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其他类型我们的踏梦青春
本章:5144字

第10章 意外

    这仅仅是今天的一个插曲。

    但是,还有什么比父母心中蕴藏着的情感更为神圣的呢?父母的心,是最仁慈的法官,是最贴心的朋友,是爱的太阳,它的光焰照耀、温暖着凝聚在我们心灵深处的意向。

    夏思兔什么也不想说,什么也说不出。
    夏思兔一股脑儿坐在了座位上,趴在桌子上,什么也不想说,什么也说不出。

    她喉咙里像有一把火在燃烧,喉咙很疼,疼到简直不想张口。她皱了皱眉。

    坐在夏思兔后面的贾逸云用笔头戳了戳她,问:“死兔子,你怎么了?”

    “好好好,宝贝说了算。”夏思兔妈妈还是很从夏思兔的。

    然后,夏思兔爸爸开车送她回到了学校,万叮咛千嘱咐后才离开。


    “还说得这么轻描淡写!”夏思兔妈妈厉声说道,“你呀,多大了!宝贝,你不心疼自己,我看着都心疼啊!”她顿了顿,又苦口婆心地说:“宝贝啊,我和你爸爸不可能一直都陪着你,不可能一直都照顾你,你要学好照顾自己啊……”

    夏思兔不耐烦地说:“哎呀,妈妈,我知道了,你别说了……我要上学了,再不走就迟到了。”

    夏思兔爸爸听到了,严肃地说:“你现在这个样子,怎么上学啊?!我送你去医院。”

    夏思兔妈妈附和着:“对对对,你爸说得没错,去看医生。”

    夏思兔厌烦而又坚定地说:“爸爸,妈妈。我要上学!”
    唐初雪看出了点苗头。

    贾逸云不敢再问了。

    但唐初雪敢。

    “夏思兔,你是不是生病了?”

    唐初雪与夏思兔认识五年了,从小学就认识了,初中时甚至是同一个班。唐初雪对她的了解,在某种程度上比她父母还要多。

    她瞥了一眼唐初雪。什么也没说。

    唐初雪知道,没什么人能撬开夏思兔的嘴。但唐初雪能。

    “我有无数种方法可以让你开口……”

    夏思兔看着她:“你怎么还是那样?明明是关心,却活生生变成了威胁……”她的声音很是沙哑,还有点发涩。

    贾逸云听到她的声音后,诧异地说:“兔子,你声音怎么……”

    “没事……”夏思兔说。

    唐初雪能不了解她?

    “昨晚又练歌了?不要命了吗?”

    夏思兔对她很恼怒,明明是你犯错,还不意思用自己的观点批评我?

    夏思兔说:“我的命不关你的事。”

    唐初雪频频点头,说:“好,不关我事……但关阿姨的事吧?我答应过她,要照顾好你!你就关我事!”

    夏思兔不想理她。夏思兔沉默了。

    她的沉默,似乎只是为了掩饰内心的情绪波澜。她需要故作冷然,来扑灭那难以掩饰的炯炯目光。

    窗外的香樟树叶一块块地飘落,像那冬天的雪花,飘飘荡荡,最后躺在大地上。

    明明是春天,为什么会有落叶?

    明明是好朋友,为什么要冷漠相待?

    这只是属于她俩的时光,贾逸云在一旁呆若木鸡:她们在说什么啊?

    其实,贾逸云是聪明的。“她们……会不会早就认识了?”

    贾逸云张开口,问:“你们……”

    唐初雪打断了她,对夏思兔说:“我知道,你一定是昨天看了那个视频,心中对百舌金奖的欲望再度加深……是,挺好的,年轻人嘛,为了梦想,疯狂一次没什么……但是,夏思兔,身体是拼命的本钱,你喉咙不好,就要好好对待你的喉咙……”

    “你想想,喉咙不好,就算闯到十六强,后面的呢?……要好好对待你的身体,就算你不为你家人着想,也要为自己着想。”

    夏思兔还是没反应。盯着桌面看。

    唐初雪知道她听进去了。继续说:“我也不会再劝你了,因为……”

    你对我已经失望了,对吗?夏思兔长长的睫毛动了一下。只是,没人留意到。

    “这是你的选择,而我……陪你。”

    夏思兔不可思议地看着她。

    唐初雪笑了笑,说:“一个人要实现自己的梦想,最重要的是要具备以下两个条件:勇气和行动。我承认,我没有勇气……现在,我决定鼓足勇气,做出一番行动。我想加入你的行列……同意吗?”

    夏思兔没说话,但抿了抿嘴。这个动作被唐初雪看到了。夏思兔想说话又不想说话时,会抿嘴。

    贾逸云终于插上话了:“你们说的是北京的百舌赛?啊啊,我的梦想是参加百舌赛!你们的梦想也是吗?”

    “那就对了,我们一起组成一个团队,一起进步。个人的力量是分散的,但在集体中汇聚,就会变得强大;个人的力量是有限的,但通过优化组合可以实现优势互补,产生一种强大的合力,借助这种合力,我们得以完成许多单凭一己之力无法完成的事情。”

    “说得没错!”贾逸云赞同道。

    夏思兔有点动容。只是有点动容。为什么?因为她害怕唐初雪会再次抛下她,她不喜欢这种感觉。

    “咳咳,以后再说吧。”夏思兔说,“我没事。”

    唐初雪和贾逸云都担心地看了她一眼,回到了各自的座位。

    ———华丽的分割线———

    倘若我是跋涉千里的夜行者,母亲必是那重重夜幕里一盏温柔的灯光,远远的为我亮着,轻唤我迟疑的脚步;倘若我只是自怨自艾的蹩脚演员,母亲必是那热烈的掌声,呼唤我自信,鞭策我努力;倘若我是条嬉戏的小游鱼儿,母亲必是那一汪碧绿的湖水,在包容我顽皮任性的同时,也将我的快乐涟漪般一圈圈的扩散了去。

    妈妈,我想对您说,您是我一生的骄傲;我想对您笑,让您看到我一世的快乐;对您的爱,对您的感谢,千言万语汇成一句话:妈妈,祝您母亲节快乐!
    唐初雪转头看向夏思兔。

    贾逸身离开座位,跑到夏思兔座位前,把娄午赶走了,坐在了那个座位。

    关切地问:“兔子你不舒服吗?以往你可不是这样的!兔子?”

    夏思兔不想说话。

    贾逸云关心地再次问道:“兔子你怎么了?没事吧?”


    正所谓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夏思兔被她母亲的爱包围着,在她母亲爱的被窝中,她看不清母亲的爱。她只觉得母亲很啰嗦,很烦琐,只想着逃得远远的,远离这种语言上的“折磨”。只是,若干年后,她还会这样想吗?她一定会为今天的所做所想而后悔。

    ……

    第二天早上。

    夏思兔家传出了她妈妈心疼的声音:“哎呦!我的宝贝,你声音怎么变了!?喉咙不舒服吗?哎呀,叫你别练了,你还不听……现在,现在……怎么办啊!宝贝,喉咙疼吗?”

    她嗓音嘶哑地说道:“妈妈,我没事,不就是声沙哑了点嘛,过会就好了。您不用担心。”

    夏思兔抬起头直视她的眼睛,摆出一副不耐烦的样子。

    她不想说话,不想别人担心她。

阅读我们的踏梦青春最新章节 请关注超凡小说网(www.pan8.net)
为你推荐
目录 加书架 提意见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