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其他类型我的邪魅男模
本章:3668字

第六章不想说相爱过1

    “慕容,那个男的好像独孤啊,你看他的身影,那身浅灰色衣服!”孟梦惊叹道。

    可是独孤秀明明就在画室里。

    “慕容,独孤已经好久不理我了。”
    “你干嘛发火?不就是男模忽然失踪了又换了一个年轻漂亮的女模吗?”梦委屈地抽回手。

    我真不明白她为什么会对自己的情敌产生一种心里依靠感?唯一的原因是独孤对她的感情不敢恭维。

    遗烟——他的确已经失踪了一个多月。自从那天我们上气不接下气拼命地爬到顶层瘫坐在最高层的楼梯口,他忽然脸色发白捂住胸口然后画室里就莫名其妙地换了一个只有14岁的年少女模特。

    “哦,那一对是不是傻啦?这么冷的天竟然在雪地里拥抱,他们会不会想到有人站在高楼上看风景?”

    一只手附上我的肩。


    由相爱变成相爱过,仅仅多了一个“过”字,一切都变了味道。

    汉字的确很无奈很伤感,过就意味着过去、经过、过程、过错、过失,过程中失去了的那些东西。

    我只能这样理解。然而,就算是结局注定要“过”的东西,我们今天今时依然拼命地争取。

    “慕容,你躲在这里看什么呢?”

    不时有人路过更衣室门口的楼道在这层楼最西段的转角处虚晃一下。
    “我不叫遗烟,我叫香雪。”

    我一惊,回头看见那女孩怯怯地对我说,两只大大的黑眼睛两条及腰的长辫子。原来她听见从我嘴里发出的字符。

    “遗烟是啥?”她闪着纯真的笑意看见我脸上关切的爱护才敢问出心中的疑问。她来自深山想知道的事情太多太多。

    “一个人的名字。”我说。

    “我不懂,一个人会叫这么个名字?”她很爱说话。

    “是啊,很奇怪。”我笑笑,“也许他本来就是个怪人,这世上再也找不到第二个像他这样的人。”

    而他竟然失踪了,像一簇骤然燃放骤然消逝的人间烟火,像古林公园里那场盛事牡丹,在极尽繁华中倏然落尽,没有等到正式开始变草草落幕。

    当花瓣离开花朵 暗香残留 心若在灿烂中死去 用你邪魅笑容为我祭奠

    瞬间,只是一眨眼,我实在不想说曾经爱过。
    女模特穿着一件朴素的蓝底白花小棉袄,蓝色裤子,个头中等,而她的体型明显没有发育充足,身段略微单薄。我搞不清一个小女孩缘何要千里迢迢离乡背井来这里做模特,难道只是因为她的家乡远在深山僻壤?她说她的家在大别山。我想象不出大别山到底有多大。

    不过,所幸的是由于天气奇冷,自从遗烟失踪后系里就把人体课改成速写课,所以自从这个名叫香雪的女孩来了之后还从未有人见过她的****。我希望素描课会一直进行下去天气也会一直寒冷,不过,我更希望那个人会在某一天上午灿烂的阳光下骤然冒出,一脸的邪魅,笑容不纯,趾高气扬地推开画室前门,鹰眼斜睨,敞开两颗纽扣故意慢腾腾地解开倒数第二颗纽扣……

    遗烟,你不知道你的失踪造成了多大损失,每个人脸上的表情都充分说明昔日画室里耀眼的光辉已经和你一起黯淡下去,再也没有任何一个模特的到来能够和你相比,能够和你一样使我们的画室蓬荜生辉光彩照人。

    他会不会是病了?我一直在猜测。刘公馆的门前再也不见那辆猩红轿车,和他一起神秘地失踪了。

    忽然听见学习委员站在画室门口喊:“都快进来,休息时间结束了。”


    “他好像也不理你了。近来他总是和柳如棉形影不离,你说他会不会染上怪癖?”梦终于不耐烦,“你为什么不说话?难道就为一张水仙面具就变成了自恋狂?”

    我不知道为什么一听到水仙面具四个字立刻就火冒三丈:“你最好再也不要提到什么面具,那本来就是假的!”

    很长一段时间过去了,仿佛一眨眼又仿佛漫长得跨越了一个世纪,长江浩淼的江面上一望无垠被一场有史以来最猛烈的风雪封冻得严严实实,连风都冻僵了,没有一丝风的讯息。古林公园反而愈发沉寂下去,偶尔有寥落的人踪踏着吱吱的厚雪到那里观赏雪景和僵硬的枯枝。我依然会在每一天空闲时段站在12楼面北的窗户前拉开褐色窗帘静静地数点那里的落叶,居高临下清晰得近在咫尺。我时常看见牡丹亭里一对人影相拥而坐,在冰冷的雪景中极为惹眼,女的总穿着艳红的羽绒服男的总是一身浅灰。而他们显然已经相爱很久了,也许是想在那里找寻春梦演绎一场新版杜丽娘与柳梦梅的传奇爱情。

    原来姹紫嫣红开遍,似这般都付断井颓垣。

    也许有一天,也许是一年后,他们也会回忆起昨天,回忆起他们曾在这里,在这浪漫得无以言说的牡丹亭中的点点滴滴,彼此在咫尺千里的某个地方对着空气说:我们曾经相爱过。

    遗烟……

    莫非你果真是一簇遗失人间的烟火?

阅读我的邪魅男模最新章节 请关注超凡小说网(www.pan8.net)
为你推荐
目录 加书架 提意见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