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武侠修真冷刀夜雨听风录
本章:2603字

第五百六十九章 御剑之式

    自楚忘离开洛城之后,她就再也没有离开这所老宅半步。黄衫女子将她母女二人囚禁在这逼仄之处,虽说有人照料,但这些佣工也会监视她们两人。

    曾静宸有时也想楚忘或许已经死了,黄衫女子早晚有一天会对自己的女儿下毒手,而她却无能为力。

    她每当想到此处,内心都似被一把尖刀刺穿了一般。
    “咯咯...”

    漫雪清脆的笑,抬起两只皙白纤弱的手抓住曾静宸的指尖后,又张开小嘴用乳牙轻咬住曾静宸的指头,咽喉里发出咕噜咕噜的咽口水声。

    当曾静宸看见自己女儿可爱的模样以后,心中的积雪似乎正在快速消融,她的眼眶一酸,险些落泪。

    漫雪嗫嚅地发出一个单音,稚嫩的双手伸向曾静宸的怀里,想要扒拉自己母亲的衣衫。

    曾静宸用额头蹭了蹭自己的女儿,心里越发欢喜之时又越低沉和焦虑。她抱起漫雪,走到庭院中,遥遥望着高墙外的枝桠,缓吐出一口气。


    “咯咯...”

    漫雪脚步踉跄的向着曾静宸走去,清脆的笑出声。她的脚步越来越晃,随后往前一个趔趄。

    “漫雪,别急。”

    曾静宸连忙支着手往前抱住漫雪,轻捋自己女儿额前的一缕短发,露出宠溺的神情。

    “娘..”
    发髻似游鱼一般掠过湖面,击穿纷纷扬扬落下的绿叶。

    楚忘见后露出满意的笑容,单手轻轻一挥后,那远处的发髻立即拨转方向,朝着楚忘而去。

    “楚贤侄,向来过不了几天,你就可御剑飞行了。”

    一句爽朗的话伴随着笑声由入口处散开。

    楚忘五指屈拢,紧紧握住发髻。他循声看去,微微作揖,“见过邱师叔。”

    邱瑾打量一番楚忘,发觉此段时日楚忘的性子倒是收敛不少,目光要比往昔澄澈几分,他犹豫中凝视楚忘的双眼问道:

    “你可是金刚境武者?所寻之道乃荒灵之...”

    “是的。”

    楚忘点头,挽发间插入发髻,早在洛城之时,他刚成为小黄庭武者时,所修武道就是靠着仓吉·华烨的一滴精血,而后又靠着吸星大法攫取了梵络近四成的功力。

    “梵络临死时,他一身精血涌入我的体力,我也学了阴阳生死符咒。”

    邱瑾听到楚忘的话后,心里叹息不已,此乃杀戮之道,尽管楚忘收敛性子,可心性也会被武道所蚕食。

    “唉,楚贤侄也无需太过担忧,你若能逼出精血,或能扭转武道。”

    他安慰着楚忘。

    “也许吧。”

    楚忘点点头,单手轻挥之时,龙渊利刃从屋舍中掠出。

    邱瑾见后一惊,“没想到楚贤侄已然能够御剑。”

    “我体内的麒麟兽元减缓了攫取丹田气海中的内力程度,我的功力已然恢复了近三成。”

    楚忘握着剑,沉思的说道:“我始终感觉有两股力量正在我各大脉门中流窜,我近些时日试着逼出精血,可脉门会随之痛疼。”

    “还有此事?”邱瑾犹豫间,低声道:“莫不是你体内的精血正在和赤阳之力融合?”

    “不可能,兽元对荒灵之墟的气息尤为敏感,这两种力量怎么可能...”

    楚忘喉结蠕动,生怕自己再也无法像一个正常人般进食。

    “可你并不是属于荒灵之墟一族呀,体内血脉斑驳。”

    邱瑾摇摇头,也说不出一个所以然,他看着楚忘一头白发,只能暗中长叹一声,转移话题道:

    “北凉的形势有所好转,我大晋国北部的危机,在江前辈的力挽狂澜之下也不再是人心惶惶。”

    楚忘听后点点头,足尖轻点立于湖水之上。

    邱瑾见后,抿嘴摇了摇头,大抵已看出楚忘对天下苍生之事不太感兴趣,对方恐怕已经被所接受的武道所蚕食了心性。

    “楚贤侄,我将肉食交予你。”

    邱瑾丢下口袋,返身走出碧水湖。

    楚忘看看邱瑾的背影,又瞅瞅地上的口袋,压抑的焦躁和愁苦感有所按捺不住。

    他脚下的水面开始掀起一圈圈的涟漪,还未完全散开之际,一道道水柱冲天而起。

    大量的水滴随后快速坠下。

    楚忘吐出一口浊气,右手松开龙渊,疲惫的往后倒下去,整具身子任由真气的托载而漂浮于水面之上。

    数不清的水滴溅落在他的身上。

    楚忘闭上双眼,耳畔依稀有人在呼唤他的名字:“楚忘,你个臭小子在又偷懒。”

    “麟叔,桃花开得正艳,我就像躺在木筏上看看两岸峭壁上的桃花,你也不愿意。”

    “快起来,花有什么好看,等赚了钱,叔带你去看女人。”

    “哎哟,麟叔,你甭说这桃花是真不好看。”

    .....

    许久后,楚忘再次睁开双眼,目中的戾色减弱几分。

    他漫步于水面之上,摊开右手五指时,坠于湖底的龙渊直接掠出,盘桓在他身边,发出阵阵剑鸣。

    楚忘抬起手,指头抵在剑尖之上时,他犹豫的往前用力一按,一滴血从他指尖处溅出,并在倏忽间沿着剑锋延伸至剑柄。

    咻——

    龙渊发出更尖锐的颤鸣,飞快地在湖面上飞行。

    楚忘见后,若有所思,这柄龙渊被赵老头儿用精血温养数十载,如今倒是颇有灵性,他现在以精血温养,大抵时间久后,这柄剑会承载着他的部分武道。

    “回来。”

    楚忘负手之际,龙渊直接插入剑匣之内。他悠然走入屋舍,看着前些日子还未悟透的《万剑十六式》,再次陷入沉吟之中。

    “羊,羊,吃野草;

    不吃野草远我道;

    不远打尔脑...”

    “女儿,无论如何,娘亲一定会要让你活下去。”

    曾静宸喃喃低语,额头贴着漫雪的脸颊蹭了几下,轻哼起童谣:


    “漫雪呀漫雪,你可能真的不适合降临在世上吧。”

    曾静宸陷入绝望时,不由伸出手刮了一下漫雪的鼻梁。

    数月以后,南晋洛城。

    “漫雪,快过来。”

    曾静宸摊开双手,小心翼翼地往后挪动着脚步,目光紧盯前方的一个蹒跚学步的女婴,张着嘴呼唤,“漫雪,漫雪....”

    ....

    与此同时,碧水湖。

阅读冷刀夜雨听风录最新章节 请关注超凡小说网(www.pan8.net)
为你推荐
目录 加书架 提意见
上一章