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其他类型清莲
本章:4956字

第三十六章 午后

    虎头青年见状哈哈大笑,输了4根烟的心情顿时好了起来,打趣道“老王头,在想什么呢,都到了你这个年纪了,没有老婆用,也不需要这么齁着吧。”

    “我看不像是欠老婆。”这时,坐在虎头青年正对面的一个干瘦青年插话了,“多半是被公安的吓着了,从早上被提审完一进来后就变成这样了。”

    虎头青年听完这话,一下子兴奋的坐到了铺上来,仔细观察了一下王兵的脸,然后又伸手在他脸上拍了两下,夸张的喊道“不会吧,真被吓到了,哈哈!!”
    看守所内的生活从来就是与压抑,单调挂钩,但凡有一点能激起火花的事,就能引爆这些人的激情。王兵所在的号子一共关有12个人,这12个人看到这一幕,顿时全部都“欧欧欧”的起哄起来。

    虎头青年见状,更是兴奋,一下便压在了王兵身上,说道“老头子,看着我,说说,是不是被公安的吓到了?!”

    王兵惊恐的看着虎头青年狰狞的面孔,没想到他真的敢在号子里对自己动手,只得点了点头,随后又摇了摇头。

    此时的看守所号子内,看上去老实巴交的王兵正躺在大通铺上焦急的等着什么,一旁的桌子上,三个模样凶横的年轻人正围在一起打着“斗地主”。

    一把打完,其中一个手腕处纹着一个虎头的年轻男子已经输了4根烟,不想再打,便把牌一扔,转过身一巴掌打在了王兵的大腿上,把王兵吓得一下弹了起来。


    到得检察院时,肖川远远便看到公安的警车停在了门口。

    走到近前,肖川给王强打了个招呼,先将自己的摩托车停进了院里再跑了出来。

    “对不起,对不起,你们等久了吧。”肖川打开车门坐进车后面,“中午在家做了卫生,所以搞晚了点。”

    “我们也是才来,没事。”王强不在意的说道,“那我们现在就出发吧,看看王兵那老小子能有什么说的。”

    小陈见状,忙将车发动,随后一脚油门下去,汽车在检察院门口打了个转,随后驶上主路,向着看守所的方向疾驰而去。
    “老王头,跟我说说,公安拿什么吓你了?”刘森懒洋洋的爬了起来,用手撑着头,看着王兵,“不就是个交通肇事嘛,赔点钱不就完事了。”

    王兵再次把身子侧到一边,不去理会。

    “哟,还上了脾气?”刘森这次没再动手,而是紧挨着王兵半躺着,在他耳朵旁边说道“小爷我14岁就开始进号子,今年18岁,不多不少,每年进两次,现在是第8次,公安那一套我熟得很。”

    “又在吹牛逼,老子也是看守所常客了,怎么之前没见过你。”那个跟刘森一次打牌的干瘦青年打趣道。

    “小爷满18岁之前属于未成年人,被隔离关押的,怎么能跟你们这些人渣关在一起。”刘森摆了摆手,不屑一顾的说道。

    “切!”干瘦青年自顾自去收拾掉在地上的扑克牌,不再搭理他。

    “根据我这么多年的经验来判断。公安不是拿一些还没有查清楚的事情来诈你,就是拿你家人的信息来威胁你!你说我说的对不对!”刘森颇有深意的判断道。

    王兵的身体动了一下,然后转过身,看向刘森“你怎么知道?”

    “还我怎么知道!”刘森一下兴奋了起来,拍着胸脯说道“我是谁,我可是18岁就已经进过号子8次的人了,就这经历,放在道上怎么也是大哥一级的人物了,这样吧,你跟大哥好好说说,大哥给你参谋参谋。”

    王兵将信将疑的看着刘森,犹豫了一下,说道“公安的人说我老婆生病住院了,急需用钱。”

    “假的,绝对的假的!”王兵还没说完,刘森大手一挥,说道“这都是公安在我身上玩的不要了的套路,也就哄哄你们这些刚犯事的新贩子。不信你问问冲天猴,是不是这么回事!”

    冲天猴是干瘦青年的外号,刘森说这话时,他刚刚把扑克牌整理好,听到刘森说的话,冷笑了一下“之前爷犯事的时候,公安骗爷说,爷的婆娘因为思念爷过度而流产了。”

    “结果呢?”王兵追问道。

    “结果爷心里一急,葫芦里倒豆子全部给交待了,最后爷被判了整整两年,出去时才发现,爷的那婆娘原来是被隔壁村的一个地痞给欺负后才流的产。”

    “再后来呢?”此时不止王兵,号子里的其他人也好奇的问了起来。

    “再后来呀。”冲天猴的眼睛里闪过一丝狠色,缓缓说道“再后来呀,那个地痞被判了刑。老子就找到了他家里,把他的老婆也给欺负了,然后再把她扒光衣服吊在他家院里的树上三天三夜。”

    “所以呀!”冲天猴狡诈的看了王兵一眼,说道“如果爷当时啥都不说,说不定关满一个月就出去了,就能早点陪我那婆娘,给她报仇也不用等两年了。”
    “管教来了,快躺着。”不知道是谁发出了一阵喊声,刚刚还在起哄的其他人瞬间全部都躺回到了床上。

    骑在王兵身上的虎头青年原来名叫刘森,也赶紧就势一滚,躺在了王兵旁边。

    这时,门外的管教又说话了“你们要是再闹,号子里所有人全部罚做100个俯卧撑加跑10圈。”

    虎头青年见状,哈哈一笑“看见没,他不仅被公安吓到了,还被我吓到了,哈哈哈!”

    “刘森,你狗日的在干嘛!又欠管教了是不是!”忽然,号子门外传来了一阵怒吼声。


    王兵对于号子里的这些人和事向来是敢怒不敢言,他现在就盼着王强他们能早些来。于是他伸手把虎头青年拍在他脸上的手打掉,然后掉了个身,继续躺在床上。

    “哎呀,我去,老王头,你长脾气了呀!”虎头青年见状,脸上不怒反喜,一下子跳了起来,就要伸手去把王兵抓起。

    检察院的食堂周六周日一般不开火,不过有陈向南出面,一般当然也就有了特例,不过菜的质量可就得不到保证了。肖川三人匆匆吃完工作餐,约定下午两点半等看守所上班后再到检察院集合,一起再去。

    没有了陈向南的小车,肖川骑着摩托车又花了二十多分钟才回家。幸好今天食堂的师傅提前给他打包好了一份盒饭,回家后肖川不用开火,节省了不少时间。今日天气不错,中午还出了太阳,肖川便将上周因为天气不好,一直堆着没有洗的衣服全都拿出来洗了晒上。

    时间一秒秒过去,一通忙活下来,时间便到了2点。肖川看了一眼躺在轮椅上睡着了的父亲,将他慢慢推进了房间里,给他盖上被子,捂严实后便出门去了。

    话说完,整个号子里陷入了一片沉静。

    过了一会,门外再没有了动静,号子里才又响起了稀稀疏疏的声音。

阅读清莲最新章节 请关注超凡小说网(www.pan8.net)
为你推荐
目录 加书架 提意见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