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历史军事蜀汉之庄稼汉
本章:5407字

第0972章 不谋全局者,不足以谋一域

    而有尚书郎廉昭,知曹叡所好,居然暗中先择其容色优者数十人入许昌宫,以侍魏帝。

    更让人吃惊的是,洛阳后宫妇官秩石者(即有资格领俸禄的女官),竟与朝中百官之数同。

    宫内自贵人以下到摔掖庭洒扫者,已超过三千人。
    唯有土木与后宫,乃是他心心念念,不愿意让步之事。

    偏偏这些年来,魏国外战屡败,让曹叡威信不足,在臣子一再的进谏之下,逼得他不得不略为减省,停止了宫殿的建造。

    至于这后宫,却是再也不肯退让分毫。

    色自不必说。

    当年石亭之战后,按魏法,阵亡将士所遗妻妾,当选其他将士以嫁之。


    不少地方,因为雪太少,反而是结成了冰。

    即便如此,今年的冬日,比起前两年来,仍是让人感觉冷了许多。

    曹叡的身体一直以来就不算是强健。

    身体一弱,对寒气就特别敏感,所以曹叡很是不喜欢冬日,特别是这种过于寒冷的冬日。

    偏偏曹叡与其父曹丕一样,有一个戒不掉的爱好:酒色。
    更别说是极合口味的蜜酒。

    只是酒乃穿肠毒,色乃刮骨刀,酒色双全而不知节制,阴间阎王早相见。

    正在凉州遭受苦难的某只土鳖此时对这句话,深表赞同。

    若是他知道曹叡玩得这么嗨,铁定是要自愧不如加避退三舍。

    在这等寒冷的冬日里,曹叡喝了两口往日里不常碰的烈酒,待觉得身子暖和起来,他这才吩咐道:

    “来人,摆驾祈福宫。”

    侍立在一旁的廉昭应下后,连忙下去安排。

    所谓的祈福宫,乃是前两年宫里才新建起的宫殿。

    里头不是曹叡的嫔妃,而是一位来自寿春的妇人。

    此妇人能以清水治病,自言乃是天女下凡,当居后宫,为帝家祛灾辟邪,纳福增寿。

    初时曹叡半信半疑,恰好那时山阳公卒,洛阳又发生大疫,故令她试治之。

    后洛阳疫情果见消退,于是曹叡对她深信不疑。

    不但特意在后宫给她修筑一个宫殿,甚至还下诏褒扬其贤。

    这两年来,曹叡身体但有不适,或者心情不畅的时候,多是喜欢去天女所居的祈福宫坐坐。

    天女得闻曹叡要过来,早早就站在祈福宫迎候:

    “见过陛下。”

    “起。我说过了,你是天女,不必如此多礼。”

    曹叡上前,亲自扶起天女,故作不悦地说道。

    天女的皮肤略有些黝黑,但这并不影响她不染人间烟火的高贵气质——至少在曹叡眼里是这样的。

    因为她的神情永远都是那么平静,仿佛平静的湖边,水天相接之处那些柔和的线条,恬静而柔润。

    单单是这份平静,就能让曹叡总是不由地心神安定。

    眼前的天女,打扮与世间女子大不一样。

    外裳敞开的桃形领边上,别出心裁地绣有金色波浪的花边,平白给天女增添了几分高贵。

    即便是贵为天子,曹叡也从未见过这等款式的衣物。

    乌黑发亮又略有曲卷的长发,被一条红色的丝绢地拢在脑后,看似简单,但在那身清黑的衣裙衬托之下,整个人似乎又显出一种妖异的诱人之美。

    这大概就是天女吧,一切都与世间女子不同,却又那么和谐地出现在她身上。

    “妾虽为天女,可不理会凡俗之人,但陛下乃天子,犹在天女之上,妾岂能无礼?”

    天女款款落落地说道,声音如其人,似乎带着一股让人心灵平静的魅力。

    曹叡大悦:

    “外面冷,且进去再说。”

    “陛下请。”

    天女侧身伸手引礼。

    廉昭等人识趣地站在原地,不敢跟着进去。

    毕竟是天女所居,岂容得世人驻足污染?

    能进入这里头的,除了陛下一个男子,剩下的,全是从后宫里精心挑选出来的女官。

    越过两道拱门,天女推开一个大门,但见一个封闭的大回廊就出现在眼前。

    回廊两侧雕金为镂,绘彩成图,安置在两边壁上的十来根白蜡烛,根根粗如婴儿手臂,火光跳跃。

    光线与黑影交错晃动间,竟让镂图犹如活了起来一般,端得是玲珑巧妙,光怪陆离。

    单单是这白蜡烛,便让身为帝王的曹叡露出赞叹之色。

    听天女说,这等白润如玉的蜡烛乃是昊天上帝所赐,唯有受昊天赐福之人才有资格享用。

    蜡烛越粗,福气越大。

    曹叡目前,也只有在天女所居的宫殿里,才能见到这等蜡烛。

    他也曾问过天女,何时他才能用上这等蜡烛。

    天女只言陛下福缘一到,世间自会出现,若是未现,那便是时机未至。

    曹叡得了这番话,也不好再多问。

    迈步进入大回廊,走到尽头,直接就是一个宽阔豪华的寝宫,所陈几案帷幔等类,格调奇特,华贵侈糜,具有一种神秘的诱惑力。

    最显眼的是一面巨大的铜镜立在卧榻对面,卧榻区域的一切活动都在镜中呈现出来。

    四周各色纱帐长垂曳地,风吹纱动,扑朔迷离,使人飘忽神醉。

    “陛下请。”

    曹叡也不客气,直接就是往榻上一躺,身子立刻就陷入了温暖而软绵的软榻里,让他舒服地叹了一口气。

    闻着幽幽却又不知名的芳香,让曹叡浑身一阵轻松,只觉得有些飘飘乎如乘风而起。

    相比于冰冷的天子寝宫,曹叡更喜欢这里。

    因为在这里,他总是能很快入眠。

    “听说你最近又出宫去了?”

    “是,长公主有请,妾实是却不过,所以就去了公主府上,帮公主祈福。”

    后宫嫔妃连见家人都不可轻得,但天女是个例外。

    毕竟为帝室祈福,帝室可不仅仅是陛下一人,还有诸宗亲王公。

    当然,普通的亲王也请不动天女,也没资格请。

    但与曹叡血缘亲近的,或者是曹叡本人亲近的,只要得了曹叡允许,还是可以偶尔请天女去府上祈福的。

    天女口中的长公主,就是清河公主,也就是曹叡的姑姑,曹丕的姐姐,身份自是不一般。

    她虽是嫁给了夏侯楙,不过这几年来,夏侯三家实际已经遭到了曹叡的冷落,连洛阳都不得轻易出去。

    所以清河公主早就与夏侯楙分居,独居于公主府。

    “唔,吾那个姑母,常年受夏侯楙冷落,我以前还误会她的,只道她是妒妇。”

    “现在看来,反而是我的不是,你去帮她祈福,也算是帮我补偿她一番。”

    说到这里,曹叡不禁叹了一口气。

    只觉得自己这个皇帝,当得实是太累。

    为了平衡各方势力,竟是连夏侯家都不敢轻动,实是有些窝囊。

    更别说并州刺史毕轨,明明差点害得并州胡人大乱,自己都不得不捏着鼻子让他继续呆在并州。

    因为……姻亲宗亲,能用的,敢用的,实是没有几个了啊!

    现在世家的势力越发地大了,若是自己再主动削弱姻亲宗亲,以后别说维护天子威信,皇位只怕都会不稳。

    曹叡闭着眼躺在那里,思绪飞散,自然是没有看到,坐在榻边的天女听到清河公主常年受到冷落时,脸色有些微妙。

    她的声音跟着有些缥缈起来:

    “陛下说的是,妾记下了。”

    顿了一顿,天女又说道,“说起祈福,陛下,妾有一事,不知当讲不当讲?”

    曹叡仍是没有睁开眼,开口说道:“为天家祈福就是你的本职,还有什么不当讲的?有话直说就是。”

    “那妾就直言了。听闻长安有汉武求仙时所铸铜人、承露盘等物,妾就想着,若是把那些东西搬至洛阳,让妾借以施法,说不得能让陛下承汉武之运……”

    曹叡一听,豁然睁开眼睛,竟是猛地坐了起来:

    “此法当真能让吾承汉武之运耶?”

    天女淡然一笑:

    “承露盘所接,乃是无根水,上不着天,下不接地,若是饮之得法,少说也能强身健体,延年益寿。”

    “汉武饮之不得法,犹能活至七十岁,况乎陛下?”

    “前汉至今已有数百年,期间长安城多经战乱,然承露盘却安然无恙,可谓天意暗喻耶?”

    “若是能将此物迁至洛阳,妾再施以独门法术,将汉武所附气运化于陛下身上,助陛下成秦皇汉武之功,岂不美哉?”

    曹叡体弱,听闻竟有此等强身健体延年益寿之法,又岂会不动心?

    再加上居然还可以能吸收汉武气运,当下呼吸都有些粗重起来,几乎已经有些迫不及待了。

    不得不说,天女这番话,简直就是精准说中了曹叡的心底最渴望的东西。

    “吾这便下旨,派人前往长安,让司马懿派人护送过来!”

    “陛下不可,此等大事,岂能随意而行,须得挑选吉日吉时,方可行之。”

    “哦,对对对!”曹叡连连说道,然后又迫切地看向天女,“那依天女所看,何时才是吉日吉时?”

    “待妾明日沐浴之后,再向昊天上帝询问便知。”

    “好好好,那就有劳天女了。”

    “那陛下就先行休息。”

    曹叡重新躺下后,这才发现自己方才情绪有些过于激动,气血激荡,自眼眶内到太阳穴,皆在隐隐作痛,只觉得眼睛竟是有些模糊起来。

    吓得他连忙闭上了眼,努力地让自己重新平静下来。

    不知过了多久,曹叡半梦半醒间,听到了悠扬的丝竹之声响起。

    他也不知是清醒着还是在梦里,看到了有数名美貌女子,正在翩翩起舞。

    她们身上穿着精美绝伦长袖裙裳,正如天女一般,也是他从未见过的款式,肩上皆披着一条薄纱,身子一动,薄纱便飘浮空中。

    再加上不知何时飘来的轻烟,萦绕在她们周围,让曹叡看去,只觉得她们皆是下凡的仙女。

    房间内早已是幽香浮动,曹叡深深地吸了一口,只觉得自己身上充满了精力,气血满溢,与现实里的那种有心无力大是不同。

    “陛下……”

    一声柔腻叫声,让人心荡。

    曹叡充满力量(自认为)地探臂一搂,便是温香软玉抱满怀。

    感觉到久违的雄风再起,曹叡不禁哈哈大笑!

    ……

    建兴十三年的最后一个月,很快悄无声息地过去。

    建兴十四年,也就是魏国青龙四年,刚一开春,泰山郡山茬县就上报一桩奇事:

    曾有人在外见有黄龙自地下而起,三吼之后,盘于空中良久,最后飞天不见。

    侍中兼领太史令高隆堂奏曰:魏得土德,故其瑞黄龙见,宜改正朔,易服色,以神明其政,变民耳目。

    曹叡上个月才决定把长安的铜人与承露盘迁至洛阳,这个月就马上出现祥瑞,看来这是上天对自己的赞赏。

    心里不禁更是信任天女果真是能与上天沟通。

    如今再听到高隆堂这么一说,不禁大喜过望深,于是下令准备改元,让群臣拟年号。

    同时雪才刚刚化,曹叡就派出自己的心服亲信,亲自前往长安宣诏,让司马懿派人护送长安铜人、承露盘等物至洛阳。

    就在曹叡雄心勃勃地幻想着等自己能吸收汉武气运,扫荡宇内的时候,吴国与汉国的高层,竟似有默契一般,同时有了动作。

    大汉建兴十四年,也是吴国嘉禾五年,刚举行过大朝会的孙权正式宣布:铸大钱!

    由大泉五十变成大泉五百,即以一当五百钱,径一寸三公,重十二铢。

    同时强令民间上交铜料,价值按铜的真实重量算,并且颁布盗铸法,任何人不得私铸铜钱。

    而大汉则是在二月,凉州道路冰雪刚化的时候,丞相府参军李遗,怀里揣着丞相亲笔所写的书信,踏上了前往凉州的道路。

    而此时,劳累了一个冬天,已经站不直身来的冯刺史,捂着酸疼无比的老腰,热泪盈眶:张小四终于怀孕了。

    只是曹叡早就已听多了这类言论,心里烦躁,又不敢发作的情况下。

    干脆在后宫里选可信任的女子知书达礼者,以为女尚书,助典省外奏之事,借机减少见外臣的次数。

    曹叡好色若此,又偏生体弱,于是在很多时候便借酒助兴。

    幸得尚书郎廉昭知皇帝之心,悄悄分了一部分宫里的女子去了许昌宫。

    这才让群臣的议论少了一些。


    屡有大臣进谏曹叡,言按周礼备后妃百二十人足矣,剩下的令其归家,与家人团聚。

    曹叡别的方面算是明君,还能听得进臣子的进言。

    建兴十三年最后一个月,凉州覆盖上了一层厚厚的白雪。

    关中可能要比凉州好一些,雪没有那么厚,但放眼望去,仍是白茫茫的一片。

    过了潼关,继续往东,魏国的核心之地洛阳,则是仅有薄薄的一层。

    陇右之战后,凉州的蒲桃酒被断了好几年,也不知是不是久不得尝其味。

    待凉州与关中再次有商队往来,曹叡觉得从那边传过来的蒲桃酒喝起来,比起以前来,似乎都甘甜了不少。

阅读蜀汉之庄稼汉最新章节 请关注超凡小说网(www.pan8.net)
为你推荐
目录 加书架 提意见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