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都市言情[综漫]伊什塔尔
本章:7543字

    早就看远坂时臣不顺眼,却碍于伊什塔尔不好意思处理对方,而将远坂时臣留给英雄王的贤王十分不满。年轻的他自己到底在做什么啊,连这么好的机会都放过了,以后想要再名正言顺的弄死远坂时臣,可就困难多了。

    远坂时臣还不至于感受不到贤王言辞中的极度不满,这样的不满还让他想起了英雄王刚刚出现时,对着他的滔天怒火。只是那样的怒火,不知为何变成了啼笑皆非的模样,和化作灵子去找贤王的动作:“王?”

    “不用理会他,时辰。”空中金色的粒子汇聚成了较为年轻的那个吉尔伽美什,“不过是老的动不了,连胳膊腿儿都伸不直的老家伙而已。”英雄王连自己都不放过,“哼,心眼已经脏的不行了。”
    “也是,”贤王简直不能更赞同,“那样上不得台面的东西,的确没有资格与本王的朋友相提并论。”

    远坂时臣:???

    “尊敬的王啊。”说起这件事,远坂时臣有一个困惑缠绕他很久了。只是他这边儿刚开口,就得到了注视*2的目光,两双猩红色的蛇瞳盯着他,两双如出一辙的眸子里同样都是恶意和不满,这让远坂时臣下意识的退了一步。

    贤王轻哼了一声,说不上来是开心还是不满:“他就什么都没说?”Archer的时间线停留在了伊什塔尔和恩奇都都不在身边的时候,这个时候他因为接二连三的失去所在意之物,脾气可不是一般的差劲。

    更何况远坂时臣所用来召唤对方的东西,还是他原本想要救治恩奇都,却被贪婪所吞噬,所有努力都功亏一篑的家伙。按照他自己的性格,在看到圣遗物时,定然不会放过远坂时臣这个冒犯王之尊严的家伙。


    对于贤王将他女儿劫走又送回来的事情,远坂时臣不疑有他。只以为贤王是收到了英雄王的信息,将自己的女儿送了回来,“小女若是有招待不周之处,请您务必告知臣下。”他的态度毕恭毕敬,似乎真的是乌鲁克王的属臣一般。

    “此次圣杯战争,远坂府能够得王的青眯,实是万分荣幸。”

    贤王看着远坂时臣的态度,懒洋洋的靠在沙发上,施舍给了他一个一言难尽的眼神:“用蛇皮,”作为有千里眼的Caster,贤王能看到很多事情,“是谁给你了如此大的胆量?”而且年轻的自己竟然还忍住了,没捅死对方?

    想到对方单独行动力A 的属性,贤王可不觉得这是英雄王手下留情了。毕竟蛇皮对他来说真的不是什么好回忆,只要一想到挚友因为失去了神力的支撑在怀中慢慢死去的样子,想到那条偷吃了神草的蛇……

    这样略带善意的提醒并没有被远坂时臣get到,毕竟英雄王一出场,就因为感受到了与贤王在一起的那股魔力,直接跑路了:“那是臣下所能够找到的,唯一能够欣赏到您至高姿容的圣遗物了。”
    贤王和英雄王在这件事上观点出乎意料的一致,只是他比英雄王更加的大度,即便心里再怎么嘲讽,也没有放到台面上来说。毕竟不过是区区蝼蚁,还不值得他为此大动肝火,或者是费心去点评。

    “远坂时臣,”贤王看着远坂时臣,“这种时候,你难道不应该好好的反思,究竟是什么事情,才能让你的女儿选择向神明祷告,却不向你求助么?”他掩盖住了伊什塔尔在其中的作用,转而反问远坂时臣。

    远坂时臣很明显的想到了什么,他的脸色一变刚想说话,书房的门就被打开了。

    “吉尔——”光脚踩在地上的小姑娘揉着眼睛,一手搭在门把上,“你干嘛去了?”她的态度自然且熟络,甚至还带着不自觉的撒娇,“你说马上就会回来的?”

    如此,有贤王的暗示在先,即便是在迟钝的人,都能够看出这个‘远坂凛’和吉尔伽美什的熟络。并非是御主和英灵之间的熟络,而是另一种认识多年,相知相识甚至彼此信赖的,更加成熟的熟络。

    “我们在谈远坂凛,”贤王还是那副清淡的模样,却不动声色的给尚未睡醒的女生下了个套,“过来说一说,你现在所附身的小姑娘,究竟拿什么和你换了么?”他坐直身子,天之锁从他身后略过,直接将尚且没完全睁开眼睛的伊什塔尔拉到了他的身侧。

    “她的妹妹,”伊什塔尔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也没隐瞒,“说实在的,远坂时臣的迟钝远超我的想象,这都已经换了快半年了,竟然都没发现的。”如果不是相性相符,她也不至于选择这么一个小丫头。

    不再多做掩饰的伊什塔尔明显吓到了远坂时臣,他惨白着脸看着言行举止都与之前完全不同的‘远坂凛’,在脑中飞速的过了一遍乌鲁克神话中所有和吉尔伽美什相关联的人物:“宁孙女神?”

    “谁会是那个老女人啊!”其实根本就没睡醒的伊什塔尔想都没想就张口反驳,然后她后知后觉的发现这个声音似乎不是吉尔伽美什的——

    ——夭寿啦!!!

    脑子困成一团浆糊的伊什塔尔瞬间清醒了,她的眼睛陡然瞪大,脖子猛然扭转九十度,去看刚才出声的人。然后她最后的奢望也不见了:“吉尔伽美什!”这根本就是贤王的圈套,“你是不是太闲了!”

    伊什塔尔根本就没想过让远坂时臣发现她的女儿换人了,一方面解释起来太麻烦,另一方面之前她跌的太惨,以至于心有余悸了。结果现在好,她隐瞒了大半年的事情,就这么被吉尔伽美什给揭露了。

    她就说,这次圣杯战争克她!

    并不知道伊什塔尔此刻内心万马奔腾的凌乱,远坂时臣看着伊什塔尔的眼神里,却不自觉地带着哀求:“我的女儿……”

    “她会回来的,在我办完事之后。”伊什塔尔现在是完全的清醒了,然而并不像多谢吉尔伽美什,“她和我的全部交易,都只是为了圣杯而已。”她看着远坂时臣,“虽然你并不是一个非常好的父亲,但是我既然答应了她,就会实现承诺。”

    “我一向是个遵守承诺的神明。”伊什塔尔如此说道。

    “遵守承诺?”就在远坂时臣想要开口的档口,贤王插话了,“本王如果没记错,某个父宝曾经还信誓旦旦的说,乌鲁克在一日,她就会在一日,与乌鲁克永存的吧?”

    ……要遭!

    “那么,倒不如我们想再来算一算,乌鲁克的女神缺位多久了吧?”贤王脸上是如沐春风的笑容,可架不住在沙发的另一边儿,被贤王提醒,想起来某个吃完就跑的乌鲁克女神的英雄王,身上魔力蓄势待发。

    “等等!我可以解释的!”强烈的求生欲让伊什塔尔举起了双手,“我都是为了小恩!”

    贤王手上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个记录水晶,虽然不知道贤王要做什么,但伊什塔尔还是硬着头皮说了下去:“我看见了,如果我不离开乌鲁克,那么总有一日小恩会因为我而离去。那个时候,你就是独身一人了。”

    英雄王眉头一挑:“那好吧,”他冷笑,“奥斯曼狄斯,又是谁?”

    ……要遭!

    - 125.15.42 -

    <li style="font-size: 12px; color: #009900;"><hr size="1" />作者有话要说:  生活上遇上了点儿事,有点儿小生气。

    之前不是有说过最近在解决房子的问题么,然后一个已经说好了要租我房间的人忽然说不租了,就给我带来了挺大困扰的。因为她从八月开始就说要租,我就一直没再找别人。结果现在临关头我问她要押金(其实也是为了保险起见),她在半天不回我,大还是被我催烦了之后,忽然说押金交不上,不租了……

    我现在应该庆幸我有问她要押金的这个步骤?还是应该生气她给我又添了一堆的麻烦要去处理?

    十二月初ACCA考试,中旬期末考试……这个人给我添了多少麻烦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你的女儿向乌鲁克的神明祈祷,”贤王将视线转移回了远坂时臣的身上,“乌鲁克的神明回应了她。而作为交换,她交出了自己的皮囊,作为神明行走此世的代行。”千里眼能够看到很多东西。

    “向乌鲁克的神明祈祷?”远坂时臣这下维系不住自己的风度了,毕竟‘附身’这一魔术师魔术界公认的禁区和高危事项。而且响应的还是最高深不可测的神明,若是神明一个不情愿,他的女儿……

    远坂时臣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的大女儿竟然能够做出如此事情:“王啊——”

    可被盯上的那种毛骨悚然的感觉,并没有减少:“请问,你们认识小女远坂凛?”即便再害怕,可远坂时臣还是问了出来。他现在就只剩下了这么一个孩子,自然要为对方的安全而上心了。

    “远坂凛?”英雄王还是第一次听见此世伊什塔尔的名字,“啧,难听。”


    自己挑衅自己,吉尔伽美什的这波操作也是很流了:“总比某些被人当枪使的好吧,”比起英雄王,贤王的姿态更为温和,“你为什么会现世?”在远坂时臣召唤出来英雄王之前,贤王原本还有点儿其他设想呢。

    “怎么?”英雄王盘臂,“那样肮脏且上不了台面的东西,也想召唤我的挚友?”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贤王带着伊什塔尔出去浪了一圈,原本想要‘谈一谈’的心态因为接二连三的闹剧无疾而终,考虑到英雄王的存在,贤王想要和伊什塔尔私下相处的想法也被碾灭,在黎明将近时,将已经熟睡的小御主送回了远坂宅。

    对此,已经等一整天的时辰松了口气。他看着贤王将早已进入梦乡的远坂凛送入房间,借着‘商讨接下来对策’的理由,将最古之王请到了他的书房:“万分感谢,最贵的王啊。”(哈哈哈哈,谢谢小天使们的提醒,然而这个有趣的错别字还是留着吧~反正大家都知道是哪个字打错了。)

    “搞清楚了,时辰!”看出远坂时臣想要要求的事情,英雄王看不过去了,“不过是区区蝼蚁,谁给你的胆量,敢自称是我乌鲁克的百姓?”他早就不爽这点了,明明不把‘英灵’当回事儿,甚至还想要利用他,还有脸自称是他的臣民?

    连点儿基本的敬畏和敬仰之心的都没,满心满眼的贪婪,他乌鲁克的百姓何时如此上不了台面?

阅读[综漫]伊什塔尔最新章节 请关注超凡小说网(www.pan8.net)
为你推荐
目录 加书架 提意见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