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武侠修真紫薇天帝
本章:6330字

第四章 伐树得宝

    沉默良久,随即定了定神,洒然一笑,“生死争命,你输了,就是输了。”

    不再迟疑,找着当年雷劈留下的裂痕,周围还有烧焦的痕迹。

    伏尘循着缝隙,剑光一闪,随心而动,一剑刺入。
    例如墨家研制的诛妖灭魔弩等军用强弩,一旦私藏被发现,就是满门诛绝的重罪,除此之外便再也没有任何限制。

    剑本来只是普通的云纹钢剑,但是由官府赐下,自是沾染了一丝帝国天朝的人道堂皇之气。

    又随身常伴着秀才左右,久经浩然文气的熏陶,因而渐渐有了些许神异。

    伏尘移步走上前去,血色枫树感应到伏尘杀机,枝叶不禁轻轻抖动,发出哗哗声,如泣如诉,似在求饶。

    伏尘眉毛一扬,有些叹息,喃喃自语道:“今日你求我放过你,但异地处之,难道你会放过我吗?”


    放眼望去,只有一株枫树自斜坡生出,虬曲如龙。

    根扎石中,高有三丈,通体血红。枝叶细细密密若龙鳞,道纹俨然,千姿百态,勾勒成画。

    轻风一吹,碎影摇动,玉音脆脆。

    天光映照之下,血色光华氤氲流转,隐隐欲滴。

    血色枫树灵智虽消,但本能尚存。
    树体无火自燃,寸寸碎裂成屑,散发着浓重的焦火气。烧的很快,转息间血色枫树就化为了黑色的灰烬。

    风只一吹,灰烬便都一同飘散消逝了,只在原地留下了一个拇指大小的血色珠子。

    血珠晶莹剔透,温润纯粹。珠体表面殷红血色流转,散发出浓烈的血香,沁人心腑。

    这,便是此行的最大收获了,祝融精血!

    伏尘拾起血珠,血珠红光氤氲,握在手中暖暖,然而此刻心下却有些冰凉,觉着一阵寒意。

    伏尘垂首不语,心神激荡,一时有些怔怔怅然。

    “苦恨年年压金线,为他人作嫁衣裳。”

    血枫亿万年的日夜积累毁于旦夕,苦苦修行终了还是成为他人脚下踏石。

    人同此心,心同此理。

    伏尘突有一种难以描述的慨叹和悲哀,天意茫茫,天数渺渺。

    道途之中,因果命运交缠之下自有无量劫难临身。

    劫难无数,有天劫,有地劫,有人劫,有心劫,有魔劫……

    修道者每行一步,都需克服这重重的坎坷磨难。

    层层关锁层层阻,步履维艰,半步踏错不得。

    漫漫长生路,古往今来,多少英雄豪杰,天纵奇才,惊才绝艳者,回头看,最后又有几人能走到尽头?

    苍天之下,横贯古今,只有走过的人才会知道这条道路究竟是何其险,何其艰,何其难!

    长风烈烈吹过,伏尘恍然惊醒,淡淡自嘲一笑,眉目锐利,有些领悟。

    将手中的莹莹一点血珠放入玉瓶中遮掩了气息,长袖一挥,没入了林中。

    “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

    前路再是困难又如何,何须畏首畏尾。

    大丈夫自当乘风万里,急流勇进,蹈锋饮血,奋起而杀!

    我,自行我道!

    …………

    下了山,这时夜幕降临,天已经黑了,牛车也早就先行回转了。

    弦月皎洁,清辉普照,白霜铺地,四周有些冷清。

    翻过一座小山丘,就可以看见一条河。

    这条河名叫小清河,发源于龙河府内大江——怒江,蜿蜒东来,在火枫山折而向南,是它的诸多支脉河流之一。

    河水清澈怡人,安静流淌,乃是济阴县内的第一大河。

    沿着小清河,没走多久,就见着了一个渡口,旁边还种着排排古柳。

    一条白篷船,还侯在原地,这是上山之前就与船家说好的。

    这种白篷船的船身两头尖翘,船舶覆盖着半圆形的船篷。

    篷用竹片编成,中夹竹篱,上涂桐油清漆。

    船身老旧,却隐隐带有光泽,这是船身数十年浸水所形成的保护色。

    伏尘上了白篷小船,船家挥浆,荡起层层细浪,打破了沉沉寂静。

    很快小船就驶离了码头,缓缓滑动,飘向夜色深处。

    一路顺风顺水,十分舒适平稳。

    船舱里光线很暗,只有一盏固定在桌上的油灯,发出了幽幽暗暗的光。

    桌上有些米饭,还有一盆鱼,用料虽简单,但却极鲜美。鱼片嫩黄爽滑,鱼汤色白如乳,是船家刚端进来的。

    鱼汤还很是滚热,伏尘将浓郁的汤汁浇在饭上,味道很是不错。

    靠山吃山,靠水吃水,累世经年之下人们总是能够积累出许多生活的经验与技巧。

    船头微微沉漾,平静的水面顿时荡起阵阵涟漪,向着四周扩散开来。

    月光的映照下之下波光粼粼,静谧安详。一路前行,不知道过了多久。

    等县城的轮廓在视野里出现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了。

    待靠近了码头,船家泊好船,伏尘付了最后一部分船资,纵身一跃就从船上下来,踏上了岸。

    济阴县城并不实行宵禁,因而此时进出无阻。

    穿过两重城门,就是大街。

    济阴县在帝国虽只是个北方小县城,但人口也有数十万之多。

    因而长街笔直,宽达三十步,并不显狭小。

    街道两边店肆林立,开着酒馆,茶楼,当铺,作坊。

    临街的屋檐高高低低交叠在一起,鳞次栉比。

    已是深夜,所以路边并没有多少人。

    遥遥望去,只有稀疏两三点烛光不灭,那是正在通宵营业的酒楼妓馆。

    大街连着小巷,南边小巷两边是破旧古朴的长满青苔的平民院落的院墙,有些院墙上还铺陈着密密麻麻的青褐藤蔓。

    北边小巷则多是深宅大院,绿瓦红墙,飞檐突兀横出,金铺屈曲,门口镇着石狮。

    济阴县南贫北贵,居住在城南的大多是贫苦或中人之家,城北则多被富绅豪贵盘踞。

    以前伏尘住在城北,后来父母离世,伏尘也就卖掉了房子,同三三一同搬回了城南老宅。

    乌云遮住了星月,街道漆黑而又寂静。

    伏尘提着灯笼,灯火微弱,身子大半隐在重重黑暗之中,模糊看不清神情。

    耳边远远传来巡夜更夫的竹梆锣声,隐隐约约,若有若无。

    伏尘一路前行,很快就来到门前,但还没来得及敲门,三三就从门后闪了出来。

    似乎是一直等候在那里,三三一看见伏尘,就立刻红了眼圈,三步并作两步跑了出来,扑进伏尘怀里。

    “少爷……”少女担心卸下,眼中微微模糊,有些激动欣喜。

    两人朝夕相处,以前从没离开过彼此这么久,自是恋恋,心里放心不下。

    “好了好了,我没事的。”伏尘叹了口气,眼神变得柔和。

    “不是说了么?晚上就会回来的。”伏尘轻轻拍着少女纤弱的背说道。

    “可是,我……我心里还是有点害怕……”三三低着头,带着些哭腔,声音哽咽,弱弱说道。

    伏尘转头看着她柔弱的情态,沉默一下,有些怔怔。

    谁又能想到,这个柔弱的少女日后会为了自己而变得怎样的勇敢与坚强?

    伏尘暗暗想着,微微一叹,心里百味陈杂,说不出是什么滋味。

    “没事的,不要担心。”伏尘感觉着少女心事,轻声缓缓安慰。

    三三咬着唇,似乎有点不好意思,但随后又渐渐缓和,似乎沉醉其中。

    “夜深了,回去休息罢。”伏尘说着,五指收拢,紧紧握着三三柔嫩的手迈进了家门。

    门外,寒风吹来,呜呜声中在院中卷起几片落叶。
    伏尘将其猛然拔出,剑身上的精美花纹已经被磨灭,其上布满裂痕,如同历经了千年岁月时光的洗礼。

    这剑寒光不再,老旧磨损,却是已经损坏了。

    与此同时,血色枫树犹如被榨干了体内的所有水分。

    其性最是克制妖魔鬼怪,魑魅魍魉。

    隐隐白光闪现,“嘶嘶”声响,笔直的剑身深深插入树体。


    剑是前身父亲留下来的,秀才是国家之“士”,有挂剑之权,官方赐下佩剑,以示身份。

    大周好武崇文,不禁刀兵,允许持有弓箭,但在城里弓箭必须下弦,禁止用弩,特别是强弩。

    天青如洗。

    山中,峭壁高崖,深谷幽幽。

    伏尘四下打量,老道身死,幻像自然消解,哪里还有什么深洞泉流。

    树皮干燥枯裂,内部传来隐隐雷震之声,随后又发出咔咔崩裂的声响。

    似乎是这一剑点燃了导火索,导致火枫树再也无法压下体内蕴藏的雷火之气。

阅读紫薇天帝最新章节 请关注超凡小说网(www.pan8.net)
为你推荐
目录 加书架 提意见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