海棠花,你把一捧玫瑰送在我的面前:“小末,我们交往吧!”面前的你,真的是我想象中你长大后的模样,棱角更加分明坚毅,但又透着那种干净明朗。

    如同浓烈的盛开的海棠花,我们在一起的每一天都热烈而美好。年少时的梦,虽然姗姗来迟,但是至少它来了,不是吗?那样的日子,那样的你,我多想永远留住,永远也不放手。


    高一分班后,我终于不用再故意频繁地经过横在两个教室中间的那堵墙去找寻你的身影了,我只要抬头往左看,视线停在教室左边第二个窗子旁,阳光和你,恰好都在。我一直都在不自觉地在追随你的脚步,选文科,学绘画,进同样的俱乐部……自然而然,这种故意为之的“缘分”使我们成为了好朋友,是那种你口中具有相同爱好具有共同话题的朋友。极易冲动的年纪,心被你牵走,义无反顾,不问归期;极其幼稚的年纪,和你并肩同行,就产生携手一世的幻想。

    林长安,如果说和你成为好朋友这件事让我高兴了几乎整个高中时代的话,那么和你只能是朋友这件事却让我难过了整整十年。

    或许我们都太有默契,对于朋友之外的感情,我们都只字未提。高考过后的那年六月,你牵着一个女孩的手来到我面前,对我说:“小末,这是路灵,我的女朋友。”那年,那天,盛夏还是那个盛夏,你还是那个你,你从那个盛夏的树影里来,然后终于要在这个盛夏繁茂的树影下,慢慢地走远了。我想挽留,但却发现找不到理由。

    大学在同一个城市,可是我再也没有像中学时期的那种频繁路过那堵墙的勇气了,偶尔的相约,城南到城北的距离不长,但我却幻想了无数次的落荒而逃。你和路灵相牵的手以及路灵防备而又有些得意的眼神,提醒我年少的梦,是时候该醒了。小时候,老家邻居荒废的庭院里有一株野生的枇杷树,树身亭亭地遮盖了半面白色的墙壁,当橙黄色的果实累累地挂满枝头的时候,那棵树便是我和小伙伴的天堂。后来,孤僻的邻居从外地回来,那棵亲切的枇杷树便久被永久地被锁在在了别人高高的院墙里了。我知道,林长安,你和那棵枇杷树一样,还在那里,但是我却不能肆意地呆在你身边了。你在墙内,你把它叫做归宿,我被留在墙外,开始真正游离。

    你知道吗?林长安,那时候我觉得我终于可以有理由可以说服自己忘记你了。可是你为什么,又突然出现在我的身边?
    宋末,现在长安的石榴花开了,漫山遍野的,璀璨艳丽,现在我终于踏进了这片自你走后我一直不敢踏进的土地。宋末,当我听到路灵的叔叔是著名外科医生,可以秘密帮我实行换心手术时,我整个人都在颤抖,我爱路灵,我爱我的父母,我的绘画梦想刚刚起步,我……舍不得我一切的所爱,我想活下去。在手术前你在我病床上向我告别,你对我说你亲生父母来接你了,你要和他们一起走了。我知道那是个谎言,我明白你答应了路叔叔要把你的心换给我,我并没有揭穿你,因为这……本来就是我们的……圈套啊!

    我的术后状况很理想,各项指标均达到正常水平,但是我只要一想起你,我就感到窒息般的疼痛。原来黑暗是那么恐怖啊,着逐渐逼近的黑暗让我都毛骨悚然,这黑暗深处很冷吧?你已经在那里待了两年了,我马上就来了啊……

    旁白

    我的长安啊,再见了。

    林长安


    先天性心脏病,你的心脏正在急速地衰竭,仿若面临深渊。

    我知道,要救你,唯有换心。我不知道这世上是否有那么多的巧合,我也不知道对于这巧合我是该庆幸还是该难过。没错,我的心脏和你的匹配率很高,也就是说,我符合给你移植的条件。这是我早就知道的事,记得我们当初在一起的时候为了那白头偕老的诺言,把我们各自血液和器官都匹配了一下,我还记得那时候听我们提出的这个要求的医生被惊的一愣一愣的。以我心换你心,在此之前是多么浪漫的事。

    宋末:

    随着麻醉药的的渐渐起效,平躺着的我越来越不能感受到我脖子以下的肢体,身旁不时传来手术器械相互碰撞的声音,头顶上惨白的灯光在我逐渐涣散的眼神里转变成硕大的光晕,刺得我双眼酸胀,但我仍然死死地盯着那个巨大的手术灯,任疲倦无情袭来,也不舍闭眼,因为今夜过后,我将面临黑暗,永远无法逃脱的黑暗。我的眼神渐渐模糊,在那巨大的光晕里,慢慢浮现出你白皙的脸庞,我拼尽全力地想看清你,如同久沉于深渊的困兽,贪婪地吸收那赖以生存的空气。林长安,你知道,世界的另一边很黑,我会害怕的。

    第一次看见你是在初一的一节体育课,那时候的男孩子都喜欢在热辣辣的太阳底下穿着各色亮眼的球衣,挥汗如雨。独自捧着一本海子诗集的我在操场边沿漫无目的地游走,眼角的余光偶然掠过学校围墙的角落,瞥见那如烟火般盛开的栀子花树下手执画笔,认真描摹的少年,阵阵和风温柔地一次又一次地搅乱少年纯色衬衫上的斑驳光影。少年偶尔抬手理一理额前的碎发,眉目如画。我默默地看痴,美好的少年,安静而优雅,正好是每个心怀感伤的女孩心目中的样子。对,林长安,每个女孩的心里都有一个这样的你。而这样的一个你,在这一天,也偷偷搬进了我的心里,在此住下,却让我向往而遥不可及。

    林长安躺在西安某旅馆房间的地板上,旁边地上倒着一个空安眠药瓶,窗前一副画颜料还未干,上面是一个女孩,手捧一本孩子诗集,正痴痴地望着操场旁的角落……旅馆窗外的重山,开满了烂漫的石榴花,将这个古老的城市,抹上了新妆,如果你站在古城墙的一角静静地倾听,你会有微弱的心跳,永远孤独地搏动着。
阅读嘿,别低头最新章节 请关注超凡小说网(www.pan8.net)
为你推荐
目录 加书架 提意见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