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都市言情卢小姐
本章:4830字

第1章

    “先生……先生带去了侧房,就等习弟回了。”

    “若不是先生所害该如何?唔……家仆有固定者吗?”安合拉着她坐下,问道。

    “有,有两人。被带去了东侧房了。”兄长未到,长女就得担负起责任。好在前些有些经验,不至于手忙脚乱。
    卢府有四子,一子三女。三女个个貌美有才,大公子俊郎文雅,聪明好学。卢家富裕,在城内也是排得进前五的,生在这般家境,卢蕊女便是很幸福啊。

    “大姐!!你看这匹小马驹!!”卢宿女十二岁时,才开始与姐姐们一起参加聚会。她生性活泼好动,在聚会上也没闲着。

    匹匹美丽健壮的马儿被仆人牵着走,时而发出低沉或高亢的叫声。一匹紧随母马的白色小马驹怯生生地迈着步子,高大的马群中,小马驹格外惹眼。

    “小姨说的是。我…我不泣了……”蕊女吸了吸鼻子,收起难过状,接道:“宿儿出事前半月她寸步不出家门,又找了一书琴先生与她授学。半月来,除家仆和先生,她就没接触过他人。”

    “那先生呢?”卢壁册皱起眉头,问道。


    半扇木门被轻轻推开,笑意全写在脸上的安合答道:“是的嘞!蕊丫头越发俊俏了啊!”

    蕊女又扬起淡笑,轻手打开为推完的木门,道:“壁册何时到的?哈,快拍拍衣角儿的尘儿……这些家仆也不真认心做事了……”

    卢壁册作了揖,淡笑说道:“蕊儿姐操大局久了,忙不来,我昨晚就到了。”

    蕊女轻轻摇头,答道:“原本没这么忙碌,养了段时间的神……也不知…是谁这般残忍……将宿儿推下了池……”说到后面,蕊女忍不住抽泣起来。

    安合安抚性地抓起蕊女的手,问道:“宿丫头心善,又重情机灵。怎会得罪人呢?你也别泣了,让赵嬷嬷听了又要伤心了…”
    宿女踮起从皎女手中抢过花朵,摘去绿叶和托,嚷道:“若是小马驹喜我,我就把它带回去!”

    留下一地狼藉后,宿女转身跑向围栏处,对着马群喊道:“那个小家伙!!对,就是你!你过来啊!”扬了扬手中的花。

    这番话引得周围的女眷咯咯笑起来,宿女踮脚够过围栏,伸出抓着花的手,在马群旁摇晃着想引起注意。

    当仆人牵着马从宿女伸出的花经过时,皆是笑着走过,却没有一匹马愿停下来尝一尝这“美味”。

    那匹小马驹的母亲倒是停下了嗅了嗅花,又快步离开。本来信心满满的小姑娘越来越泄气,皎女走到她身边,伸手拿下花朵,叹息道:“三小姐呐,啧。这花香浓郁,人闻都有些过于刺鼻了。哎,何况是良草养大的精马呢?”

    说着,递给宿女一把清洗干净的马草,接道:“嗯,这马草大哥喂给过马群,优良草呐。”

    小姑娘撇撇嘴,接着却并未马上去喂马,而是转身跑向花园。未到半刻钟,又哒哒哒的跑回来。宿女手里抓着一小簇淡色小花,一边将马草绕在花杆上,杂乱地将衣裳裙角染上污迹,毫不在意又伸向马群。

    小株的淡白花香味极浅,被色味大的马草缠绕,小马驹很易忽视。

    看着低头猛吃的小马驹,宿女嬉笑道:“大姐你们瞧,这吃了。它喜我!!”

    拗不过小丫头,蕊女找来马群主人表示想要买下这匹雪白的小马驹。马群主人同意了,很快完成了这笔交易。

    皎女看着手中的花,沉思片刻,转身抛进了马群,浓重的花香刺激了马群,纷纷抬蹄乱走起来,顿时围栏里一片混乱。本想转身离开的皎女看着一匹灰蒙蒙的马走到花跟前,一口含咬住了花,三两下吞了下去。

    吃完后就站在原地,抬着脑袋望着皎女。

    大惊道:“这般花香浓郁,你怎入口啊?!”像是在回应一般,灰马抬起蹄踏了踏地,低沉鸣叫起来。

    ……

    哭得双目肿痛,脸颊滚烫,蕊女才渐渐有了些困意。

    “二小姐,今晚想吃什么?”卢皎女房内,阿糖边收起餐具,边笑道:“老棠学了新菜,说是味道丰厚多样,二小姐要尝尝吗?”

    “嗯。呐,让老…让棠师傅做份绿豆粥送来吧…这天气怪闷热的。”皎女一身桃红长裙斜坐在椅子上,轻轻用手绢擦着额头冒出的微汗。

    “是的。小姐若是需要,阿糖待会儿送些果子和冰来。”

    “嗯。麻烦了。”

    “怎会呐。阿糖作为家仆理所为二小姐服侍。”阿糖带着笑意退了出去,留下一屋闷热和更闷热的皎女。

    阳春三月已过,五月踏着大步走来,像扛着大刀的壮汉站在面前,挡住了姣美窈窕的春日。

    院子离池塘不远,可惜路上并未有树遮阴。

    轻摇着团扇,微风撩起脸庞的发丝,全开的木门时而拂进热风,夹杂着蝉鸣。

    食过午膳后,总会有些犯困。皎女起身在房里走了走,踱来踱去闲得慌,便坐下在敞开的窗下,呆呆地坐着。终于在快睡着时,房门被人推开。
    白嫩玉手轻折下一朵娇艳欲滴的花,放在鼻下闻了闻,浅笑道:“宿儿,你还记得上回的鸟儿吗?还有去年冬日的锦鲤鱼?哈哈哈…………”

    蕊女若有所思地想想,道:“宿儿喜爱这些,姐姐们并未拦着。可……那些生灵宿儿可是养活了些吗?”

    宿女很是坦诚地摇头,解释道:“上回的鸟儿是大哥从郊外带回的,悉心抚养了几日就死了。那几条锦鲤……哎,或许他们并不爱我。”

    “宿儿很喜欢吗?”蕊女身材高挑,一身淡青色长裙在争奇斗艳的千金里格外引人瞩目。

    宿女点点头,长发上插着的步摇响得清脆,她笑道:“大姐,我能带它回去吗?呐,我会好好照顾它的……”说道照顾二字,一旁赏花交谈的皎女掩着嘴咯咯笑起来。


    三人交谈许久,天色渐暗,约下明日在大堂谈话后,纷纷离去。

    送走两人后,本应该洗漱休息的蕊女倚在木门旁,无声地落起泪来。

    “皎女怎样了?”半开的木门外响起平静的男声,无波澜,甚至就像普通的闲聊。

    “大夫说是擦伤,女娃金贵些,养半月就差好了。”带着笑意的女声,特殊的声线很有辨识度,是小姨安合。

    噪乱的脚步声在木门外停下来,蕊女摇了摇头,喊道:“是小姨吗?”

    岁数不大,说起话来到时惹人笑。

    “这般说来,兄长也是知道你照顾不来才从郊外抓来野鸟。”“哈哈哈…大哥也是个诡人呢。”两人一唱一和笑得花枝招展。

阅读卢小姐最新章节 请关注超凡小说网(www.pan8.net)
为你推荐
目录 加书架 提意见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