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武侠修真紫薇天帝
本章:7058字

第一章 一重浪灭一重生

    这是个诸法显圣,百家争鸣的大世界。

    自上古洪荒大破灭以来,世人承其道统,衍生出无数大道法门。

    仙佛神魔,诸子百家,气运功德,如恒河沙数。不过大致划分,亦只是力、法两道。
    然而长生之路何等崎岖坎坷,漫漫荆棘,多少天纵奇才,上下求索,还是白头。

    这个少年伏尘,轻叹一口气。

    前世自己从地球穿入此界,得大气运,加之穿越者拥有此界未有之的经验与知识,靠着这底蕴积累,虽起步略有坎坷,但之后便一路扶摇直上。

    手心凉凉的,少年一个激灵,将雨水甩落。

    良久,少年眼中的迷茫复杂渐渐散去,明亮清晰起来。


    很快便大了起来,重重击打在鱼鳞瓦上,发出噼啪的脆响。

    雨水沿着瓦缝汇聚成细流,从檐前滴下,绵绵不绝。

    城南处的一户人家,一个少年起身走向窗前,推开窗子。

    看着秋雨,有些怔怔。

    不知过了多久,才伸手在掌心接了些滴落的雨。
    走进一个少女,十三四岁,发辫圆环,左右各一,端着铜盆热水与毛巾,有些吃力的样子。

    身子矮小瘦削,肤色白皙,眼睛澄澈干净。虽还稚嫩尚未长发,但已可初见清丽。

    见了少年,忙将铜盆毛巾放下。

    关了门,取了衣裳,低声责备道:“少爷,天冷了,雨又这般大,怎么只穿了中衣就起来了?快点换上衣服,小心感了风寒。”

    说着,鼓起小脸,服侍着伏尘穿上。看着少女,熟悉的面容和语调又唤起了前尘许多往事回忆。

    少女名叫三三,姜姓。婴儿时便被遗弃在伏家门口,身上只有一块玉牌,上刻姜字。是年六月,天降飞雪,千里素裹。

    母亲见此不忍,又遍寻不见其生身父母,遂将其收养长大。三三自幼便与他为伴,青梅竹马,已有十几年。

    虽名为丫鬟,但彼此感情深笃,依赖信任,不足为外人道也。

    着了衣衫,三三端来铜盆。水汽蒸腾而上,伏尘的面容倒映在水中。皮肤苍白,眉眼青稚,嘴唇微微抿起,倍显倔强。

    眼前,前世今生面容,相互浮现交错,不由恍惚感慨。

    伏尘将手没入水中,纤细瘦弱,青青脉纹隐约可见。

    三三将毛巾浸湿拧好,细心为他擦拭面孔。伏尘眼神幽幽,前世自己散漫无状,虽最后醒悟,却失了时机,累得三三为自己身死,却无能为力。

    那种无以名状的失落与痛苦,悲哀与愤怒,如同被压抑着的火山熔岩,低沉而暴烈,无处宣泄,摧人心脾。

    大劫压至,残酷现实,至今想来,心口依旧隐隐作痛。

    正在想着,门弯传来一阵沉闷的脚步声,越来越近。不久,“咚咚”,一阵敲门声响起。

    “侄儿,是我,你兴叔!”话音刚落,又是一阵敲门声。

    三三开了木门,一个蜡脸的中年汉子正站在门口。左右三四十岁,穿着青色棉袍,身材高大但却略显佝偻,鬓角微霜,带些气喘。

    风夹着雨,还是很清冷,刮了进来。浸湿带凉,屋内显得更冷了,伏尘不由轻咳了几声。汉子瞧见,急忙将油纸伞在门外抖了抖,卸去雨水,放在一边,关上了门,走了进来。

    眼神凌厉,瞥见三三,微微点了点头。

    随手将佩刀和一个包裹放在桌上,一边看向伏尘,露出几分关切,低声询问:“身子近日可好了些?你自小身子骨就弱,既已入秋,更深露重,要多加注意才是。”

    叔父黄兴,又号黄病虎,自幼失怙,吃百家饭长大,自家祖父在世时常常接济。

    父亲儿时玩伴,两人自幼要好。后来十六岁就孤身一人独自外出闯荡,生里死里十数年,最后带着一身伤痛归乡安家。

    因其一身武艺,补了城里捕快的缺。父亲去世后,多年来一直维护照料自己,视若己出。

    伏尘起身,温声回应着:“近来还好,不过是昨夜温习经义,晚了时辰,有些乏力不适,并无大碍。”

    停了停,又道:“叔父先坐着歇歇,待会儿还要到衙门里应卯吧。”

    黄兴点头坐下,又皱眉道:“虽一月后便是童子试,学业重要,可抵不过身体,还是小心为上。”

    “侄儿晓得。”伏尘应声答道。

    三三烧上了木炭,火焰燃起,不一会儿,屋内就渐渐温热起来。三三给两人倒了茶,立到了一旁。

    黄兴喝了口茶,手掌挪移间,可见骨节粗大,茧子厚硬。黄兴露出一丝微笑,温言道:“今日带了些肉食和银两,若是不足,就和叔父说。”

    顿了顿,又从怀中掏出一个匣子,放在桌上。缓缓道:“这是凉州百年白参,性最平和,补养身子,正好适用。”

    “多谢叔父,可是……”,伏尘正准备拒绝。

    “不要推辞,叔父我修的是兵家功法,最重杀伐,早些年损了经脉,经年累月,这白参,对我已经没什么大用了。”黄兴开口安慰道。

    “白参每日用一片,你身子尚虚,要慢慢调理,好生休养才是。”

    自己这侄儿自幼聪颖,学业出众,有兄长之风,经常受主持书院的辛先生夸奖,想必过童子试应是不难,可惜兄长却瞧不见了。

    侄儿尚幼,自己需得好生看顾才是。

    看着伏尘孱弱的身躯,心底又有些发酸。说罢,不待伏尘回答,便提了刀,出门去了。

    大雨茫茫,撑着伞,转眼间就隐去了身影。

    站在门外,目送了黄兴,伏尘转回坐在椅上,思潮翻滚。

    此界乃洪荒大界,虽几经破灭大劫,道统依旧不绝,屹立诸天。

    而今各大势力犬牙交错,自武周代唐以来,大周,大秦,大夏三大帝国天朝鼎立,威服天下。

    玄门三宗为仙道之首,佛门三寺乃净土圣地,天下七尊从心所欲,妖魔六道纵横睥睨,皆为顶级势力。

    而后有兵家、法家、墨家、农家等百家道统争鸣,开慧众生。

    更有十三世家阀阅显赫,世代簪缨,镇守一州。

    亦有诸侯立国,盘踞各地,小者数府,大者数州,称孤道寡。更次者,如天上繁星,地下尘埃,不可胜数。

    自家原为中人之家,自父亲科举取了秀才后才渐渐有了积蓄,置了田产房屋。

    前身赤子之心,事父事母至孝。

    后来父母亡故,前身遇了奇人,福至心灵,几乎倾尽所有,为父母择了块风水奇佳的吉穴厚葬。

    世人传之,以为至纯至孝,和他的聪慧一样为人称道。

    日后伏尘才知,那位是天下七尊派之一,玄空易派四大堪舆师中的撼龙先生,性喜游历风尘。

    为他人堪舆只看有缘无缘,只观有心无心。

    上好的风水阴宅可藏风聚气,积福累德,可庇阴佑阳,泽被后人。前世自己之所以气运勃发,成一时之选,也赖此助。

    散尽家中浮财,只余老宅一所,书肆一间。

    老宅安身,书肆立命。

    只是自己和三三尽皆年幼,不谙实务,便将书肆委托给他人代为打理,每年也都有些进项。

    只是笔墨纸砚花费颇大,平日柴米油盐耗费亦不小,加之自己体弱多病,日日需以药膳调养身体,这更是个无底洞了。

    赖得叔父时时周济,方才能勉力维持。

    自己此时实力孱弱,人微言轻,许多事都受着掣肘。

    若是出格出彩,却没有相配的名位实力,惹人眼红嫉恨,试探谋夺,风波诡秘,又何以劈开这明枪暗箭,证得大道?

    况大道法门万千,但若欲成道,道心领悟不可或缺,所需资粮亦不可少。

    力量真实不虚,武者炼身,熬炼气血,外药补物必不可少,否则亏空气血,损了身体,不但大道无望,日后更是暗伤频发,晚景凄凉。

    法道炼神,亦需凝神香定神养灵,灵宝法衣,丹药符箓以卫大道。或金钱灵石,或福德气运,或万民念力,皆是助力,皆为资粮。

    伏尘眼神幽幽,自己虽也可暗暗种田,高筑墙,广积粮,缓称王。

    然大劫将临,片刻怠慢不得,哪有几多时间蛰伏等待,积蓄资粮。

    童子试乃大周取士之始,取得童生身份是此刻最快也是最稳妥方便提高地位的途径。

    甚至日后,亦可沿此拾级而上,谋得气运名望,以成大道。
    于大劫中百般艰难求存,终还是被灰灰。

    而今侥天之幸,一重浪灭一重生,得以重活一世,怕已是耗尽了机运福缘。以后的一切,都需靠自己去争,不能再有丝毫的懈怠轻忽了。

    不过所幸,自己还有着两世积累与些许前知。

    只是“好风凭借力,送我上青云”,一切来得太易,以致迷了心智,蹉跎岁月,未曾真正珍惜利用自己得到的气运机缘。

    虽也最终打破了凡人三关,挣脱了天人六锁,半步迈入长生十二重楼,但在大劫来临之际,这点修为,不过卒子而已。


    修法者聚气炼神,洞彻万物,长生久视。至强者出入青冥,呼风唤雨,斡旋造化只是等闲。

    修力者,熬炼筋骨,练就不坏,肉身成圣。至强者翻江倒海,摘星拿月,乾坤摩弄不过尔尔。

    大周,至圣元年,济阴县。

    虽只是初秋,入冬尚早,但寒意入骨。

    不见晨曦,只有淅淅沥沥秋雨从灰蒙蒙的天空坠下,淋湿了大地。

    大劫之下,虽艰险万分,但未必不能披荆斩棘,险中求胜,走出一条通天大道来。

    伏尘正凝思间,“嘎吱!”一声,略显斑驳的木门打了开来。

阅读紫薇天帝最新章节 请关注超凡小说网(www.pan8.net)
为你推荐
目录 加书架 提意见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