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都市言情[综漫]伊什塔尔
本章:7023字

    打破伊什塔尔怼吉尔伽美什嘲笑的,就是被肯尼斯抓住,好一顿训斥‘圣杯战争十分危险,不差你这一条小命’的韦伯,“我会赢得圣杯,”韦伯攥紧双拳,“然后将圣杯扔到你面前,告诉你我是正确的!”

    肯尼斯看着眼前的少年,看着他的学生眼中熊熊燃烧的斗志和怒火,忽然想起了尚是年幼的他自己,也是如此骄傲的以自己‘魔术师’的身份为荣,也是如此斗志激昂的想要做出一番事业来证明给自己的父亲看。

    “圣杯战争可不是小孩子过家家的游戏,”肯尼斯看着韦伯,“这是稍有不慎就会送命的战争,韦伯·维尔维特,是谁给了你这样的勇气——”
    意指如果Ruler不出现,肯尼斯是绝对不会让自己的英灵出战这个事实:“这个小鬼虽然还年幼,但是年幼的根苗总是有更多的可能不是么?”他笑声爽朗,“就连你,不也认为他的前途可观么。”

    对于征服王的后面的话,肯尼斯没反驳:“连点儿战略都没有,只知道用武的家伙,”前面那一句却绝不认为自己错了,“也配叫魔术师?不过是浑身长满肌肉,连脑子都不会用,被人操作的蠢货罢了。”

    跟着战士一起冲锋陷阵的魔术师?别开玩笑了,魔术师可都是脆皮,只管放冷箭的啊!并不知道还有一个喜欢咒术捋到一半拔剑就上梦魔存在的肯尼斯,如是反驳:“战士只是战士,魔术师和战士的定位本身就不同。”

    更何况,Ruler已经宣布暂时停战了。

    而韦伯,虽然私底下对着肯尼斯各种的不满,甚至在过去一时脑热偷走了圣遗物。可当他真的面对肯尼斯的时候,除却老鼠见到猫的胆怂,还有想要赢得圣杯给对方证明自己的决意:“我会赢的圣杯的!”


    英雄王昂着头,借着距离的优势,假装自己其实在俯视在场所有比他高的英灵们。其他英灵自然看不出什么来,可伊什塔尔对吉尔伽美什的存在是多么的了解啊,无须多想,她就将此刻吉尔伽美什的心情踩了个七八分。

    而体会到吉尔伽美什在想什么的伊什塔尔捂着嘴,发出了如同小仓鼠啃坚果一般嗤嗤的轻笑声。如果不是英雄王的这番作态,伊什塔尔还真的不一定能够注意到他和征服王之间身高的差距。

    毕竟吉尔伽美什182,再加上他的黄金铠,怎么说也有185了。可在伊斯坎达尔212的衬托之下,就瞬间成了个小矮子:“哈哈哈哈,你也有今天!”伊什塔尔算是标准的小人得志,“还说什么‘本王自是乌鲁克最高的存在’哈哈哈!”

    不小心被波及的贤王好气又好笑,一方面是因为年轻时的自己因为伊什的意气之争,另一方面也多少有些怀念。在他的年代,伊什塔尔已随诸神离去多年,就连恩奇都也已经逝世,他已经很久没有如此放松和愉悦过了。

    而远方,韦伯已经被他的导师肯尼斯抓住,好好的冷嘲热讽了一顿。看出肯尼斯是个正统的,行为作风端正且不会使出阴下手段,只想要纯正魔术魔术师的英灵们,自然不会多做干涉。毕竟也是韦伯窃取了肯尼斯的圣遗物在先,还不允许失主训斥小偷了?
    而她这个动作,也牵扯到了其他的英灵们:“Caster啊,”征服王有些好奇,“这就是你的小御主?”

    “这么久了才看透这个事实,你的迟钝让本王大吃一惊啊,杂粹。”贤王没否认,顺带嘲讽了一波伊斯坎达尔,“虽然只是一个上不了台面的疯丫头而已。”一边说,一边将伊什塔尔提的远了些,避开了她张牙舞爪,像是炸毛大猫挥动的爪子。

    “哎?是这样么?”征服王不知道是真的心宽还是为了缓和气氛:“朕觉得,Caster你的御主,很了不起呢。可不是谁都有能力和本领,召唤出你并且还能和你如此相处的啊。”

    关键是,这个眼高于顶,对在场所有人,甚至另一个不同职阶自己的存在都不屑一顾的王,竟然同时会对一个小丫头如此纵容?若是说这其中有什么不猫腻,伊斯坎达尔是坚决不信的:“那边儿Archer的御主,和Caster你的御主也有关系吧?”

    不然为什么会召唤出同一个英灵的不同职阶。

    贤王不置可否,英雄王却是一声嘲笑:“你想要说什么,杂粹?”

    “啊,被看穿了啊!”伊斯坎达尔乐呵呵的笑出了声,“最古之王啊,你们在这个小丫头的身上,追寻着谁人的影子呢?”看起来只是普通的询问之语,却带着伊斯坎达尔八卦的心和探究之意。

    他能看出吉尔伽美什对于Caster御主的特殊优待,也能够察觉到这个小御主似乎对诸神时代的事情了解颇多。毕竟,不是随便抓出来一个魔术师,就能够说出些诸神时代的事情,就连他,何曾几时也是不相信神明存在的。

    可那小丫头,不仅清晰地说出了战车和战牛的来历,还说出了他没有神格和神性的事情。这些,在如今这个已经没落的魔术时代,都是已经失传了的事情。

    伊斯坎达尔不动声色的用余光看着他自己的小御主,忽然觉得他的小御主前路尚远啊……

    “追寻着谁的影子?”贤王看着伊斯坎达尔,“本王忽然觉得,你还是个不错的弄臣了。”虽然他们也没怎么掩饰伊什塔尔的特殊性就是了。

    “哦,Caster你这是承认了么?”伊斯坎达尔大笑的声音震醒了树上刚刚栖息的鸟雀,受惊的鸟类拍着翅膀,飞离了这片林子。“哈哈哈,那且让本王再猜猜!”如果眼前这各个是乌鲁克最古的王——

    ——那么能够与他同期同坐的:“恩奇都!”

    伊斯坎达尔说道:“她是恩奇都吧!”

    伊什塔尔:哈???

    吉尔伽美什:……

    “哎?猜错了么?”伊斯坎达尔看着最古之王*2脸上的扭曲和小丫头脸上的铁青,“那,莫不是宁孙女神?”

    ……所以,妈妈这个梗过不去了对吧!

    - 319.35.41 -

    不是我洗地肯尼斯,而是无论我怎么想,仓库战的时候肯尼斯对韦伯的嘲讽是真的不过分。前期的肯尼斯真不愧是欧洲第十二代?传人,古旧死板的可以,甚至比时辰更加的像是一个刻板的贵族,将自己规划在条条框框里的那种。

    韦伯偷走了他的圣遗物本身就是过错在先,那可是肯尼斯辛苦找来的圣遗物,就这么便宜了别人你还不准许他生气?韦伯后来应该也是意识到了这一点,才成为了二世,因为他虽然不后悔,可多少也会想是否是因为他偷走了老师辛苦准备的圣遗物,才导致了他们夫妻都折在了冬木。

    而且韦伯还是肯尼斯的学生,老师看见学生涉险,有点儿良心的都会感到不安甚至想要劝退学生吧?纵览整个Zero,肯尼斯早期的手段都很光明磊落,无论是仓库让Lancer挑衅其他英灵,又或者是城堡侵入的时候英灵对英灵,御主对御主的战争。

    只是切嗣的手段太过超脱他对‘魔术师就要使用魔术’的认知,教会对于绮礼的错误庇护让他扭曲,加上未婚妻背叛的双重打击,让他黑化了。

    <li style="font-size: 12px; color: #009900;"><hr size="1" />作者有话要说:

    说起来不知道你们注意到了没有,这次圣杯战争被换掉了好几个英灵。
    “正是这样,”天草四郎微笑着点头,“此番如此,一方面是因为两位王之间的动作太大,已经引起了普通人类社会的好奇,另一方面则是因为此番圣杯战争的不确定性,致使我被召唤而来,相与诸位打声招呼。”

    ……神经病吧,为了打声招呼,所以浪费令咒?

    贤王微眯眼睛,不知为何想到了伊什塔尔。不过他也没多做声张,只是笑眯眯的垂手,将伊什塔尔重新提溜到了起来,动作无比熟顺:“今日的闹剧,就就此为止吧。本王的后花园里,可不会纵容你们这些杂种放肆。”

    韦伯一愣,他看着肯尼斯,如同第一日认识。

    “Ruler,”肯尼斯无视了韦伯投向他的目光,“你用令咒召唤出了我的Lancer和潜藏的Assassin,究竟有何意图?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Ruler对于英灵,也只有两枚令咒的指挥权吧?”


    “哈哈哈,朕作为小御主的英灵,”征服王大笑着打断了肯尼斯,“自然会保护好自己的御主,这一点就不用你来操心了!”他的手一把按在了韦伯的头上,“听说你差点儿就成为了朕的御主?”

    征服王的视线从上到下扫视着肯尼斯,阅人无数的征服王看出了肯尼斯的好意,但如果真的让他选,他觉得可能还是他现在的小御主更得他心:“虽然是个不错的魔术师,但是朕还是更喜欢冲锋陷阵时随将士们厮杀在最前线!”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吉尔伽美什*2斜眼看着正抱着贤王/自己大腿一脸欲哭无泪的伊什塔尔,带着几分笑意的抬手捋乱了她的头发:“现在知道怕了?”贤王的千里眼收拢,意有所指的看了一眼英雄王身后再次绽放的巴比伦之门。

    不知这对儿王在眉来眼去之间打成了什么协议,英雄王竟然将巴比伦之门收了起来。虽然依旧是那副充满了嘲讽和不屑的表情:“杂种们一夜之间就充满了本王的后花园呢。就连冒牌的王,一夜之间也出现了不少啊!”

    无论是年长又或者是年轻,吉尔伽美什的眼睛从来都是长在头顶上的。

    看着短短一句话又拉走了大半火力的贤王,伊什塔尔抬手‘啪’的一声拍在了自己的脸上,多少带着抓狂和无奈。

阅读[综漫]伊什塔尔最新章节 请关注超凡小说网(www.pan8.net)
为你推荐
目录 加书架 提意见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