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都市言情[综漫]伊什塔尔
本章:8090字

    作为吉尔伽美什这样的存在,在他过去那漫长的岁月中,无论是幼年、少年、青年又或者是成年和不曾再见的老年,伊什塔尔对他来说永远是最特别的那个存在。他对伊什塔尔的感情太过浓烈和复杂,以至于他已经不知该用何等比喻去描绘他们之间的联系。

    吉尔伽美什在伊什塔尔的身上,看见了神明的高高在上。可他也同样在伊什塔尔身上,看见了连他这个具有1/3血统的人类,都不曾有过的那种叫做‘人性’的东西。

    千里眼无法看见她的过去,也同样看不见她的未来。
    毕竟王是宽宏大量的不是么?不需要什么对界、对城或者对军宝具,只需要稍稍的小惩大诫,以示王的怒火,宣告王的权威不容侵犯就可以了!

    这么想着,英雄王站在荒郊的树梢上,决意为他与伊什塔尔的久别重逢,送上了黄金与钻石,稀有金属与绝世宝物。于此,他带着肆意的笑容,拉开了夜色的幕布,打开了象征着财富的巴比伦之门。

    黄金色的光芒照亮了整个荒野的天空,这世间最稀有的珍奇整整齐齐的排列在天空之中,看着即便仰头都无法看到尽头的金黄色涟漪之上,是多少个世纪以来,人们费尽心思欲图得到的,传说中的宝物。

    贤王看着年轻的自己,明明只是单纯的一句‘早知如此你当初还不如留在诸神时代的乌鲁克,起码还有人保护你’的意思,却一定能够说出‘你已经落伍了赶紧去死吧’的内涵:“如此,你别找过来啊?”

    同样是吉尔伽美什,贤王在感知到英雄王存在的时候,就知道对方也同样感知到了他的存在。可是有趣的是,就像是贤王不想看见另一个自己一样,英雄王同样也没有想要找贤王的意思——直至贤王借着伊什塔尔的手,开启了王之宝库。


    “果然弱智儿童你是个小心眼子吧!这都多少年了,你竟然还记得我们这些鸡毛蒜皮的小恩怨?”伊什塔尔小声的逼逼,“凭什么你们男的可以拔diao无情,我就不能满足一下我小小的愿望,吃完就跑?”

    英雄王挑了挑眉,鄙夷的视线终于从贤王的脸上转移,移到了被贤王提在手中的小丫头身上:“你是在质疑王的决断么?”比起老年的,更加圆滑且平和的王,年轻的王者语气中明显带着不满和怒火。

    这样不加遮掩的情绪,吓得伊什塔尔打了个哆嗦。并非是因为惧怕,而是那一瞬间从吉尔伽美什身体中不加掩饰扩散而出的磅礴神力,对于如今只有一副空壳子的伊什塔尔来说,几乎是致命的攻击。

    所幸贤王反手将伊什塔尔搂入了怀中,像是抱着孩子一样将伊什塔尔托在他的臂弯中:“封印了千里眼之后,连最基本的观察判断能力都没有了么?”用他的魔力在伊什塔尔身上构建了一层保护膜,隔绝了英雄王恶意满满的神力。

    “哼,这样上不了台面,只能靠着父辈庇荫的无能女神,就应该停留在时光的那一端,好好地成为‘历史’,被博物馆展览收藏。”英雄王言语之间犀利不减,但朝着伊什塔尔刺去的神力却减弱了。
    这个时期的吉尔伽美什,如果伊什塔尔没记错的话,那可是连神明都敢怼的啊!

    宝具的特性是‘知全名便能发挥力量’,吉尔伽美什的全知全能之眼,或者叫千里眼,能够看穿事物的本质。别说是全名了,只要吉尔伽美什愿意,他甚至还能追根溯源,把宝具是怎么炼成的报给她听。

    不然他现在手里的马安娜是从哪里来的!!!

    “有了魔力还这么怂?”贤王话语里带着鄙夷,却用巴比伦之门将面朝着英雄王的那一面笼了个严严实实。不要说是英雄王变着花儿投掷过来的武器了,就连朝着伊什塔尔飞来的天之锁,都被他打了回去。

    年轻真好啊……

    悠闲的空余时间内,贤王如此想到。

    ……不经激,还没耐心。明明看出了他的打算,却觉得自己能够凭武力硬胜:“啧,你还真是狼狈啊,”他隔着巴比伦之门对着年轻的自己喊话,“自大到连全知之眼都封印的你,难道没看出来不对劲儿么?”

    什么不对劲儿?伊什塔尔的不对劲儿么?

    英雄王当然看出来了,即便他因为无聊封印了自己的千里眼,可感知中乌鲁克的女神体内,原本如星月一般照亮黑夜的神格,仅剩下了丁点儿余晖。像是燃烧殆尽的蜡烛,又或者是残存的火星。

    乌鲁克不曾灭亡,他们的威名仍流传于世,若不是时光的消磨,就只剩下了外因:“这些事情,我接下来自会处理。”吉尔伽美什不吝颜色,“在这之前,侵犯了王之威严,触犯了王所定之法的家伙,理应受到审判!”

    一边说着,贤王的身后也出现了巴比伦之门的踪迹。光芒对着趴在贤王怀中,背对英雄王的少女:“敢欺压我国民的杂种自然不会放过,但是冒犯王的威严之人自然也不能放过,不是么?”

    他眯着眼睛,看着年长版的他自己:“别让我说第二遍了!”

    左右都是同一个人,贤王根本就不惧英雄王的狠话。作为Caster职阶的优点在此刻显现的淋漓尽致,不稍他动,被伊什塔尔扔在地上的,马安娜的复制品就漂浮在了空中,拉了一个满弓。

    湛蓝色的能量箭在弓上成形,带着磅礴的力量直至英雄王,宣告了贤王的决意。

    这幅油盐不进的样子让英雄王不满嗤了一声,同样是一个人谁不知道谁,即便他不开千里眼,都能够看见此刻对方眼睛里的得意和炫耀。明明都黑成了犯罪嫌疑人,却还在这里装好人:“真是上不得台面的样子。”

    嘴里这么说,可英雄王对此刻贤王抱着伊什塔尔正在炫耀的姿态,的确非常的不爽甚至怒火中烧。他眯起了他猩红色的蛇瞳,王财在他的身后陡然缩小,从一百多扇减到了十几扇,然后只剩下了最后一个。

    只是这一次却不是对着伊什塔尔的,而是抱着小丫头,正一脸得意的贤王。

    可即便只剩下了这最后一个,其蕴含的魔力之庞大,哪怕隔着数十米,都能够感受的到。

    贤王眯了眯眼睛,对于另一个自己的手段感到不满和鄙夷:“你也就只有这点儿能力了,”他嘲讽年轻的自己,“浮躁、骄纵、粗暴、没有手段,”不可不谓真实,“也难怪,你仅仅是个弓兵了。”

    然而对着年长版自己的嘲讽,英雄王全盘接收,甚至还颇引以为傲:“总比魔术师比较好吧,”他直白的说道,“难道为人的时候看泥板砖没看够,成了神……”

    他的话没能说完,因为有雷电从天而落,直直的劈在了两人中间:“在朕的面前收起你们的武器吧,双生子啊!”洪壮的声音伴随着轰隆隆的马车从天空驶来,并不知道对方是怎么做到声比影像更快的。

    伊什塔尔趴在贤王的肩膀上,发出了一声轻笑,为了她逃过一劫,也为了对方那个‘双生子’的说法。瞧见有人插入了这一场麻烦,伊什塔尔也不装害怕了,兴冲冲的直起身子,去窥探来人。

    “如果是女人,只要你们追随朕的脚步,无论多少,朕都愿意满足你们!”身穿红色披风的大汉举起双手,对着天空握拳,“只要投身在朕的麾下,无论是金钱、地位、名利又或者是女人,朕都愿意满足你们!”

    “双生子啊!”征服王,伊斯坎达尔如此道,“你们可愿意效忠于征服王,伊斯坎达尔!成为朕的左膀右臂,随着朕去见一见那无尽之后海?若是如此,朕愿意将圣杯与两位共享!”

    伊什塔尔默默的扭头,看着不远处的海平面,又扭头去看Rider,一时无言以对。

    - 389.24.37 -

    P.S 本次四战会发生部分英灵的变化,比如此刻Caster大眼萌就被贤王顶替了~顺带,大眼萌是为了被规划为五战的FA,那可是天堂啊哈哈哈哈!

    <li style="font-size: 12px; color: #009900;"><hr size="1" />作者有话要说:  四战人物有个梗,大概是:

    阿尔托利亚→和御主的女人搞百合

    迪卢木多→被御主的女人勾搭

    兰斯洛特→睡了自己王的女人

    韦伯→突然被自己御从睡的人

    切嗣怕怕→背着老婆睡其他女人

    言峰愉悦→明明有老婆确定这外面的野花

    背锅时辰→我也不知道把他拉出来做什么但是还是拉出来吧

    当然还有王→依旧在思考究竟应该是哪个自己睡自己老婆,不知道为什么总感觉自己带了无数顶绿帽子但是无论怎么看伊什塔尔好像都没有出轨的茫然最古之王。

    说起来,伊什塔尔是真的不知道吉尔伽美什把乌鲁克和王财都分享给了她。如果她知道……

    ……她在过去那些转生的日子里一定过得更加狼,划船不用桨的那种!她在神代真的就是个被宠坏的孩子,而且神代的男女关系审美,请参考希腊神话的诸神。

    话说回来了,伊什塔尔除了个天舟还有啥宝具啊???
    她全盛时期,都不敢怼吉尔伽美什的王财好么!

    被伊什塔尔埋颈的贤王环着伊什塔尔的背,心情颇好的抬头给另一个自己递去了一个挑衅的眼神。他为什么又给伊什塔尔送装备,还给她送魔力?以为他忘记了某个不负责任的女人,不仅没有发现他的礼物,还吃完就跑么?

    当然不是——

    “准备好了么?”英雄王盘着双臂站在树梢上,背后金色的光芒将他的影子投在地面上,“这么多年不见,我可是替你准备好了这世间最顶尖的供奉呢,战争女神!”

    英雄王温和的话语,伴随着这照亮黑夜光芒,在伊什塔尔的眼中却无疑是晴天霹雳。他甚至都顾不得自己的宝贝方舟马安娜了,唯一的反应就是搂紧了贤王的脖子,发出慌乱的尖叫声:“救命啊啊啊啊啊——”


    所以好奇,所以探索,所以观察,所以特别。

    哦,当然,王是绝对不会承认他的反应迟钝,以至于当他意识到某个女人喜欢他,并且他对谋诶女人好感度还不低后,宽宏大量的准许某个女人登堂入室。却被他所认定的女主人放鸽子,而恼羞成怒的这件事情的。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年轻版的Archer叫英雄王,年长版的Caster叫贤王

    ——————————————————————————————————————————

    伊什塔尔开始思考,‘秋后算账’这个秋后,究竟有没有时效性。然而无论她怎么想,这个词的意思都是‘等到秋天到了再和你算账(雾)’的意思,而不是‘等事情发展到了最后阶段再和你算账’的意思。

    “你现在又不是没有魔力,”嘴上这么说,贤王的手却没有松开,“自己去怼啊!”

    “不要!”伊什塔尔最大的优点就是该怂的时候绝不嘴硬,她可是清楚地记着‘抱大腿躺赢’这个准则的,“全知全能之眼加上王财,我是疯了还是傻了,硬扛伤害?”

阅读[综漫]伊什塔尔最新章节 请关注超凡小说网(www.pan8.net)
为你推荐
目录 加书架 提意见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