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其他类型傲龙笑
本章:10518字

第八章 书生

    某一天清晨,桃林的花朵就像约定了一样,突然就把整个天空开得嫣红如织。族长和长老们大为吃惊,四处查看,并连夜商议。

    不过,结论是:今年的桃林生长得很好。

    浅浅差点笑起来。因为她无数次听到花苞在轻轻地喊:我要开得无怨无悔。
    有时候,她会很厌烦那些大献殷勤的年轻人。却说不出为什么会厌烦他们。其实,他们都很优秀。

    桃林的东边,有一个通往外界的出口。不过,种着无数的桃树,按照奇门遁甲术种植的桃林阵,让人根本就无法走出去。连村长偶尔出去都要背熟了路径才行。而且,每走出去一次,桃林阵会变化!

    据说,这是神的指示,神的法力。

    不过,这基本上是不可能的。几千几万年不断生长的桃树,围得严严实实,天生就是狱卒。

    这一年,桃林的花开得格外好。每一个花苞都在吸取营养,靠近了还能听到她们窃窃私语的声音,每一个花苞都希望自己能开出最艳丽的花朵。


    浅浅带着李书生,在桃林曲径中,急急慌慌地奔走。毕竟,私奔不是好事。而跟一个外人私奔,则已经犯了族规了。

    桃林是她的摇篮,她熟悉桃林的每一个角落。甚至,她清楚地知道,哪个地方哪个时辰会有巡逻者出现,哪个位置有一根讯息线。她的父亲是村长,因此,知道更多的秘密。

    她在怒放的桃花丛中穿行。心情就像这些花朵,毫无顾忌地在这个时节开放了。长这么大,她没有没有见到过任何一个外人,村里的小伙子虽然个个、刚健有力,充满青春的气息。然而,她却不满意。

    她心里,也许还藏着跟其他人不一样的想法。那些无事献殷勤的小伙子,虽然可爱,却不是她梦中所想的那样。不过,她是不能出去的。桃林就像一个牢笼,无数奇门遁甲的阵法,无数明桩暗伏,还有无数规矩,都约束着每一个人。况且,外面是每个人都没有去过的世界,谁知道会不会有杀机和危险在等着。

    所以,浅浅只能幻想某一天桃林的禁锢消失。
    所以,偶尔,她也能跟着巡逻的村人到处走走。不过,阿四阿五阿杜阿礼他们从不允许她走到桃林边沿去。据说,经常会遇到危险。

    她的日子就这样平常地过着。

    一直到那天偶尔走到桃林边沿去!

    她没有遇上传说中的危险,却遇到一个人!

    一个全身是伤的人!

    一个差不多已经没有知觉的年轻书生。

    浅浅不小心迷路转到桃林边沿,心中惊惶不已,正急得想哭。却看到大桃树下伏着一个人。她不敢靠近。万一是危险如何是好?

    她看着那团青色的衣服,看着青色衣服堆里的人无声无息地伏在桃树根旁。

    激烈的斗争之后,她决定去看看发生了什么。好奇心战胜了对危险的恐惧。

    于是,他看到了遍体鳞伤的身体,铁青色的脸,无神的眼睛。书生牙关紧咬,却没有哼出一声来。浅浅心中一跳。马上决定要救这个人。

    她小心翼翼地把手伸过去。

    书生失神的眼睛看了她一眼。

    他已经不能动了。

    看着书生干裂的嘴唇,浅浅知道,如果不马上施救,这书生一定会死去。问题是她不是医生也不会多少仙术,她不知道该怎么做。

    天空渐渐黑起来。甚至能听到远处怪兽在低低的吼叫。

    浅浅急得直想哭,她在身上到处找,却什么也找不到。

    书生看着她,眼睛竟然温暖起来。她知道,那也许就是回光返照了。她甚至看到书生微微地笑了一下。

    她的脑海里顿时就像被闪电击中一样,瞬间一片空白。

    难道要看着他这样死去?难道没有其他办法了?难道在死亡面前都能微笑的年轻人就这样死在她面前了吗?

    她用手抚摸着那棵桃树。桃树当然无法给她提示。

    书生的眼睛突然不动了,直视着前方。浅浅心中一阵难过,难道这就是垂死之人最后的叹息?不过,她很快从书生的眼睛里读到了惶急,或者说是危险的提示。

    居然还会有一种力量支撑他给一个陌生的女孩子提示!

    浅浅猛然惊觉。

    身后有物。

    刚才她太专心了!

    她迅速转身过去。然后,发出一阵惊叫!

    她看到了两盏灯,惨绿色的灯火在空中飘荡。一阵阴风袭来,让她不由自主打了一个寒战。紧接着一股腥风卷地而来,卷起的残枝败叶漫天飞舞。那两盏灯也似乎在随风飘摆。

    然后,听到“嗤嗤”声大作。

    灌木倒伏折断的声音连绵不绝地传来。显然,那是一条怪兽。

    怪兽突然抬起头,“咝咝”地叫了一声。两盏惨绿的灯陡然被拽远了。

    浅浅睁着被惊吓失神的眼睛,张大嘴巴,却什么声音也发不出来。身体也无法动弹。巨大的恐惧蒙蔽了她!

    书生竟然抬起身子来,伸出手,用力把她拽到了身后。然后,倒在她的背上。

    这书生竟是要先她而饲兽。

    浅浅惊醒过来。明白书生要做什么,毫不犹豫地把书生推开。书生软软地倒下去,眼睛一片漆黑。

    天,原来已经黑了。

    “姑娘,那是一条蛇!”书生喘息着低低地说。他已经无法第二次抬起手来了。

    原来那两盏灯就是蛇的眼睛。该有多大一条蛇啊。浅浅想。从小就怕虫子的她,却要她怎么去对付一条蛇呢?况且,这一定是条极大的蛇。

    说不出是什么力量,让她陡然站起来。她毫不犹豫地从头上取下一支簪子。青翠的光芒突然绽放出来,瞬间照亮了这片灌木丛。

    书生摇摇头,眼睛里充满了绝望。一支簪子能做什么呢?

    那条蛇被突然出现的绿光吓了一跳,嘴里“咝咝”地响着。似乎正在考虑是攻击还是要放弃。

    不一会,那条蛇像是下定决心了。直起身来。夜空下巨大的阴影显得是如此恐怖。

    浅浅用手捂住了嘴巴,制止了内心的惊恐!

    好大的蛇!

    两只灯笼一样的眼睛倏地直升向高空,巨大的蛇身在绿光的衬托下犹如一座冲天的青色宝塔。蛇陡地张开大嘴,清晰地看到蛇口里舌头变成青色的长练。蛇向天长嘶一声,终于决定过来进攻了。

    灌木不断发出痛苦的*,无数残枝横飞,小树被折断的声音清晰可闻。蛇横行无忌,一路压倒无数小树。

    当它靠近桃林外的浅浅二人时,却犹豫了。

    芳馥的桃花气息越发浓烈了。浅浅身上的青翠色浓郁欲滴,一道桃花状的光圈出现在浅浅周围。桃林香气仿佛有灵,正源源不断地补充到这光圈里来。

    巨蛇停顿下来。似乎在思索。

    瞬间,那两盏灯笼变得更大,惨绿的光芒如同夜空的流星,从高天之上直压下来。

    浅浅右手握着簪子,直指上空。

    地面无数落英飘然升起,桃林外沿的花朵像是被瞬间抽走一般,桃花组合成一条粉红的长练,荡漾地醉人的芳香。花的精魂在空中飞舞,呐喊,扑向那高天崩塌下来的巨塔。

    巨蛇灵活地划出一道弧线,企图躲开这一道花之长线的阻击。

    花朵在空中悄然崩散,无数花瓣四散激射,瞬间又成为一道花的墙。

    一声闷响传开。

    浅浅退后一步,手中的簪子摇晃了一下。

    巨蛇一声长嘶,显然刚才的交锋已经吃亏了。不过,蛇的凶性被激发。蛇身在空中划出几个巨大的弧线,卷起一阵腥风,扑打过来。

    硕大的蛇口张开,巨大的蛇头在空中发出愤怒的“咝咝”声。一阵劲风逼向二人。

    浅浅一声娇叱,双手相握,手指组合成一朵桃花形状,托着簪子,口中默念。尔后一声大喊:“桃花海,舞蹈吧!”

    桃林边沿所有地上的花瓣,桃枝上的桃花瞬间被抽空,无数花瓣飘向空中,以匪夷所思的速度旋转着围绕着二人,形成一个巨大的花之漩涡。

    巨蛇被花围住。无数花瓣像箭一般,射向庞大的身躯。蛇身鲜血四射,打在灌木上,“噗噗”地响。蛇愤怒地一声长嘶。竟然发出“嘶昂嘶昂”的兽鸣。

    狂怒的巨蛇摇摆着身子,把周围清扫出一大片空地来。无数树木被它击入半空中,又颓然坠地,发出巨大的声响。

    桃花组成的海洋却始终围绕在它身边,不断有桃花激射入它的身体内。

    浅浅心中稍感喜悦。却也感到有些疲惫。

    她开始后悔不应该离开桃林这么远。

    如果是在桃林里,她一定能得到更多的桃花。

    脚下喘息着的书生呆住了。这个柔柔的女孩身上,竟然爆发出这么惊人的奇迹。他甚至能感受到自己的生命也在不停地受到桃花的律动,在快速恢复元气。他深深地震撼了!

    他只是一个亡命的书生啊,一个犯了死罪而四处逃命的书生,一个家破人亡而心灰意冷的书生啊,为什么能感受到桃花对自己的眷顾呢?

    他置身于这花的海洋中,甚至能感受到一种暖暖的春意。

    醉人的春意啊。很多年了,他已经没有感受过季节的意趣了。不断奔命的生活,让他从未有暇欣赏过山川万物,季节荣枯。

    他眼前只有这花海中决然起舞的女孩,在挥动神奇的簪子,用花的波浪营造出安全的壁垒。

    巨蛇愈发暴怒,巨大的蛇头一下一下地撞击着花的屏障。声音轰然,四散传开,惊得四周无数怪兽到处逃窜。

    却始终无法突破这最后的光圈。

    浅浅和书生都在庆幸还有这桃林,这桃花的庇佑。

    他们都没有发现,这巨蛇经过无数次失败之后,开始改变策略了。云海中的怪兽,最大的特点就是通灵,似乎有一点点懂得思考问题!

    巨蛇大吼一声,身子弯成一张弓,搅起漫天的树叶细枝,令人窒息的风尖叫着自空而来。

    这一次,巨蛇竟然是首尾同时进攻。

    书生发现了异样。

    这蛇的尾巴,居然能分叉。分叉的巨尾划出一个半圆,从两侧呼啸着卷来。蛇头则撞向桃花屏障。

    浅浅根本就没有能力兼顾上下。

    浅浅轻轻地呼喊了一声什么。手中的簪子刹那间晶莹剔透。

    那巨大的尾巴从两个方向攻击来,她还能做些什么呢?

    但求多福吧。

    书生突然站起来,挡在她前面,张开双手,护住了她。

    浅浅愣住了。回头惊讶地看着他。

    听到一声大喝:“射!”

    继而听到无数巨大的尖啸声,划破夜空。

    一阵巨大的闷响之后。

    巨蛇一声哀鸣,像折断的树枝,向后猛然退去。巨大的尖啸声,怒吼着追向巨蛇。巨蛇不停地摆动尾巴,巨大的身躯击打着阻挡它的任何草木,拖曳出一条巨大的沟壑。亡命奔走的巨蛇一路上碾碎无数草木大石,只听到轰隆隆的响声伴随着哀鸣,渐渐远去。

    一群壮汉赤着胳膊,手持火把,以及巨大的桃木棒奔来,口中发出震耳的呼喝声。

    “爹爹!”浅浅失口大呼,一时间惊喜交加,感到天旋地转,倒了下去。

    书生早已没了那股英雄豪气,委顿地坐在地上,看着越走越近的人群。

    桃源村长和蔼慈祥的面孔给他吃了一颗定心丸。至少不是坏人!

    “村长,那是云海十层的钩蛇!1”一个大汉自远大喊。

    闹哄哄地又一群人围拢过来。

    “什么?阿杜,你看清楚了?”村长反问道。

    阿杜用沙哑的声音肯定地说:“没错!蛇尾能分叉,身长怕有几十丈。只有钩蛇是这样的啊。”

    村长点点头:“把浅浅抬回去。这丫头都用本命术了,幸好来得及时!”

    “大家看这个人……该怎么办?”村长问。

    大家都不说话。

    阿杜走出来,轻声地说:“按照村规,这人是不能进村的。不过,刚才,他誓死保卫小姐的举动,大家也看到了。是不是……可以例外?”

    大家都松了口气。一齐点头。

    “收起箭桩!”阿杜大声命令道,“发讯息,告诉其他弟兄,小姐找到了。阿四阿五,抬人!”

    听到“吱呀吱呀”的声音,巨大的桃木做成的箭被退回去。富有弹性的弓弦也收起来了。刚才,就是这类似于军中弓箭的巨型箭头,击退了长达几十丈的钩蛇。

    不过,钩蛇一般只活跃在云海十层,没有理由出现在桃林附近啊。

    阿杜临走时,停在满地的桃花中,呆了片刻。抬头望望星空,想了想,叹了口气。扛起大棒子,迅速消失在桃林中。

    本章注释:

    1钩蛇:身长二十米以上,尾部有分叉。捕食时于水中用尾巴钩岸上动物食之。《水经注?若水》有载。
    桃林西边,也有一个出口。据说,直接通向云海禁地。既然是禁地,也就没有多少人敢去看看了。而且,传说,禁地入口还有凶猛无比的猛兽守护。所以,只有传说,却从未有人走过西出口。

    浅浅每天的事情就是围着每一棵桃树走,数新开的桃花,数着自己的心事。

    数到后来,她也心灰意冷了。这个美丽的牢笼是不会有人进来的。她终于明白妈妈姑姑阿姨三婶她们的心事了。桃源村每一个女人都很美丽,眉宇间却有着一种说不出的淡淡的愁。

    不过,对浅浅来说,这只是一个牢笼。

    东边据说靠近青丘国。所谓的靠近,其实还有几天的路程。云海大得让人无法想象。据说,青丘国有一棵高耸如云,宽阔无边的青雀树,树巅上栖息着青雀一家。青雀每天都绕着云海飞翔一圈,然后回家吃饭。不过,谁也没有见过青雀。也许,青雀太小,又飞得太高吧。


    浅浅是村长的女儿,是桃源村的公主。然而,她每天穿着翠绿的衣裳在桃林徜徉时,也会想,自己会不会开得无怨无悔呢?

    绿绿是不懂的。绿绿只会跟在后面屁颠屁颠地捣蛋。

    投我以木桃,报之以琼瑶。匪报也,永以为好也。

    ――《诗经?卫风?木瓜》

    夜黑风高。星光冷照。

    也许有一天,她会嫁给村里的某一个男子,过着和妈妈一样的日子吧。

    幸好,爹爹很疼爱她。村里每个人都很宠爱她。

阅读傲龙笑最新章节 请关注超凡小说网(www.pan8.net)
为你推荐
目录 加书架 提意见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