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都市言情江澄子
本章:5084字

第26章

    阿澄说的有道理可我还是气不过,这样一来宫里宫外,我完全成了众矢之的,“那你没有事先和我商量就贸然做了这个决定,万一我真的有事怎么办?”

    “你可不能有事,你要是有事我可就成了寡夫,你可不能有事。”

    我狠狠的揪着他的头发不松,“什么寡夫,那叫鳏夫,还整天跟我吹嘘自己有文化,啊呸。”
    阿澄的计策果真灵验,才几日的功夫我就抓了几个现行,但都是一些不疼不痒的小事,我猜测这一招应该就是声东击西,往后还有大阴谋等着我。

    云舒趁着四下无人的时候,将我肚里的枕头取了下来,我向她抱怨着,“真怀孕累,假怀孕也累。这个枕头捂在身上还真是热。”

    “阿姐,您可真有意思,每天看您和王爷争来争去已经成为了一件常事,你们两个真是绝配。”

    “喂喂喂,你太过分了吧!你鬼主意怎么这么多,拿自己的媳妇当枪靶子使,有多少人盯着我,你存心害我。”我捶打他的胸口。

    “哎哟哟,瞧把你给气的。”他把我抱在怀里,“我这也是无奈之举啊,现在趁着你没有真的怀孕的时候把那些人想害你的人揪出来,等到了你真怀孕的时候可就晚了,我这也是有备无患嘛。”


    我有些不大相信这个江湖郎中,阿澄对他的话倒是深信不疑。号脉许久也没有见他得出一个结论。我没了耐心,干脆直接询问。

    “启禀王爷,王妃并未有喜,只是她太想有一个孩子所以才会造成假孕的现象。”

    这个结论真是让我哭笑不得,假孕现象···阿澄看着我,幸灾乐祸的笑着而后竟一下子将我从凳子上拉起,“月儿,你怀孕,你必须怀孕。”

    我还以为他受了什么刺激,“骆大夫,麻烦你多开一些保胎药,我要大张旗鼓的告诉所有人,本王的王妃怀孕了。”

    骆大夫和我面面相觑,愣在了当场,骆大夫按着阿澄的意思为我开了很多的保胎药,而且是大张旗鼓的。我明白了阿澄的意思,他是想利用我这一胎布局···
    “那是不是会爱很多人?”

    “也不尽然,但不会只爱一个人,即便爱过很多人,可心里只有一个特别的存在这是旁人比不了的。”

    她继续追问我,从她的眼神中我看到了对爱情的那种向往,我不想把话说的太过绝对,因为这单纯只是我自己的经历和感悟,“阿姐,那两位六皇子相比,你更爱谁多一点呢?”

    相信这个问题不止很多人问过,也有很多人扪心自问过。

    “不同的时间和地点,心境自然不同。对两人的爱都是同样的,但是相比较而言我对阿澄的付出要多的多,不单单是因为我和他是有名有实荣辱与共的夫妻,更多的缘故是因为我爱上了这个小泼猴。一开始的时候我可能没有在意,可等我明白过来的时候我已经很爱很爱他了。”

    云舒打了一个响指,“我觉得阿姐和郡王才是真爱,你们两个非常般配。”

    是啊,最好的爱情是势均力敌,“爱情和婚姻就像是拉大锯扯大锯,有欢乐也有争斗,有的时候我处于上风,有的时候他处于上风。”

    云舒被我的一番言论逗笑了。

    “真是羡慕你和王爷这样的爱情,真挚又纯粹。”

    纯粹,我微微有些心虚,空气中似乎飘来一股子药味,我知道阿澄在门外便借口自己累了。云舒告退,阿澄刚好端着药碗进来。还好我早有所察觉没有说不该说的话。

    “阿澄!”没了那个碍事的枕头,我轻松一跃而起跳进他的怀里撒娇,“我要你哄我。”

    “好,我这就哄你去睡觉。”阿澄将我放进温暖的被窝,有股子鸭毛的味道,我一连打了好几个喷嚏。

    “什么味道,这么难闻。”我趴在阿澄身上嗅来嗅去。

    “下午的时候上山打猎,捉来了几只鸭子和小鹿。”

    “难怪一股子鸭毛的味道。”

    阿澄似乎有些尴尬,“那我再去洗洗手,以免呛着你。”

    我赖在他的怀里让他陪我躺下,如今我的驯夫术已经游刃有余。我主动吻住了他,他更是热情的拥我入怀和我在被窝里纠缠起来,“月儿,假怀孕你都这么粘人了,若是真的怀了是不是会更加粘人啊?”他喘着粗气。

    “当然,我要粘着你一辈子。”我伸手去解他的腰带,房中满是情欲的气息。一场温存后,阿澄在我旁边沉沉睡去,我轻抚着他的脸庞,想起方才和云舒的一番对话,对于阿澄我其实有点内疚,我爱他,也利用了他对我的爱,我只想长长久久的在他身边,和他在一起,得他的宠爱,我为他谋划也是在为自己谋划。这样的爱还算是纯粹的吗?可话又说回来,应该没人能做到独善其身,置身事外吧!
    老实讲,再次提起这个名字时心里仍有一些酸痛,毕竟是自己真心爱过的男人,要做到云淡风轻似乎很难。

    “锦明是西岳国的六皇子。”我尽量让自己的心态保持平静。

    “六皇子?这么巧,郡王也是六皇子。”云舒漫不经心的说道,“阿姐,你是不是难过了?”她小心翼翼的询问我。

    “其实我也这么觉得,真的是缘分到了,之前和锦明在一起的时候还真未有过这样的感觉。”我顺嘴说多了一句。

    “锦明,以前没听阿姐说起过,他是您家乡的人吗?”云舒一边铺床一边询问我。


    “我这不是想逗你开心嘛,我这么大的人会不知道鳏夫是什么意思啊。好了好了别生气了,我错了,我这也是忽然之间才做了这个决定,就想打他们一个措手不及,这阵子我一定会好好的守着你,你放心好了。”

    “这还差不多。”

    总算是把文璎安抚好了,这几日阿澄都在她房里用餐我也没说什么。暗中下手之人我还是无从得知,近来红鸾也没有偷偷的飞鸽传书。府上的一切都还算正常。

    自打那日我见到小汐之后自己也想和阿澄孕育一个孩子,可是都这么久了我的肚子还是没有半点动静,可我的身子并未有任何的不适,我不知道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阿澄让我别太心急,这怀孕也是讲究天时地利人和,自然是需要一些时日孕育出一个健康的宝宝。

    这几日我都有些反常,呕吐不止,喜食杏子,我看了一下自己的起居注,已有两月未来癸水。我大喜过望,将这个好消息告诉了阿澄。阿澄也早已注意到我的反常早早为我安排好了大夫。

    我摇摇头,一时间难以回答她这个看似简单实则复杂的问题,“其实也算不上难过,只是有些心酸罢了。我承认我心里还有锦明的位置,但我现在爱的人是阿澄,以后爱的人也只会是阿澄。”

    云舒微微发蒙,“我还以为您只爱过郡王一个人。”我笑了笑,她还没有经历过感情之事,哪里明白我的心路历程,“人的这一生啊,不可能只爱一个人。”

阅读江澄子最新章节 请关注超凡小说网(www.pan8.net)
为你推荐
目录 加书架 提意见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