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历史军事他欲为帝
本章:3553字

第一卷 风起天京 六十六章 比武(2)

    “郭总兵,可想好了,我再问你一遍。若是此时反悔,我就替你取消了也成。”温博彦此刻假惺惺地问道,不过是想要郭仪背上更大的压力。

    郭仪却是满不在乎,一副胜券在握的样子,道:“就让他们入场吧,大家等了好些时候了。”

    闻言,温博彦高高地举起手挥了挥,底下的人看见了,让出两条道来,温康手持金龙长戟从北边儿入场,而石泰却是拿着一把黑黢黢的长柄大刀。他今日没带自己的长刀来,只在腰间挂了一把剑,马上比功夫,一把剑显然是找死,他就在军营里讨了一把长柄大刀来。
    “好了,快开始吧。”围观的士兵纷纷不耐烦了,催促道。他们怀疑,若是一直不出声儿,这个大个子可以一直讲到天黑。

    “军中比武,点到即止。不可伤人性命,违者斩首。”刘能此刻却高声补充了一句,这倒让郭仪多看了他一眼。

    场中二人依旧僵持,谁都不愿意先发起冲锋。而夜狮子打了个响鼻,马蹄在干燥的土地上踏了踏,石泰终于是稳不住了,率先出击。

    夜狮子打了个响鼻,像是答应了一般。

    不多久,众人就到了比武的场地,说是比武的场地,不过就是围起了一个大圆圈。而在大圆圈的东面,设了一个台子,诸位将领就可以在台上观看。而大圆圈的其他地方,此刻已经被赶来围观的士兵围了个水泄不通。


    温康自己的坐骑虽然也不差,但是在夜狮子面前就相形见绌了。不仅一直畏手畏脚,而且还刻意远离夜狮子。温康几次拽紧缰绳才把它的身形稳住。

    “你可知这匹马已经被郭……总兵拿出来做彩头了。”温康不怀好意地问道,在他看来,这夜狮子已经是他的囊中之物了。

    石泰并不认为郭仪的判断会出问题,道:“你先让你爹把刀准备好,若不是你爹拿出来,我还真没注意到咱们郭总兵还差一把趁手的武器。”

    “哼1走着瞧。“说完,温康一拉将神,早就想要迈开步子的坐骑带着他往队伍前边儿去了。

    石泰此刻眼神中的自信卸了下来,多是担忧,他细细地抚摸着夜狮子的鬃毛,低声道:“狮子狮子,你一定要带我赢啊。”
    见石泰稍稍呆滞,温康赶紧拉开距离,和石泰保持着四五丈的距离。刚刚这一手虽然他看似占据上风,但是其中凶险也是不言而喻。他似乎已经能感受到那长刀的刀刃了。而此刻,他的肩甲上分明有一道浅浅的白色痕迹。

    石泰摇摇脑袋,随即又拉着夜狮子扑了上去,这一次他想要先发制人,直接将手中长刀当成长枪,狠狠地刺出去。温康调转马头,手中的金龙长戟斜着一挑,挡住了这一刺。长戟顺着刀柄一路下滑,眼看着就要砍到石泰的手上,石泰将手中的刀柄一转,凭借着强大的力量,强行把温康的攻击抵挡住,第二刀砍向温康的腰间。

    温康一击不成也不后退,用长戟的尾巴挡住腰间的一刀,而长戟借着这一股劲,捅向石泰的心口,石泰左手下沉右手高抬。只有你手中兵器长着尾巴吗?随即用长刀的尾巴将这长戟的攻击挑落。

    温康又是一计不成,拉着坐骑想要逃开,而骑着夜狮子的石泰怎么会给他这个机会,拖着长刀就追了上去,一声暴喝,手中长刀在众人眼中又变作一弯黑色的残月,狠狠地斩往温康毫无防备的背上。

    温博彦起初尚且气定神闲,此刻却是再难稳住,一双拳头握紧,微微颤抖,郭仪见了,却不说话,只当没看见。

    眼见着温康这一刀再难避开,没想到,温康竟然直接右手将金龙长戟往前一掷,自己则松开右脚马镫,翻身躲在了坐骑的肚子下边。石泰原本一刀将要斩在坐骑的背上,却因为心中不忍,强行收手,虎口震得鲜血直流。

    而马肚子下边的温康却是从马肚子下边翻回马背,在追逐中捡起了刚刚掷出去的金龙长戟,回身一刺,直逼石泰的咽喉,石泰双手酸软,为了躲开这一击只能斜着身子,将长刀横着砍出。温康当即化刺为挑,将石泰手中的长刀挑飞,在飞舞几圈后,斜着插进了演武场外。在长刀飞下来之前,一群站在那里的士兵迅速地跑开了。

    长刀插在地上还在微微颤抖,来自石泰虎口的鲜血顺着刀柄往下滑落。

    手中没了兵器,石泰当即停住了马,双眼中的怒火简直能够把温康点燃。

    温康将手中长戟指着石泰的咽喉,却不敢看他的眼睛,斜过头去,道:“你兵器飞出去了,你输了。”

    “你个狗,娘养的东西,这就是你要的胜利?”石泰再难压抑心中的怒火,骂出口来。

    “石泰。”台子上的郭仪却是仪态沉稳,出声呵斥道:“输了就是输了,要服气。他不要脸使阴招,你不会?”

    “可是明明……”吕延想要说什么,却被尚天银的眼神打断了。他明明看见,是温康避无可避,借着坐骑搏命,而石泰舍不得那匹马,这才被抓住机会。他虽是站在郭仪的对立面,却也觉得石泰应当赢的。这一下,他只觉得温康此人真是心机小人。

    石泰在场中,也感到委屈,郭仪居然不帮自己说话!他稍微反应了一下,却忽然看见周围士兵憋不住的笑脸,随即注意到郭仪话中不要脸三个字,心情稍稍好过,道:“我知道了。”

    石泰下马,牵着夜狮子往外走,夜狮子似乎也知道自己输了比武,暴躁得狠,石泰几乎拉不住。他走出几步,却回过头来,向还坐在马上发呆的温康冷冷地说道:“有机会,我一定把你的狗头砍下来当夜壶。”说完,继续往外边儿走去。

    周围的士兵都开始发出嘘声,对于比赛的结果发出质疑。虽然石泰的武器脱手了,但是他们都把温康的把戏看在眼里。尽管石泰是外人,但是毕竟这是军中的比武。无论在哪里,军营,都是是最揉不得沙子的地方。

    温康在一片嘘声中灰溜溜地出了场地,与其说是走,倒不如说是逃。

    温博彦老脸也是红着,温康这样取胜,不免会有人说是他温博彦教子无方。他唯唯地开口道:“郭总兵,你看这结果。”

    “作数,当然作数。”随即,郭仪又像害怕底下的士兵们听不见一般,站起身来,加大了音量道:“这场比试是温康赢了。诸位将来上战场,一定不能犹豫,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

    说完,他又看向温博彦,道:“温将军,第二场何时开始。“

    温博彦此刻已经有些无地自容,郭仪的话就像是狠狠地给了他两个耳光,他似乎能感受到身后那些几乎能够洞穿他的目光,只能开口道:“第二场是射箭?”

    “是,场地还要往东边一点儿,在演武场外的荒地上。”伊阅上来说道,这几个场地都是他设下的。

    郭仪一马当先,往台下走去,道:“那便走吧,不要让士兵们等久了。”

    众人见状只能跟上去。许安却是看着那大圆圈外斜插着的长刀,拍了拍术虎灼的肩膀,道:“加油。”

    原本已经准备下去的术虎灼被他这一拍,又站直了,笑着道:“加油。”

    说完,两人才最后下了台子。
    而场中,温康见石泰冲过来,却并不惊慌,而是拉着坐骑往侧边儿跑去,手中的金龙长戟托在地上,不时冒出火星。

    但是夜狮子毕竟比起温康的坐骑好上不少,两人之间的距离越来越短。

    眼见二人距离不到一丈,温康却是忽然将马拉住,回身一刺,直挺挺地冲着石泰的面门而来。电光火石间,石泰却是像早就知道一般,身子往右边一斜,手中长刀从温康的头顶辟下,大有力劈华山的威势。

    只见石泰爆喝一声,一手拉了缰绳,夜狮子随即就像是离弦的箭一样冲出去,而另一只手将长柄大刀举过头顶,“呼呼”地挥舞起来,从高台上看就像是一轮黑色的满月向着另一边的温康冲了过去。

    温博彦见了这一幕,心底暗暗说道:郭仪此人果然有些名堂。


    二人入场站定,相隔约莫十丈,温康将手中长戟横举,朗声问道:“来将报上名来。”

    听了这样的话,石泰却是不恼,道:“我叫石泰,是鲁东省静安府东门县板凳村的,原黑山军中四营营长,现在是……”

    众人随着伊阅往准备好的比武场去了,石泰和温康二人骑着马落在队伍最后。

    温康看见夜狮子就再挪不开眼,眼神中尽是贪婪的火焰,他向石泰问道:“我说,你这马,可不一般啊。”

    石泰听了,拍拍夜狮子的鬃毛,道:“这可是我们郭总兵的坐骑,出京时秦王殿下送给我们郭总兵的,就是整个大汉,也没几匹这样的良驹。”

    围观众人倒吸一口凉气,这样的反应,恐怕整个四方军中没几个人能做到。

    温康感受到肩上逼迫而近的寒意,却是直接长戟从左手脱手,仅仅用右手握住长戟的尾巴,随即像是使用鞭子一般将长戟狠狠地劈出,眼见着长刀已经到肩上了,却被这一击弹飞,而石泰也是赶紧低下头,这才躲过这一击。长戟破风的声音震得他耳朵疼。

阅读他欲为帝最新章节 请关注超凡小说网(www.pan8.net)
为你推荐
目录 加书架 提意见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