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历史军事赘婿
本章:7601字

第一〇七四章 蜉蝣哪堪比天地 万象去罢见众生(五)

    二十一、二十二……二十五、二十六……这样的数字一直持续到三十,待到第三十名士兵被打翻在地,林宗吾终于背负双手,转身下台,浑厚的声音道:“从今往后,许你们摆擂。”

    这边负责看管“百万兵马擂”的高畅手下原本有些得意,打到此时则早已是满身冷汗,听得这句话,终于长长地松了一口气。

    擂台下便是一片狂热的欢呼。有人赞叹高畅这边的应对果真厉害,比初时不知天高地厚的周商那边委实强了太多;更多的人赞叹的是林教主的武艺超凡,而这番应对,也着实没丢了“天下第一人”的霸气伟岸。
    ……

    “要出事了……要出事了……”

    下午,阴沉的天像是朝城市里头压了下来。

    庞大的身影屹立台前,一双肉掌应对持各种兵器上来的年轻士兵,从数人一直劈到十余人,在连续打翻二十人后,台下的看客都有了惊心动魄的感觉。而林宗吾未显疲态,每每将一人打翻,只是负手而立,沉默地看着对方将伤员抬下去。

    他没有进一步的表示,高畅这边,也只能将一个又一个的士兵送上去挨打。


    整个气氛肃杀而压抑,没有了“五方擂”那天的热血沸腾,这一名名士兵上去,奋力厮杀,而后又被抬下,每一人都显得视死如归。而林宗吾这边,在最初的撂话之后,便沉默下来,一个接一个的与上台的士兵作战。

    打到三五人时,众多的围观者已经咀嚼出高畅方面这番作为的聪明与可怕,有的私下里赞叹起来,也有的便在说林宗吾的胜之不武与以大欺小。然而当这样的比斗打到第十人、十余人时,台下的沉默之中,对于战斗的双方,都隐隐产生了一丝敬意。

    林宗吾庞大的身形站在那儿,他虽然被称作是武艺上的天下第一,但毕竟也有了年纪了。这边的士兵上台,前几个人还能说他是以大欺小,但随着一个又一个的士兵上台、交手、倒下——并且与每个人交手的时间几乎都是固定的,往往是让对方出招,台下人看懂了套路演示后,一掌破敌——这种模式的不断循环便令得他显出了犹如泰山般的气势来。高山仰止,雄浑不倒。

    林宗吾半生传教,奔走四方遇到场面上的事情最多,除了某些不可名状的贱人会在他与人巅峰对决时拿出两个铜板来羞辱他,其他的状况他又哪会放在眼里。。高畅这边做事的办法虽然不错,可脱离不了武力争锋,终究就在他主场之中。

    双方都不说话,你要一个个的上来“视死如归”,那便上来就是。
    先前两人一道出去行侠仗义时,小和尚便一度为此红了脸,他的文化水平只勉强能读,最多是写下自己的名字,于是在新认下的大哥面前,很是丢脸。宁忌原本以为抓到了一名会写字的苦力,后来发现自己还要多帮对方写下一个名号,痛心疾首,便不免说些:“德智体美劳要均衡发展啊……”之类让小和尚听不懂的怪话。

    值得一提的是,他们在相遇后的这两天里,已经挑掉了“阎罗王”周商名下的两个小场子,第一次不太熟练,打完就走了,今天凌晨终于在墙上留下了名号,乃是“武林盟主龙傲天”与“齐天小圣孙悟空”,临了添上“到此一游”四个字,很是潇洒。乃是他们真正成功的第一次合作。

    两人夜晚工作,白天回来在一张床上呼呼大睡,错过了林宗吾上午的打擂。醒来之后小和尚被逼着练字,好在他字虽差,态度倒是诚恳,让初为人师的盟主大人很是欣慰。

    “多读点书总是没错哒!”

    他拿出当年大娘教他的姿态,在埋头练字的小和尚身边转来转去,谆谆教导。

    “你的师父眼界还是有点浅……”

    “这个字写错啦,哈哈……”

    小和尚连连点头。

    这就叫薪火相传。

    认真地教了一会儿书,过足了瘾,宁忌才去到大堂偷听各种消息。临近傍晚时,他到后厨那边买了点便宜的厨余吃食,送去小河边的桥洞下。

    “瘸子,你怎么这么早就回来啦?”

    “要、要要要……要出事了、要出事了……”

    薛进一面跪着道谢,一面抬头看着最近几日都给他送东西吃的少年,想要说点什么。

    “要出事了,你怎么不走啊?”

    “走……”薛进嘴唇颤抖着,沉默了片刻,方才回头看看桥洞之中的那道身影,“走……不了……”

    “那你可要躲好啦。”

    宁忌不再多说,笑着起身,拿了空碗给客栈老板送回去。

    不久之后,这一天的夜幕降临,两名少年人吃过了晚饭,又在黑暗中小声地聊天,等了一个多时辰,方才穿上夜行衣、蒙上面目和光头,从客栈之中潜行出去。

    这天夜里未到子时,城内的火并便已经开始了。

    随着“龙贤”麾下执法队的哨声与锣声响起,“平等王”时宝丰与“阎罗王”周商麾下的打手几乎是同时出动,直扑“转轮王”许昭南的地盘,而这一次许昭南早有准备,早两日便在大规模入城的狂热教众高呼着“神功护体”、“光佑世人”向着对方展开了反击。

    这样的氛围中,白日里被林宗吾连打了三十人的高畅一方也有数名统帅在城内动手,同时殴打许昭南与周商,“龙贤”傅平波首先出面试图压住这帮破坏力最大的军人,而城内的局面,已经热闹成一片。

    公平党的五方,在这一刻,终于全都动起来了。

    轻功高强的两道黑影在这喧嚣城池的暗处奔走,便能够看到不少平日里看不到的恶心事情。

    他们能够看到部分势力在黑暗中汇集、密谋,而后出去杀人放火的全过程;

    也看到了一番劫掠后兄弟间因分赃不均展开的互相厮杀;

    他们能够看到维持秩序的“公平王”执法队成员在落单后被一群人拖进巷子里乱棍打死;

    也看到了被关在黑暗院子里衣不蔽体的女人与孩子;

    一些跪地求饶的人被装进麻袋,另一些人嘻嘻哈哈地将麻袋扔进河里;

    一些人甚至被直接扔进大火……

    这座城池当中,并不只有薛进那样的人在承受着悲惨的命运,当秩序消失,类似的情形只要仔细观察,便已经随处可见。两名少年能感到愤怒,但愤怒之余,有些情绪已经能够按压下来。

    “阿弥陀佛,小衲南下这一路,不曾见过如此多的惨剧……这或许便是,地狱道的景象……”小和尚如此认知着看到的事情,心想这或许便是师父让自己到江宁看看的原因。与这里相比,自己当初在晋地那边看到的一些东西,都显得不值一提。

    “哼!公平党都不是什么好东西!”宁忌则保持着他一贯的看法,“最坏的就是周商!非得宰了他。”

    按照这三天晚上的偷窥而言,公平党五方中最坏的、手段最为残暴的,也确实是周商的一方,他们杀人的手段最狠,也最是血腥,当中的许多人都不仅仅是要杀死敌人,而已经在开始享受残暴与虐待的快感了。

    而对于如何找到卫昫文的这个命题,在经过前两日的观察后,宁忌也已经有了简单的计划。

    这天夜晚,在经过一番简单的探查后,两人看准城西一处小码头旁边的仓库,发动了袭击。

    这处仓库如今属于“阎罗王”周商麾下的一个小头目所有,夜里的大火并开始后,这处仓库仍旧留下了十余人进行防守,并且按照宁忌的观察,对方的小头目也依旧待在仓库里头,便说明这里确实储存了部分重要物资。

    子夜,两道身影降临在仓库后方的院子里。

    厮杀的乱象并未在这处仓库中持续太久,当火光中有人发现两道身影的突袭时,仓库附近负责防守的绿林人已经被杀掉了六名,随后那身影犹如跳蚤般的突入夜色中的火光,往往手臂一挥一戳便是一条人命,有的人手中的火把被打得横飞过天际,尚未落下,又有人在歇斯底里的怒吼中倒地,喉咙上或是腰眼、大腿上鲜血狂飙。

    在这样的行动当中,宁忌并未压抑自己的身手,几乎是无所不用其极地展开了杀戮。而作为搭档的小和尚平日里看起来性情软弱,但在进行“杀坏人”的行动时,拿着一把小匕首几乎刀刀见血封喉,这是他师父为他这个年纪量身打造的作战方式,宁忌很是认同,因为在他再小两岁的时候,红姨给他设计的打法基本也是这个路数。

    镇守这边的小头目挥舞长刀从房间里冲出来时,几乎仅有一个照面,便被人夺刀反刺,让长刀贯穿了肚肠,钉在了墙壁上。

    院落当中一片血腥,有人在地下蠕动、呻吟,各自稍矮的黑衣人窜进仓库内部,将这边剩下的两名喽啰杀了,个子相对高些的黑衣人走到小头目的身前,伸手摸他的身体。

    “哎,你师父这套打法设计得,有点东西啊……”

    小头目感觉自己胸口正被对方摸了摸,那未加掩饰的公鸭嗓不知道在说些什么东西。

    “阿、阿弥陀佛……”

    年纪更小的黑衣人走了出来,目光左瞧右瞧,寻觅活口,口中的语调出乎意料的极为幼稚。

    “你、你们……”小头目艰难地开口。

    “你认识你老大,‘天杀’卫昫文吗?”在他身上摸来摸去的少年人开口问道。

    “你们……老子……”

    “我们要找他,你知不知道他在哪里?”

    “老子……操……”鲜血从他的口中流出来。

    “算了。”那少年摇了摇头,从他身上摸出些银钱,揣进自己怀里,又摸出了用作示警的烟花等物,“这个东西放出去,会有人找过来吧……你留了好多血啊,悟空,火把。”

    小头目被钉在墙上,倍感虚弱,他随后看见说阿弥陀佛的小和尚拿了火把过来,这边的少年人又从身上掏啊掏,掏出了一支……大毛笔。

    纵然觉得自己就要死了,小头目依旧神色荒谬地看按着他们将毛笔伸到他嘴上和刀口上,沾了浓稠的鲜血,然后小和尚举着火把,让对方在旁边的墙壁上写字,那少年写完后,又换了小和尚拿笔写,也不知道他们在写些什么……

    “武林盟主龙傲天、齐天小圣孙悟空——到此一游。”

    写完这一排后,龙傲天又想了想,将自己的目的写在后头,他写了“天杀”两个字,让小和尚临摹一番,于是到后来,墙上的文字变成了:

    “武林盟主龙傲天、齐天小圣孙悟空——到此一游。天杀,杀杀杀!”

    他们随后在仓库里头搜索一番,放走了被关在里面不知道多久的,八名衣不蔽体的女人,又进行了一番搜刮与布置,方才拿出从一堆死人身上搜出的烟火,一个一个的扯开放了。

    这天夜里城中厮杀的场面不少,烟火令箭也时常升起,但这边突然放了一堆,先前便隶属于这个仓库的人们还是首先赶了回来,眼见的事态的眼中,又匆匆叫人,随后有五六十名刀手拱卫着一名高头大马的男子过来,众人一齐进入仓库,看到了遍地尸体的一幕与写在墙壁上的信息。

    墙上的字迹明显是两个人写的。

    两种字迹并不一样,一个歪歪扭扭,一个幼稚绵软,大模大样地写在这里乍看起来很是可笑,但这字迹却又是鲜血写就,他们在这边的小头目被一刀穿腹,钉死在了字迹旁边的墙壁上。而周围的院子里不少尸体都是被一刀封喉。这让整个场景甚至有了几分妖异的气氛。

    骑高头大马的首领进去看过之后,便指挥着手下往周围巡查。

    距离这边不远处河湾边的黑暗当中,两道身影趴在河堤上,偷偷看着这一切。距离他们不远处的草丛里,甚至于还放了一只从仓促里偷出来的、装有黑色粉末的木桶。

    “看吧,我就说了,一个老大死了,他上头的就会找过来。”

    龙傲天很是嘚瑟,跟身边的小弟传授人生经验:“咱们又在墙上写了天杀的名号,这些老大当然要一个个的报上去,我们接下来不管是跟着他,还是抓住他,都能找到一些情报。”

    “龙大哥真厉害,我就想不到的。”小和尚心悦诚服地赞叹,在黑暗中瞪着眼睛,观察高头大马上人影的成色,“这个人,武功看起来还行。”

    “嗯,就是不知道他是什么级别的……人是有点多,不过也没关系,待会跟着他们回去,看我炸死这帮王八蛋,趁乱就把他抓了……”

    “嗯嗯。”小和尚连连点头,过得片刻,“龙大哥,他、他朝我们这边来了啊,我们怎么办?”

    “喔?”正回头确认那木桶中炸药成色的龙傲天转过头来。

    两道身影都望着那趾高气扬过来的高头大马。

    “大哥,他身边人不多……”小和尚摇老大的肩膀。

    “我知道……”

    “要不要动手啊?”

    “大家出来行走江湖,要沉得住气……”

    “哦,好……”

    两人都沉住了气。

    过得片刻……

    “唔,有破绽……”

    “这个人破绽很大啊……”

    黑暗中的两名江湖菜鸟,一时间纠结不已。

    ……

    不久之后,距离仓库不远的黑暗中的河湾边,骑马的阎罗王部属正在巡视,一根套索从旁边抛飞出来,直接套上了他的身体,两道小小的黑影拖着那套索,陡然间自黑暗中冲出,向前狂飙。

    你将领被拖得从下方嘭的摔落在地,然后整个人都朝着前方滑了过去。受惊的战马一声长嘶,发足狂奔,几名手下追赶不及,眼看着战马奔向前方,拉着绳子的两道黑影当中,稍高的那道在奔跑中翻身上马,欢呼道:“抓住喽。”

    小的那道也叫:“抓住了!”

    战马狂奔向前,那名被套住的“阎罗王”麾下头目一时间被抛下河岸,一时间又哐哐哐哐的被拖了上来,就这样被拖着奔向远方的夜色,这边的喊杀声才爆发开来,一大群人呼啦啦的试图追赶过去……

    ……

    同一时刻,并不知道自己被一对江湖菜鸟盯上了的大恶人卫昫文,正在城市的另一端,进行一项大事的推进。

    这天晚上,由他再度发动的“阎罗王”一党对“转轮王”方面的突袭声势浩大,但对他而言,这些声势浩大的演出,从来就无关事情的成败。

    他坐在黑暗的阁楼当中,看着下方破旧庭院里的那道单薄身影。这身影的名字叫做苗铮,数日前的一个夜晚落入他的手中,到得如今,他已经想清楚了对方的用法。

    苗铮仅剩的两名家人——他的弟弟与儿子——此时正在阁楼上,与卫昫文呆在同一片空间里,卫昫文的态度从头到尾都很是和善。

    “放心,他做好了事情,你们都能,好好活着。”

    过了一会儿,他要做的事情出现了。

    一道黑色的身影,出现在外头的街道上,逐渐的向这边走来,透过破旧院子的缺口,院子里的苗铮也能够看到这一幕的发生,他的身体微微颤抖。

    “不是说……来的会是个女人?”

    阁楼上,卫昫文低声地询问。

    似乎也是害怕碰面受到影响,隔了一段距离,黑暗中的那道身影便朝这边出了声:“我是安惜福,代思乙过来见你。”

    阁楼上的卫昫文,眼前便是一亮,他双手轻轻合拢,低声道:“好。”

    城市中的远处有响箭与烟花升腾,各种厮杀正在继续。这片街道周围的黑暗里,数十上百道的身影犹如无声的恶意,已经朝着这便,汹涌而来了。

    安惜福缓缓前行,黑暗,即将凝聚……

    “啊……”的一声。

    苗铮大喊了出来。

    一瞬间,在那片昏暗之中,安惜福的身影犹如黑鸦疾退,阁楼上卫昫文一声喝骂中挥了挥手,刷的拔出身侧侍卫腰间的长刀。长街上远远近近,伏击之人推开掩护、铺天盖地、汹涌而出……

    ……

    另一边,战马在黑暗的街道上奔行一阵。

    后方的小和尚一面狂奔,一面向前方骑马骑得不亦乐乎的那边开口唤道:“大哥、大哥,停下来、停下……”

    龙傲天从前方回头:“什么了?”

    后头的追兵甩得还不算远,他准备找个安静的地方拷问俘虏来着。

    小和尚一面随马奔跑,一面指着地下的那人:“他、他被撞死啦……”

    “啊?”龙傲天停了马跳将下来,走到近处看了看。这人确实已经头破血流,也不知是在哪里不小心撞到了石头。

    两人站在路边,摸着下巴,一时间有些沉默。后方夜色中的追杀声倒是越来越大了。

    “怎么办啊……”

    “谁让他骑马的……”龙傲天闷闷不乐,随后摆了摆手,“算了,那就还给他们吧。”

    “那接下来怎么办?”

    “接下来?我们一开始杀了他们的老大,这个是老大的老大,嗯,接下来他们老大的老大的老大,说不定会过来,指不定就是卫昫文呢。”

    “我们再等一下?”

    “没错,这次可得小心些,不能乱出手了……”

    黑暗中,两人总结了经验,汲取了教训。龙傲天伸脚踢了踢地上的死人,叹了口气,还是稍微有些遗憾。

    当然,追兵追至时,两道身影都已经狂飚不见。

    这天晚上,卫昫文没有过来。他是第二天早晨,才知道这边的事情的。

    整个事情鸡飞狗跳,极其操蛋……

    “要出事了……要出事了……”

    他缩在那昏暗的桥洞下,坐在月娘的身边,低声说着,桥洞外的天色低迷,也像是就要黑下来。

    五湖客栈的大堂里,一批批的江湖人从外头回来,坐在这儿低声说一阵上午发生的事情,有的与平日还算和气的老板提点几句。这边老板打的是“公平王”何文的旗子,但也已经加固好了门窗,预防会有某些坏事发生。

    江宁城的大街小巷上,先是传了一会儿流言,随后有些摊主在阴沉的天色里开始收摊关门。

    苏家老宅附近的街道,乞讨了半日并未引来太多注意的薛进,在察觉到某些不太对劲的气氛后,也低声呢喃着朝“家”的方向赶,他一路捡拾柴枝,回到五湖客栈附近的桥洞下,才稍稍的感到一丝踏实。


    如此的狂欢之中,关于林宗吾再过几日将踏足时宝丰“天宝台”的讯息,随之传开。

    ……

    八月二十,天气阴沉下来。

    江宁的“百万兵马擂”前人山人海,穿着宽大袈裟的林宗吾已经踏足擂台,而“高天王”方面出动的,并非是如其他家一般怪模怪样的绿林人,只是一队衣着整齐的士兵。

    这些士兵一位一位地上台,采用在绿林人看来呆板笨拙的打斗方式与林宗吾展开对杀,林宗吾将第一人打成重伤,对方将重伤者抬下去,第二名士兵便紧随而上,第二名士兵重伤后,便是第三名士兵……

    客栈二楼靠边角的小房间里,宁忌正指导着小和尚趴在桌子上练字,小和尚握着毛笔,在纸上歪歪扭扭地写下“齐天小圣孙悟空”这七个字。字迹非常难看。

    “师父……只教了我识字,练……练得少……”

阅读赘婿最新章节 请关注超凡小说网(www.pan8.net)
为你推荐
目录 加书架 提意见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